<menuitem id="5gu68"></menuitem>
  • <dl id="5gu68"><ins id="5gu68"></ins></dl>
    <li id="5gu68"></li>
    <li id="5gu68"><ins id="5gu68"></ins></li>
    <sup id="5gu68"><menu id="5gu68"></menu></sup>
    努努書坊 > 《第一夜的薔薇2:逆光》->正文

    第一夜的薔薇2:逆光 第十一章
    作者: 明曉溪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幾乎完全一模一樣的參賽時裝,這是赤裸裸的抄襲!是毫不掩飾的抄襲!

        大賽的后臺熱鬧而忙碌。

        出場的順序已經事先由抽簽決定了,不知是否有特殊的安排,比賽的兩大熱門設計師,森明美與葉嬰,恰好排在出場的第九位與第十位。現在晚上七點,距離比賽開始還有一個小時,葉嬰踏進后臺,看到一排排的移動衣架上掛滿了時裝,前面幾位設計師的模特們已經梳化完畢,一個個美麗婀娜,聚在一起嘈嘈雜雜忙碌地試穿衣服。

        “小心!”

        有人匆匆忙忙推著移動衣架!

        “請讓一讓!”

        有人抱著一頂頂的帽子喊!

        到處是人。

        葉嬰從混亂的人縫之間穿過去。

        地上幾只巨大的紙箱子,喬治已經把里面的時裝逐一拿出來掛好、熨燙,扭頭見她過來,他揚手吹聲口哨打招呼,用手里的蒸汽熨斗繼續熨平一套色彩艷麗時裝的細褶。

        “葉小姐!葉小姐!”拿著手機,翠西一眼看到她,立刻滿頭是汗地沖過來:“司機說,車在半路突然壞了!模特們現在還沒過來!怎么辦?怎么辦?!”“車壞了?”孔衍庭難以置信。比賽快要開始,模特們卻無法趕到,這是開玩笑嗎?“不是讓她們提前兩個小時到嗎?怎么現在才出發?”挑了挑眉,葉嬰問翠西。上次彩排的時候,梳化方案已經訂好,此刻幾位發型師和化妝師都到了,正百無聊賴地各自玩手機。

        “是啊!”翠西急得快哭了,“都已經約好了時間,模特公司下午突然說要帶她們去拍個平面,我怎么說都不行!模特公司說一定不會耽誤今晚的比賽,誰知道居然會這樣!”

        “為什么不通知我?”葉嬰挑眉問。

        “……我,”翠西哭著說,“……我以為耽誤不了,模特公司的經理一直拜托我,賭咒發誓絕對耽誤不了的……他們怕你知道了會不開心,所以拜托我不要告訴你……葉小姐,都是我的錯!對不起……對不起……”

        “車現在哪里?你派車過去接了嗎?”

        “……我剛才才知道,”翠西哭得身體開始顫抖,“……車是壞在郊區,她們打不到車,就算我們現在馬上派車過去接,也來不及了啊!怎么辦,葉小姐……”

        葉嬰冷冷看著她,說:

        “是啊,你說怎么辦。”

        “……葉小姐!”

        翠西哭得滿臉淚水,她整個人搖搖晃晃,臉色慘白。她知道,每套時裝都是根據每個模特的不同身材進行了最后的修改,如果模特們不能及時趕到,即使能臨時換一批模特,衣服也來不及調整,會影響整體效果。更別說臨時找來的模特沒有進行過彩排,對音樂、節奏、燈光的整個流程都十分陌生。

        她是罪人!

        她毀掉了葉小姐今晚的比賽!

        謝氏集團是本次亞洲高級時裝大賽主要的資助方之一,組委會專門預留了單獨的VIP休息室。越璨推著輪椅中的越瑄進入休息室時,兩人的特助謝灃和謝浦已經等候在內,一個站在角落,一個站在窗邊,室內的氣氛凝滯而古怪。

        森明美的手機震動了一下。

        是一條短信,她看完后,臉上露出甜美的微笑,親昵地對越璨說:“璨,我要過去準備了。”然后她又蹲下來,擔憂地對越瑄說,“瑄,你的身體還沒恢復,今晚一定不要累到了,否則我會……否則我不知該怎么向伯母交代。”

        森明美依依不舍地走向門口。

        直到越璨似笑非笑地向她保證,他會照顧好越瑄,她才嬌嗔地哼了他一聲,關門離開。笑容漸收,森明美又拿出手機,再翻閱了一遍那條蔡娜發來的短信,“寶貝,搞定了!”

        里面附有一張照片。

        暮色中,一輛大巴停在偏僻的郊外,模特們滿臉焦急,有人著急地打電話,有人站在路邊試圖揮手招車,模特們臉上都帶著半殘的妝,卻并不是彩排時葉嬰為她們敲定的妝容。

        繁忙的后臺準備區。

        燈光明亮,嘈雜擁擠,人來人往,各種各樣的聲浪,每個人都忙著自己手頭的事情。前兩位將要出場的設計師已經基本準備完畢,他們驚奇地發現,獲勝熱門設計師葉嬰的準備場地里直到現在還一個模特也沒有!

        “葉,你的模特呢?”

        忙里偷閑,出場順序是第二位的設計師雷克走過來,關心地問正一臉冰霜的葉嬰。私下里,他頗為欣賞葉嬰,尤其覺得葉嬰的“擁抱”系列簡直是才華橫溢的天才設計。

        “……”不安地看向雷克,翠西滿臉淚痕,嘴唇顫抖。聳聳肩膀,孔衍庭頗為無奈地說:“模特沒來。”雷克震驚極了:“模特沒來?!”他的聲音引得周圍的幾個設計師也圍過來,驚奇地詢問這不可思議的場面。臨場沒有模特,這對于一場時裝秀意味著什么是一清二楚的,更何況今晚是比賽,每個設計師都錯愕極了。

        “什么?怎么會有這種事情!”

        一個溫婉甜美的女聲響起,聲音里有詫異,還有幾絲懷疑。眾設計師都頗為熟悉這個聲音,看過去,果然是森明美。似乎剛才已經聽到了葉嬰這里發生了什么,她盯著葉嬰,表情驚訝地說:

        “沒有模特,那你怎么比賽呢?”是啊,那葉嬰今晚怎么比賽呢?眾設計師心情不一,有人低聲議論,有人開始安慰葉嬰。“等我的模特們走完秀,就讓她們再幫你走,”想了想,雷克熱心地對葉嬰說,“時間趕一趕,也許來得及!”森明美掃了雷克一眼:“雷克,你真是好心腸,可你的模特們未必能穿上她設計的衣服。”說著,她又遺憾地對葉嬰說:“你怎么會犯這種低級的錯誤呢?如果不想參加比賽,你可以直說,有很多設計師想要得到這個機會。今晚的比賽我盼了很久,我可不希望,因為你臨時出的‘意外’而使得勝出者的榮譽被打折扣。”

        “雷克,多謝。”沒有理會森明美,葉嬰對雷克說,然后望向突然有聲浪涌來的后臺入口,淡淡說:“不過沒關系,我的另一批模特們已經來了。”

        一群鶯鶯燕燕的模特們熱鬧地踏進后臺,她們一個個身形修長,頭發和妝容也已經是完成的。她們的目光逡巡著,看到手持熨斗的喬治,立刻揮著手興高采烈地趕過來!

        翠西呆住。結結巴巴,她不解地看向這些如同從天而降的模特們,又看向葉嬰:“她們……她們是……”

        “葉小姐準備了兩批模特,”自高轉椅上回身,喬治嘻嘻笑著說,“彩排也進行了兩次。葉小姐說,看哪批模特的狀態好,今晚的比賽就用哪批。這兩批模特的身材也都基本一樣,所以誰穿都行。”

        身體僵住,森明美狠狠咬緊嘴唇!

        “……我不知道……”

        翠西呆滯。

        “你是不知道,”讓嘰嘰喳喳的模特們立刻去換衣服,喬治說,“有一天你請假了沒來,葉小姐讓我負責她們,彩排也是我一個人去的。”

        “……你也不告訴我一聲,”翠西尷尬地說,看了眼森明美冷然離去的身影,又看向已開始與造型師們交流的葉嬰,“……那我剛才就不用那么著急了。”

        “哈哈,”喬治斜睨她說,“嚇一嚇你,下次你才不敢再在這么關鍵時刻掉鏈子。”

        見模特的事情已經解決,孔衍庭跟葉嬰耳語幾句,先離開了。而雷克和其他幾位設計師的注意力被葉嬰的模特們正在穿的衣服吸引了過去!

        “這是……”

        看到模特們將那些衣服穿在身上,雷克有點難以相信自己,他看了看,又看了看,忍不住走得更近些去看,從其中一個移動衣架上取下一件。

        那、那是一套褲裝。

        不。

        那不僅僅是一套褲裝。如果是褲裝,雖然在高級時裝里不是很常見,但也沒有到令人驚奇的地步。

        這是一套連衣的褲裝!

        不,這一整個系列全都是連衣的褲裝!

        雷克和其他幾位設計師又驚又奇。連衣褲是已有的服裝樣式,多用于童裝,或者用于保護身體的工作裝,而竟然,葉嬰將它拿來作為本次亞洲高級女裝大賽的參賽系列嗎?但更讓他們驚奇的是—雖然模特們還沒有完全將它們穿好……“天哪……”“葉小姐……”雷克與幾位設計師們震撼得無法言語。忙碌嘈雜的后臺。新趕到的模特們陸續穿好葉嬰的參賽系列時裝。感受到這里異常的氣息和氛圍,周圍的人們也紛紛將視線投過來—咝……與震撼石化的設計師們一樣,后臺準備區幾乎所有的人,無論是發型師、化妝師、組委會的工作人員、還是其他的模特們,全都如傻住了一般。

        將模特背后的拉鏈輕快地拉上,喬治得意地掃視這些看呆住的人們,他一直覺得自己第一次看到葉小姐設計圖稿時目瞪口呆的表情蠢極了,現在看到他們的表情,頓時得到了某種心理平衡。不是他們蠢,而是葉小姐簡直是來自星星的非人類!

        突然寂靜下來的詭異。

        同樣正在后臺做準備工作的森明美抬起頭,隔著五六米的距離,在突然寂靜的燈光明亮中,從混亂交錯的人縫間,她看到了葉嬰。從一個巨大的背包中,葉嬰拿出一條光芒璀璨的項鏈,戴在一位短發模特的頸間,她仿佛對周圍的反應毫無察覺,又或者毫不在意。

        森明美心中冷哼。她不相信葉嬰是真的對那些設計師眼中的震撼與崇拜毫不在乎。只不過是會裝而已,故作高傲冷漠,以為擺出一副神秘淡定的模樣就能夠收獲更多的追捧。放心,葉嬰,我會讓你裝不下去的。抿緊嘴唇。森明美目光森然。不知是否心靈感應,葉嬰將模特頸間的項鏈整理完畢,回眸淡淡看了眼距離著紛亂人影的森明美。美麗的雙眸幽深如黑潭,閃著寒意,閃著嘲弄,淡淡輕蔑地看了眼森明美。森明美頓時全身的毛都炸開了!

        “葉小姐!”

        雷克從震撼中晃過神,激動地對葉嬰說:

        “這是你今晚參賽的作品嗎?簡直難以置信!你居然可以將連衣褲的設計進行如此改造!這將是今晚最震動人心的展出!”“哦!真是大膽的想象!有勇氣的革新!”“靈感來自于什么?”“多么有想象力的設計啊,葉小姐,我衷心地欽佩你!”雖然心情有些復雜,但看到如此精彩的設計,其他設計師們也忍不住激動贊嘆!

        那邊,看到葉嬰被熱情的眾參賽設計師們包圍著贊美,森明美咬緊牙關,她看了下腕表,晚上7點35分。廖修和瓊安應該來了。有些坐立不安,森明美的目光投向后臺入口。一會兒,似乎聽到門開的聲音,然后,是一排排移動衣架的轱轆聲,轱轆聲先是幾乎被淹沒在后臺喧囂的聲浪里,漸漸的,有幾聲詫異的抽氣,一排排的移動衣架從人群中穿過,廖修和瓊安一前一后護著那些被熨燙得光彩奪目的衣服們,而周圍的抽氣聲越來越大!

        “oh!Mygod!”

        模特瞪大眼睛!

        “這怎么可能!”

        設計師驚得捂住胸口!

        在擁擠的后臺,推著一排排移動衣架,看到經過的每個人皆是一副震驚莫名的表情,廖修和瓊安互視一眼,非常錯愕。兩人知道森明美今晚的參賽作品十分精彩,一亮相必定會引起眾人的驚嘆。可現在,大家的表情并不是驚嘆。

        而是—

        跟見了鬼似的!

        “Shit!”

        瞪著那一排排正在走進的移動衣架,喬治的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上帝啊,是瘋了嗎?!他怎么看到,廖修和瓊安正在推過來的那些移動衣架上,掛著的那些衣服,跟他身邊的這些衣服—

        幾乎—

        一!

        模!

        一!

        樣!

        同樣是連衣褲!

        一套套簡直完全相同的剪裁!

        甚至連色彩都如出一轍!

        咒罵一聲,喬治飛沖過來,難以置信地一套套翻看森明美拿來參賽的這個系列,越看,他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忍不住大罵:

        “Shit!這是抄襲!”

        這時廖修和瓊安也看到了已經穿在模特身上的葉嬰參賽作品,兩人也是臉色大變!

        不!

        絕不可能!

        絕不可能兩個設計師會同時拿出幾乎完全一模一樣的設計,相似度高達90%以上,這絕不是靈感撞車可以解釋的!

        抄襲。這兩個大字如同明晃晃地懸浮在亮如白晝的后臺上空!

        空氣瞬間凝固。

        在最初的震驚和詫異之后,現場突然靜得鴉雀無聲。在場所有的設計師、助理、模特,甚至包括化妝師、造型師、工作人員和每一個打雜路過的人,都已經嗅覺敏銳地明白過來—

        抄襲!

        在亞洲高級時裝大賽,在最為熱門的兩個新銳設計師森明美和葉嬰之間,居然出現了,赤裸裸的、肆無忌憚的、毫不掩飾的抄襲行為!偌大的后臺此時靜得詭異,靜得壓抑,靜得仿佛一根發絲的掉落都會點燃一場大戰!每個人都驚疑不定地將目光投向看起來似乎同樣震驚的森明美與葉嬰。

        長長的T臺。華麗璀璨的燈光。盛裝華服的來賓們陸續入座。今晚的中國區亞洲高級時裝大賽有足足十幾位當紅的女明星前來捧場,每位女明星都挖空心思,努力展現自己的前衛時髦。而其中潘婷婷的裝束最為引人注目。她穿著甜美的黑白波點短裙,上身搭配西服外套,留著中長的爆炸頭,戴一頂藍色時尚潮帽,整個人看起來時髦靚麗,她坐在第一排的前方,令其他女明星們黯然失色。“婷婷,你今晚好出色。”身旁的一位女明星頗為大度地贊美她,潘婷婷也嬌笑著贊美回去。自從上次勞倫斯頒獎禮之后,她將幾乎所有重要場合的時裝造型都交給葉嬰工作室,葉嬰工作室也每次都沒有令她失望,使她完全改頭換面,一躍成為穿衣最有品味的女星之一,手頭接到的廣告和代言如潮水涌來。

        “哦!”

        眼尖地突然看到一個熟悉的高大身影,潘婷婷低呼一聲,顧不得跟身邊的女星寒暄,起身踩著高跟鞋“蹬蹬蹬”幾步趕過去。熙攘交錯的人影中,越璨一身墨色絲絨禮服,身型巍峨如山岳,他正看向手機,神色中有抹近乎殘酷的冷漠。

        “大少!”

        挽住越璨的胳膊,面對媒體記者們瞬間紛紛舉起對準她拍照的無數相機,潘婷婷一邊嬌笑著擺出一個個pose,一邊親熱地對收起手機的越璨說:

        “好久沒見你了呢!今晚的比賽謝氏是最大的贊助方,我猜你就會出席,果然沒錯呢!要不是因為你,我才不來呢!你的位置在哪里?我跟你坐一起,好不好呢?”

        說著,潘婷婷拉住他,堂而皇之地坐在第一排正中間他的位置旁邊,完全不顧那里放著“謝越瑄”的名字。在媒體記者們繼續狂拍的閃光燈中,越璨敷衍著嘰喳不停的潘婷婷,忽然感覺一道陰森的視線從對面觀眾席投來。

        對面第三排。

        偏僻的陰影位置。

        眉宇間帶著陰森的狠戾,一身黑色皮衣的蔡娜正陰狠狠地瞪向他,目光里有著說不盡的惡意。而越璨的視線剛投過去,蔡娜已如暗影般消失在黑暗處。

        滿場燈光暗下。

        只余一排排射燈打向長長的T臺。

        “評委們來了!”

        潘婷婷拉緊越璨低呼。

        在主持人隆重的介紹中,今晚大賽的十位評委走上T臺,接受滿場來賓的歡呼和掌聲。剛剛結束在馬來西亞賽區的評審工作,十位評委神采奕奕,進行了簡短的發言后,便一字排開入座在潘婷婷的身旁。潘婷婷頓時覺得榮耀翻倍,坐姿更加婀娜,媚眼看向越璨,他的位置果然是最好的!

        前面陣陣的聲浪傳入后臺。

        “再有十分鐘,第一位設計師準備進場!”

        手拿流程表,有工作人員匆匆跑進后臺通知說,一抬頭,看到里面的情景,他大吃一驚!原本熱鬧喧囂繁忙擁擠的后臺,此刻卻如同被凍凝了一般,在場所有的人全都表情詭異地望向同一個地方—定格般的靜止中。黑瞳如潭,葉嬰的目光淡淡掃過廖修身前的那排移動衣架,掃過掛在那上面一件件跟她的設計如出一轍的高級女裝,然后她挑了挑眉毛,看向隔著人群幾米處的森明美。

        森明美卻是臉色大變。

        她嬌軀顫抖,難以置信地站起身,死死盯著葉嬰那些已經換好比賽時裝的模特們,她搖搖欲墜地走過來,胸口劇烈起伏著!

        人群為她閃出一條直通往葉嬰的道路。“你—”面容雪白,森明美顫抖著手指葉嬰,雙目充滿震驚和憤怒:“—你居然抄襲我!你偷了我的設計稿,對不對?!”

        周圍人群“轟”地一聲,低聲議論起來。

        “原來如此。”

        在眾人懷疑的目光中,葉嬰恍然一笑:

        “難怪,原本你是最后一個壓軸出場,后來卻一定要跟我換,一定要比我先出場。森明美,是你抄襲我的設計。你不要以為惡人先告狀,比我先走秀,就可以顛倒是非,混淆視聽!”

        “你—”

        森明美氣得雙目含淚,身體顫抖:

        “葉嬰,你欺人太甚!你偷了我的設計稿,抄襲我的設計,現在又想倒打一耙!你做了那么多卑鄙無恥的事情,為了謝氏,為了瑄,我一直隱忍!可你越來越變本加厲,越來越肆無忌憚!今晚這么重要的比賽,你居然就敢堂而皇之地偷竊我、抄襲我!你真的以為我軟弱到可以任你隨意欺負嗎?!”

        這番話蘊含深意。眾人竊竊私語,投向葉嬰的視線更多了幾分審視。

        “森小姐,這、這也許是誤會……”蒼白著臉,翠西驚慌失措地擋在葉嬰面前:“……我相信葉小姐不會做出抄襲的事情,應該只是巧合……”廖修搖頭,沉聲說:“不,這不可能是巧合。”幾乎完全一模一樣的參賽時裝,這是赤裸裸的抄襲!是毫不掩飾的抄襲!是性質非常惡劣的抄襲!

        “還不知道是誰抄襲誰呢。”從剛才的憤怒中冷靜下來,喬治抱臂而立,嚼著口香糖冷哼說,“葉小姐的設計一向才華橫溢,倒是森小姐的設計嘛……”

        “喬治!”瓊安不悅,“請你說話慎重!”

        “喬治……”

        翠西慌張地扯住還想繼續的喬治,急得眼淚都快下來,她慌張地又望向葉嬰,卻發現葉嬰唇角竟依舊噙著一抹淡笑。

        “森明美。”

        在后臺亮如白晝的燈光下,在四周人群的注視中,葉嬰淡淡笑著,毫不在意此刻森明美臉上的任何表情。漆黑的眼底有淡淡的憐憫之意,她探首過去,在森明美的耳畔,用極低的聲音說—

        “你現在后悔,還來得及。”

        優雅的音樂。

        迷離變幻的光線。

        長長的T臺上,走出一個個模特,她們身穿華裝美服,搖曳生姿,華麗的美裙上或是綴滿水鉆、或是點綴寶石,在色彩瑰麗的射燈下美得如夢如幻。

        陣陣熱烈的掌聲從兩旁觀眾席響起!

        第一排正中間,評委們認真地觀賞著,不時做些記錄,不時互相交流。十個評委們來自不同的地方,韓國、日本、新加坡,香港,臺灣,還有組委會特意邀請的來自法國、意大利的時尚評審。

        結束了韓國、新加坡、馬來西亞分賽區的選拔后,他們對今晚中國賽區的比賽頗有期待。

        前些年,隨著經濟實力和消費能力的大幅提高,中國的時裝設計在世界范圍內異軍突起引人注目。尤其是設計師鬼才之稱的莫昆大師橫空出世,他創立個人品牌“JUNGLE”,設計風格狂野大膽,被國際時尚圈熱烈推崇。在莫昆突然自殺身亡之后,他的助理設計師森洛朗繼承了“JUNGLE”品牌,也在國際時尚圈繼續占據一席之地。

        而這兩年,中國的時尚圈卻比較沉寂,鮮少有設計師再拿出令人矚目的作品系列。前陣子傳出森羅朗去世的消息,更使得中國時尚圈失去一位重要人物。

        所以,今晚的比賽,能不能夠有才華橫溢的新銳設計師脫穎而出呢?

        隨著音樂與掌聲,前三位參賽設計師的作品已經展示完畢,每個系列都是美輪美奐、奢華如夢,各種水鉆、羽毛、珍珠、寶石、蕾絲被毫不吝惜地大規模使用,在T臺華麗的燈光下輝煌璀璨!

        “啪!啪!”

        同觀眾席的所有來賓一樣,潘婷婷欣喜地鼓掌,近幾年來,國內時尚圈的設計水平同法國、意大利的差距越來越近,新銳設計師們有的作品拿出去,甚至會被誤認為是某些國際大師的設計。

        只不過。

        她希望能更好!

        不僅僅是跟隨國際時尚,而是能夠超越時尚,創造時尚,使得她和其他的女星們可以更加從容自信地選擇國內設計師的作品,能更加驕傲自信光彩照人出現在國際舞臺上!

        前三位設計師的作品雖然美麗,卻達不到這種效果。不過,今晚潘婷婷是滿懷期待的,排在第九和第十位最后出場的森明美和葉嬰是被大家寄于了深切厚望的設計師。尤其葉嬰,現在的潘婷婷真心佩服她,崇拜她,希望她能在今晚的比賽中取勝。

        想到很快就會出場的森明美和葉嬰,潘婷婷不由想起上次的勞倫斯頒獎禮之爭。

        “大少,這次你是希望森小姐取勝,還是葉小姐取勝呢?”

        媚眼如絲地飄過去,潘婷婷卻發現身旁的越璨并沒有在看T臺上模特們的走秀,也沒有聽她說話。觀眾席第一排的中間,迷離變幻的光線中,越璨神情肅凝,濃眉下一雙深目定定投向媒體記者區。

        那里仿佛有一陣騷動,很多記者甚至放下手中的相機,交頭接耳低聲傳遞某個消息,一個個記者臉上流露出震驚的表情。“好像有什么大新聞。”混合著煙草氣息的男人味道沁人心脾,潘婷婷心中一蕩,忘記了大少不喜歡被人親近的忌諱,貼近他臉頰,湊趣地說。沒理她,越璨擰眉避開。再望過去時,媒體記者區的記者們神情詭異而興奮,有些已經抬著攝像機、拿著話筒匆匆往后臺方向跑!手指在膝上握緊成拳,越璨下頜緊繃,仿佛強忍著某種情緒。

        后臺繼續明亮而繁忙。“怎么辦?”蒼白著臉,翠西驚慌不知所措,兩眼蓄滿淚水。比賽已經正式開始,原本以為穩操勝券的參賽系列卻被發現同森明美的設計撞車,哦,不,不是撞車,是被認為是“抄襲”!“啊,有記者來了……”翠西的聲音更加顫抖,她看到聞風而來的記者們已經涌進后臺的準備區,將森明美包圍住。在記者們的包圍中,森明美凜然而立,言辭似乎激烈,不時向這里投來蔑視和譴責的目光,記者們難掩神情中的錯愕和激動,有幾臺攝像機的鏡頭開始對準葉嬰。翠西急壞了,她拉住正在為模特進行配飾的葉嬰,兩眼含淚地低喊:

        “葉小姐,葉小姐……”手肘被扯住,葉嬰蹙眉,示意模特換上另一雙鞋,然后耐住性子問翠西:“什么事?”“……”,翠西呆怔地傻住,眼看葉嬰快要不耐煩了,才猛吸一口氣,顫抖地說,“森小姐說我們抄襲,怎、怎么辦?

        你看,記者們也來了!今晚的比賽……”葉嬰挑了挑眉,問:“今晚的比賽怎么?”“……今晚的比賽,我們還要繼續嗎?”眼看著有幾個記者采訪完森明美,正向這邊走過來,翠西死死拽住葉嬰的胳膊,臉色蒼白,眼神驚惶。“你發燒了嗎?!燒壞腦子了嗎?!”喬治也聽到了,他一臉受不了地沖翠西吼:“為什么不繼續比賽?!又不是我們抄襲森明美!擺明了就是森明美抄襲我們的設計!如果有人退出,那也應該是森明美,而不是我們!”

        “可……可是……”翠西絕望地說,“……沒有人會相信我們的……”她身體顫抖,淚水淌下,“……葉小姐沒有任何根基,大家都只會認定是葉小姐抄襲……如果現在我們退出比賽,再跟森小姐好好說一說,也許會沒事的……否則……否則……”

        “你真是瘋了!”

        喬治氣得爆出一串粗話!

        “翠西,”將翠西顫抖痙攣的手指從自己的胳膊拉下去,葉嬰淡淡地說,“你覺得我抄襲了,是嗎?”“……”呆怔著流淚,半晌,翠西才恍惚地搖頭:“不……可是……只是……”

        “很好。”葉嬰正色對她說,“翠西,如果你認為我確實抄襲了森明美,你現在就可以去告訴那些記者。如果你沒那么覺得,要么,請過來一起幫忙,要么,請到旁邊去驚慌害怕,只是—”

        葉嬰的眼神轉冷。

        “—請不要干擾我的比賽。”

        人來人往,繁忙喧囂,翠西呆怔地坐在一個角落,一個個人影在她面前來來往往。一段段音樂,一陣陣掌聲,從前臺傳來。漸漸的,后臺的設計師越來越少,模特們越來越少。

        燈光明亮而刺眼。

        翠西呆呆望著那邊忙碌的葉嬰和喬治。葉小姐正在對等待出場的模特們交代著什么,她還是那么鎮定冷靜,仿佛無論發生什么事情,仿佛即使天塌下來,都可以淡然地面對。剛才,當記者們采訪完凜然被侵犯的森小姐,前來詢問葉小姐時,葉小姐也笑容冷靜,說,先專心準備比賽,隨后她會統一回答這些問題。

        葉小姐……

        可是,葉小姐不明白那究竟會有多可怕。雙手冰涼,翠西蒼白著臉,一陣陣顫抖。她喜歡葉小姐,崇拜葉小姐,她深知葉小姐的才華,她深知葉小姐是無比驕傲的。可是,很多時候,真相并不重要。

        后臺漸漸變得空蕩。

        翠西呆呆望去,看到森明美已經換好一襲華麗的單肩橘紅色長裙,裙型緊裹,酥胸半露,凸顯出身體曼妙的曲線,長長的魚尾狀裙擺拖曳在地上,她的頸間一條光芒璀璨的鉆石項鏈,流光溢彩,美麗耀眼,整個人如同矜貴的公主。森明美的模特們陸續從翠西身前經過。一個個身穿—同葉嬰的參賽作品幾乎完全一樣的連衣褲。從款式。到色彩。到出場順序的編排。幾乎完全,一模一樣。翠西臉色慘白,連呼吸的力氣都失去了,她僵坐在那里,眼睜睜看著森明美高昂著頭,帶著她的模特們走出后臺,走向比賽現場的T臺。直到森明美和那些模特身影消失,翠西絕望地,遲緩地望向葉嬰。

        如果葉小姐不改變決定。

        今晚的比賽,將會成為一場災難。

        隨著第八位參賽設計師的作品展示完畢,長長的T臺,光線沉暗下來,音樂變得舒緩。在這間隙,兩旁的觀眾席變得格外興奮起來,望向T臺的盡頭,她們目光殷切,互相低語。

        今晚比賽的高潮即將來臨。

        最后兩位出場的設計師是森明美與葉嬰!

        “哦,明美要上場了!”觀眾席第一排中央,潘婷婷也伸長了脖子,她語調輕快地說著,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扭頭打量越璨,潘婷婷發覺他下頜緊繃,面色比剛才還要陰沉,絲毫沒有未婚妻即將登場的期待感。

        長長的T臺。

        一道強烈的白光,主持人手持話筒走上來,用華麗沉厚的聲音介紹將要第九位出場的新銳設計師森明美小姐。從她的父親森洛朗大師,到她繼承的莫昆大師的品牌“Jungle”,從她的海外名校背景,到她設計出的深受歡迎的作品,主持人的介紹簡短有力,在堆積力量般的音樂鼓點中將氣氛推向高潮!

        “現在—”

        “讓我們來歡迎—”

        白光中,主持人側身揮手向T臺的盡頭,拖出長音,聲調華麗,撼動全場!

        “森—明—美—小姐!”

        觀眾席最陰暗的過道入口。

        黑色皮衣,男人般的短發,蔡娜沒有看向T臺,而是藏在陰影里,目光陰測測地掃過滿場。觀眾席第一排,大少越璨面無表情,裝扮時尚前衛的潘婷婷整個人依偎在他的肩頭,簡直像一對情侶。

        蔡娜冷嗤一聲。

        陰冷的目光將滿場每一個地方都掃到了,也沒看到葉嬰名義上的未婚夫,那個坐輪椅的殘疾男人。

        音樂大起!

        T臺上瞬間萬千道光芒!

        在無數臺攝像機的鏡頭前,在媒體記者們詭異的興奮里,在相機的閃爍出的光海中,長長的T臺上,先是模特美麗的剪影搖曳出來,然后,踏著音樂與燈光的華麗節奏,第一個模特走出,第二個模特走出……

        “嘩——!”

        掌聲和歡呼如熱烈的海洋,即使那聲音是從前臺傳來,依舊震天動地,將寂靜的后臺淹沒!哪怕只有最簡單的想象力,也能夠聽出此刻的比賽現場是如何轟動!

        偌大的后臺只剩下一支參賽隊伍燈光慘白。

        聽到那鋪天蓋地般的掌聲,喬治怒氣沖沖地嚼幾下口香糖,“呸”地一聲,吐進垃圾桶里!模特們不安地面面相覷,她們當然知道發生了什么,這是她們從未遇到過的詭異局面。互相使了個眼色,一個模特猶豫著站出來,對葉嬰說:

        “葉小姐,這場秀我們還要走嗎?”

        “當然。”

        葉嬰一邊拿出一雙高跟鞋換上,一邊對她們說:“你們是我精心挑選出來的。知道為什么選你們嗎?”

        模特們不解。

        是的,她們并不是最當紅最熱門的。能夠被炙手可熱的設計師葉嬰選中走秀,她們很是欣喜了一陣子。

        “因為你們不是嫩模,你們全都是老模,身經百戰的老模。我相信你們能夠壓得住場子,即使前面剛剛有人走過一模一樣的一場秀,以你們的經驗和沉穩,你們也能夠比她們走得更好!”葉嬰淡淡一笑,“我也相信,你們很明白,這一場秀將會被媒體拿出來,同剛才森明美的那一場反復比較。是要揚名立萬,還是要相形見絀,你們如此聰明,想必不用我多說。”

        “是,葉小姐!”

        模特們的站姿頓時一個個挺拔婀娜!

        “來吧,讓我們出場。”

        站在模特們的最前面,葉嬰輕吸口氣,率隊走向后臺通往前臺的通道,中間路過翠西,翠西茫然呆怔地看著她們,直到喬治一把將她抓進隊伍的最后。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分類專題小說
  •   ● 影視文學作品
  •   ● 盜墓小說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經典官場小說
  •   ● 職場專題小說
  •   ● 歷屆諾貝爾文學獎作者作品
  •   ● 經典游戲小說合集
  •   ● 商戰小說合集
  •   ● 吸血鬼經典小說
  •   ● 傳記紀實作品
  •   ● 偵探推理小說
  •   ● 仙俠修真小說
  •   ● 歷史·軍事小說
  •   ● 韓流文學-韓國青春文學
  •  系列作品小說
  •   ● 龍族系列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線閱讀
  •   ● 泡沫之夏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后宮如懿傳小說在線閱讀
  •   ● 后宮甄嬛傳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陸小鳳與花滿樓(陸小鳳傳奇系列)
  •   ● 小時代全集在線閱讀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說
  •   ● 魔獸世界官方小說
  •  熱門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華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張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塢作品集
  •   ● 嚴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曉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
  • 甘肃快3走势
    <menuitem id="5gu68"></menuitem>
  • <dl id="5gu68"><ins id="5gu68"></ins></dl>
    <li id="5gu68"></li>
    <li id="5gu68"><ins id="5gu68"></ins></li>
    <sup id="5gu68"><menu id="5gu68"></menu></sup>
    <menuitem id="5gu68"></menuitem>
  • <dl id="5gu68"><ins id="5gu68"></ins></dl>
    <li id="5gu68"></li>
    <li id="5gu68"><ins id="5gu68"></ins></li>
    <sup id="5gu68"><menu id="5gu68"></menu></sup>
    山东时时开奖号码走势图 五张梭哈技巧 三分赛车开奖记录 登录万美娱乐 手机彩票平台 新时时任选一玩法 真人四川麻将血战到底下载 ag电子捕鱼 北京赛pk108码走势 华东15选5选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