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5gu68"></menuitem>
  • <dl id="5gu68"><ins id="5gu68"></ins></dl>
    <li id="5gu68"></li>
    <li id="5gu68"><ins id="5gu68"></ins></li>
    <sup id="5gu68"><menu id="5gu68"></menu></sup>
    努努書坊 > 《第一夜的薔薇2:逆光》->正文

    第一夜的薔薇2:逆光 第十章
    作者: 明曉溪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她不想成為任何人的籌碼,也不想再去判斷究竟什么是虛情什么是假意。

        深夜的公路。

        車窗半開著,呼呼的夜風灌進來,森明美的長發被吹得凌亂。她立刻將車窗關閉,用手指將一縷縷卷發理順,車內煙草味道濃烈嗆人,她含嗔地看向越璨,說:

        “怎么抽這么多煙?”

        “嗯。”

        單手扶著方向盤,越璨望著前方公路那些零星的紅色尾燈,敷衍地勾了勾唇角。“等我等很久嗎?”因為他體貼的舉動,森明美心里有不自禁的喜悅,完全不在意他的冷淡。“嗯。”猛地轉向通往市區的路,越璨依舊漫不經心地回答。“壞人!”森明美伸手擰了一下他的胳膊,嗔道:“有心來接我,說話卻這么不陰不陽的!啊,哼,說起來,好久沒見你了呢!聽說,越瑄住院那天晚上,葉嬰是在你的房間過夜……”

        “聽誰說的?”越璨斜睨她一眼。“誰說的都不重要,”森明美嘟嘴說,“我只要聽你自己說!葉嬰現在跟你到底是什么關系,為什么她會在你的房間過夜?為什么越瑄生病她連醫院都不去?”油門猛加。車速頓時變得風馳電掣!越璨的臉冷下來。被致命飛車般的車速嚇得臉色一白,森明美死死抓住上面的把手,半晌才膽戰心驚地回過神,眼圈變紅,委屈地說:

        “璨,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沒有不信任你,我只是……只是太害怕了……葉嬰就像從哪個黑暗陰影里冒出來的怪物,她一下子就把越瑄迷得昏頭昏腦,我怕她再使出什么手段來迷住你……”

        “那你還讓我去接近她。”車窗外光流迷離,越璨冷笑。“……”一時語塞,森明美陪著笑,訕訕地撒嬌說,“好啦,我知道委屈你了。都是我不好,你專程來接我,我卻找你的麻煩。都是我錯,你原諒我吧,原諒我好不好。”說著,森明美討好地用手輕撫越璨的手臂。越璨冷冷閃開。森明美心中頓時一涼,臉上的表情也開始尷尬,時至今日,越璨還是不喜歡跟她有略微親昵一點的舉止。“正在開車,注意安全。”皺眉,越璨冷然說。森明美松了口氣,繼續笑容嬌美,說:“后天就是亞洲時裝大賽,我的參賽作品已經全部完成,瓊安和廖修覺得我肯定能拿到冠軍!”“是嗎?”又一個轉彎,越璨漫不經心地問,“會比葉嬰的作品更出色嗎?”

        “不要把我跟她相提并論,”聲音里有極短的停頓,森明美不屑地說,“她不過是野雞大學畢業的,前兩次只是運氣比較好,這次大賽比較的是真正的實力,等我和她的作品一拿出來,大家就會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鳳凰,什么是東施效顰的麻雀。”

        “東施效顰的麻雀……”越璨慢慢咀嚼這幾個字。“葉嬰的參賽作品也已經全部完成了嗎?”森明美狀若隨意地問,“她用的是哪些模特?”從觀后鏡里掃了她一眼,越璨說:“今天她進行了彩排。”“哦?在哪里?秀導是誰?燈光師是誰?模特公司……”

        森明美難掩聲音中的急切。拿出一份文件。“都在這里。”越璨將它扔進森明美懷里,似笑非笑地說:“知道你會很想知道,所以第一時間就拿來給你,結果卻被你排揎一頓。”“啊!”緊緊抓住那份文件,森明美迫不及待地看起來,果然,里面有所有她想知道的內容,心中大喜,她恨不能抱住越璨狠狠親一口!只是怕又被他閃開,她只得強壓住欣喜,嬌嗔地說:“璨,好愛你!我該怎么感謝你!”

        夜色的公路上,林寶堅尼如一道炫目的閃電。車內,越璨扯了下唇角,漠然說:

        “那就把這次的冠軍拿給我。”

        彩排結束。

        華麗的燈光一排排熄滅,音響安靜下來,模特們和所有的工作人員已經離開,喬治和翠西帶著參賽的衣服也離開了,場內空蕩蕩的,只剩下葉嬰一個人。

        她將東西收拾好。

        坐在黑暗的觀眾席上,她仿佛在等什么人,又仿佛只是想獨自一個人待會兒。孤零零的影子,斜斜長長,落在一階階的觀眾臺階,她恍惚想起,很久很久之前,當她還是一個小女孩,父親每次在時裝秀之前,都會有這樣的彩排。

        時裝不僅僅是穿在模特的身上。

        它還是一種情景。

        配合著燈光、音樂、節奏、編排,讓一場時裝秀,美輪美奐,華麗夢幻,令人沉迷,令人震撼。每次,彩排時父親在T臺下指揮全場,小女孩的她就獨自坐在觀眾席,靜靜看著一遍遍彩排,如同看著薔薇在一點點綻放,最終綻放成華麗盛大的花海。

        她喜歡那絢麗的燈光。

        喜歡那美妙的音樂。

        喜歡模特們美麗婀娜地款步走出。

        喜歡父親神情中的認真。

        喜歡忙碌的父親從T臺旁偶一回首,看到觀眾席她仍舊乖乖坐著時,眼底流露的慈愛笑意。

        走到墻邊。

        她扳下燈光的開關。

        一排排燈光逐一亮起,簇簇光線炫目,華麗,瞬時將T臺照射得光芒萬丈。她邁上T臺,緩步走向前,兩旁是黑暗中的觀眾席,空無一人。她仿佛看到父親伸開雙臂,有萬千的掌聲和歡呼,父親朗笑著,走向前,眼前是閃耀如星海般的閃光燈,父親對著熱烈的觀眾席深深鞠躬。

        這是設計師最榮耀的時刻。

        父親對小女孩的她說,當一場秀結束,當設計師在模特們的簇擁下走上T臺,伸出雙臂,掌聲和歡呼四起,對著激動興奮的觀眾們深深鞠躬,這是身為設計師最榮耀的時刻。

        場邊的門被拉開。

        華麗T臺上,耀眼燈光下,葉嬰怔怔站直身體,向門口處那道看不清輪廓的人影望去。很久很久之前,小女孩的她在父親的時裝秀結束后,偷跑到T臺,學著父親的模樣,向空蕩的觀眾席鞠躬致意。等焦急的父親終于找到她,卻只是笑著摸摸她的頭,牽住她的手帶她一起去參加盛大的慶祝酒會。

        人影越走越近。

        T臺上,她看到那人笑得彬彬有禮,一雙桃花眼卻明媚得好像春水秋月。

        寂靜的公路上。

        路燈明亮。

        一輛雙座邁巴赫跑車呼嘯而來,車身是極其嬌艷欲滴的桃紅色,車速如光如電。方向盤也是桃紅色的真皮,在一雙男人雙手的掌握中,仿若媚眼如絲的美人。

        “怎么樣,女神?我的新車漂亮吧?”揚起下巴,孔衍庭的笑容驕傲得意。“嗯,”葉嬰淡淡點頭,“幸好安全帶還是黑色。”在桃紅色的海洋中,連紙巾盒都是桃紅。孔衍庭揚聲大笑,說:“女神,你真沒情趣。”勾了勾唇角,葉嬰望向車窗外。夜色已深,寬廣的公路上車輛寥寥,孔衍庭興奮地呼嘯著超越每一輛車,速度快到令她有點心臟不適。“剛拿到的車?”“對!今天下午才拿到!這車果然不錯,輕松就能上380邁!桃紅色是為我專門定制的!很棒吧!”興奮中的孔衍庭說,“怎么,有人告訴你嗎?”“猜的。”就跟拿到新玩具的小孩子一樣,完全不用猜。即使是在孔氏殘酷的家族爭斗中脫穎而出,孔衍庭有時依然流露出某種屬于孩童的稚氣,這令她羨慕,只有被寵愛的人才有資格孩子氣。

        “哈哈。”

        似乎頗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孔衍庭笑著說:

        “女神,彩排得如何?”

        “還好。”

        “能獲勝嗎?”

        “也許吧。”

        “至少能打敗森明美吧?”

        “……也許吧。”顛簸飛馳的車速令她昏昏欲睡。

        “女神,拜托你認真一點,這次你可是代表我們寰宇參加,”一打方向盤,孔衍庭哀怨地說,“天知道,為了你,我是抗住了多大的壓力,才沒讓我們自己的高級女裝設計團隊參賽。如果你不能拿到冠軍,孔氏大把的人會撲上來吃掉我。所以,女神,就算為了我,也請你一定要加油再加油,好么?”

        “孔少,”葉嬰笑了笑,“孔氏原本扔給你的就是爛攤子,你們的高級時裝團隊除了安插各路親戚,一點用也沒有,如果參賽,那才是真的笑話,而你就是背黑鍋的人。你既然相信我,讓我為你出賽,就請一直相信我到底。”

        “哦?”孔衍庭笑著睨她,“我怎么好像嗅到了陰謀的氣息。”“哪有什么陰謀,”葉嬰懶懶望向車窗外,“堂堂正正的比賽,就堂堂正正地贏,這樣才能讓所有人心服口服。”

        夜色空闊的公路上,一輛林寶堅尼自后面咆哮追來。“轟—”一聲!超過桃紅色的邁巴赫的瞬間,林寶堅尼內的兩個人影如流光閃過,然后消失在道路前方,漸漸變成黑點。

        “cao!”

        孔衍庭低咒一聲,猛地加速卻已經來不及了,氣得彪出一串粗話。葉嬰將頭后靠,閉上眼睛,窗外道路旁的樹木在夜色中如同剪影,疲倦涌上來,不知不覺她的呼吸漸沉。

        深夜的謝氏集團大廈。二十六層辦公室。摞得如小山高的文件已經基本處理完畢,咖啡也已經放涼,輪椅中的越瑄翻看謝浦剛才拿過來的一份文件,里面的幾組數據使得他眉心蹙起,沉聲問:“41%?”“是的,”謝浦回答,“而且大少還在繼續跟其他持股人接觸,今天中午大少約了華盛基金的周董吃飯。”“……知道了。”揉揉眉心,越瑄面色蒼白。這是他出院的第一天。雖然醫生極力勸阻,謝華菱也堅決不同意,但集團最近危急的形勢使他必須出來主持大局。自從越兆輝去世,謝老太爺年邁將公司放權,越璨暗中從未放棄過對集團控制權的爭奪。他很清楚,一旦越璨掌握董事會,等待母親和他的結局將是什么。

        所以,當越璨提出那個交易。

        他同意了。

        那晚雷雨滂沱的玻璃花房,刺目的閃電,喧囂的轟雷,那叢野性妖艷的緋紅薔薇后,即使隔著那么遠的距離,她的目光中的驚駭與失望,投落在他的側背,比深夜中的大雨更加令他周身寒冷。

        她聽到了多少。她是否已清楚他曾經都做過些什么。當他僵硬地控制著輪椅從那叢緋紅色薔薇花旁經過,雷電交加的雨聲中,她顫栗地向后退了一步,如同發覺他是有毒的東西,即使她手中正拿著為他遮雨避寒的雨傘和外套。

        “咳、咳。”胸腔中像是被冰冷的空氣塞滿,越瑄掩住唇畔,勉力壓下洶涌的咳意,面色白得如濕透的梔子花瓣。辦公室的落地窗外是深深的夜色,一輪明月掛在天際,他長時間沉默著,直到謝浦又接了個電話后,低聲向他匯報。

        葉嬰醒來時,發現自己依舊在那輛桃紅色的邁巴赫里。滿眼的桃紅讓她微一恍惚,很久很久以前,她的父親也愛把她的房間布置得好像粉紅色小公主的夢幻世界。其實她并沒有那么喜歡粉紅,卻從來沒讓父親知道。

        車窗外有一輪明亮的月亮。她以為自己睡了很久,但儀表盤上的時間告訴她,她只睡了大約20分鐘。“醒了?”身邊的車門被打開,孔衍庭探身進來,看到她已醒來,頗有遺憾地說:“還以為上天終于眷顧我,能給我一個將女神公主抱的機會呢。”“謝了。”葉嬰一笑,一雙長腿踏出車門。

        深夜時分的空氣清冽新鮮。

        面前是一棟燈火輝煌的公寓樓,孔衍庭和她一同走入。電梯行到18層,“叮咚”一聲,電梯門打開,寬闊的門廳處,大型的落地插花,白色和紫色的花朵,帶著新鮮的露珠,美麗芬芳。

        落地窗外是壯觀的江景。點點星光,點點燈光,隔江對岸是另一片高層社區,她曾經與那個看似純凈如梔子花的男人在那里度過短暫美好的時光。再遠一點,隱約可以望見謝氏集團的大廈,偶爾幾間辦公室,透出星星般的燈光。

        “刷—”

        孔衍庭拿起遙控器,電動窗簾緩緩拉上。

        “女神,歡迎!”孔衍庭已經提前把她的行李放進臥室,此刻扮作殷勤的主人,帶她參觀每個房間。“這是廚房。”時尚前衛,干凈明亮,一應俱全。“這是你的書房。”寬大的寫字臺,真皮轉椅,全新的電腦,書架上甚至還有模有樣地放了一些時尚設計的書籍雜志。“這是你的設計室。”寬大的工作臺,各種專業工具,一個開放式的柜子上分門別類堆放著衣料和各種配料。“這是你的臥室。”寬大舒適的床,嶄新的床上用品,床頭柜上擺著一只水晶花瓶,里面插滿美麗的白玫瑰。“這是你的衛生間。”中央有一只浪漫的白色浴缸,飄著如夢如幻的白紗。

        “還滿意嗎?”一雙桃花眼蘊滿深情地望著她,孔衍庭說:“這白紗是我親手為你掛上去的。”“嗯。”葉嬰淡淡頜首,“只要請你再把這白紗摘掉,我就非常滿意了。”整套公寓是地中海風格的藍白兩色,簡潔清爽,她還是喜歡的。

        “ok!只要女神能滿意,讓我做什么都毫無問題!”孔衍庭深情款款地說,“希望女神不要嫌棄這里簡陋,可以一直住下去,”說著,他又打開一扇房門,“女神,這是我的房間。”

        這是一間次臥套房。

        里面的東西略有雜亂擁擠,似乎是剛從別的房間挪進來,還沒完全收拾好,一些照片鏡框放在地上。

        “……”

        葉嬰挑了挑眉,看向他。

        “女神,我把我所有的一切都奉獻給你,只求女神施舍一片小小的房間給我棲身。”騎士效忠般單手捂胸,孔衍庭深情款款地說,“我發誓,等我們成功,我一定買一棟豪華莊園送給您,絕不會像今天這樣委屈您跟我擠同一套公寓。”

        關上臥室的門。

        隱約可以聽到孔衍庭在客廳里的腳步聲,葉嬰靠在門上,深深吸了一口氣,再緩緩吐出。她所有的東西被放在床尾的地毯上,行李箱、背包、還有那個墨綠色的畫夾,畫夾上烙印著一朵銀色的薔薇花,在燈光下盈盈閃閃。

        她將畫夾反扣過去。

        再一腳將它踢進床底。

        冷冷望向窗外的那輪明月,她的心底也如同淌滿冰涼的月色,眼神淡漠,久久不動。

        謝越瑄。

        謝越璨。

        這個世界諾大無比。她并非必須在他們兩人之間做出選擇。她不想成為任何人的籌碼,也不想再去判斷究竟什么是虛情什么是假意。

        亞洲高級時裝大賽轉眼即到。

        作為初選賽的韓國分賽區、新加坡分賽區、馬來西亞分賽區的比賽已經如火如荼地展開,紙媒、電視、網絡鋪天蓋地涌來很多相關新聞和訊息。馬拉西亞賽區的選手們表現平平,韓國賽區的一位新銳設計師頗為引人矚目,其朋克風格的設計作品引發熱議,遠在米蘭的著名設計大師布朗先生表達出贊賞之意。

        日本分賽區的比賽將在最后一天舉行。

        而中國分賽區的競爭,將在今晚正式拉開帷幕!

        參賽的兩大熱門時裝設計師,森明美和葉嬰,兩人皆是美女設計師,又皆與謝氏集團的兩位公子有錯綜復雜的情感糾葛,這次居然更是代表不同的公司參賽,彌漫著殊死絕殺的氣息,早已被網絡和各媒體炒作得人盡皆知,火熱關注!

        于是今晚八點開始的比賽不僅時尚圈萬分矚目,娛樂圈也是群情激動,記者們早早就蹲守在森明美和葉嬰的住所外,發布24小時實時最新進展。網絡上各大bbs論壇也紛紛跟帖討論,留言火爆!

        傍晚六點。

        在眾多記者的包圍中,森明美走出居住的公寓大樓。記者們立刻沖上去,無數帶著臺標的話筒對向她,鏡頭中的森明美一襲嫩黃色裙裝,襯得面容美麗嬌嫩,氣色非常好。記者們蜂擁著提問:“森小姐,您對今晚中國賽區的奪冠有把握嗎?”“森小姐,今晚您將攜誰一起出場呢?是大少謝越璨,還是二少謝越瑄?”“聽說您和謝氏集團二少舊情復燃,有這回事嗎?”“請問您怎么評價同屬謝氏集團的設計師葉嬰小姐?”“森小姐,您的父親……”

        打開紅色法拉利的車門,森明美優雅地坐進駕駛位,半降下車窗,在攝像機鏡頭前,她含笑回答那些記者們:“今晚奪冠,我很有信心!”說完,紅色法拉利瀟灑地揚長而去,記者們驚嘆著,半晌忽然有記者醒悟般地望著那絕塵而去的車影喊:“啊,這輛車,好像曾經是謝家大少的愛車啊!”

        而蹲守在謝宅門口的記者們,等到了謝華菱出門,等到了大少出門,甚至看到了鮮少露面的二少,但一直等到暮色低垂,也沒見到另一個中國賽區奪冠熱選葉嬰。

        臨江公寓樓下。風騷奪目的桃紅色邁巴赫里,緩緩降下車窗,孔衍庭笑得面如春風桃花,他朝剛剛自公寓門廳走出的葉嬰吹聲口哨:“嗨,女神,等你好久了哦!”手里拎著一個大大的背包,葉嬰淡淡一笑,今天一天沒見到孔衍庭的蹤影,她還以為自己要打出租車過去。走到桃紅邁巴赫車旁,她正要伸手拉開車門—

        “嘀—”隨著鳴笛聲,一輛黑色賓利緩緩駛來,越過桃紅邁巴赫,恰恰停在邁巴赫的車前。“cao!”孔衍庭氣得罵一聲,那晚被林寶堅尼超車已經夠憋火,現在居然賓利也來欺負他。推開車門,孔衍庭從里面邁出來,惱怒地猛敲那輛黑色賓利的車窗玻璃!葉嬰漠然看著那輛熟悉的黑色賓利。除了握緊背包的手指,她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暮色中,黑色賓利的車門打開。一雙被黑色西褲完美包裹的男人修長雙腿。夕陽如血。男人高大英挺,他的五官輪廓深刻鮮明,有種濃墨重彩的美,艷麗得近乎囂張。他目光暗烈,凝望向路邊的葉嬰,葉嬰依舊漠然,她一轉身,伸手拉開桃紅邁巴赫的車門,坐了進去。

        車內,她驀然閉緊眼睛,手指絞緊背包的帶子。

        “謝大少……”

        孔衍庭戲謔的聲音斷斷續續傳進來,她沒有聽,也懶得聽。等心情平復下來,她發現孔衍庭似乎與越璨達成了什么交易,竟然開著那輛黑色賓利先離開了。

        血色的夕陽下。桃紅色車門被打開,身旁的駕駛位一陷,男人身上彌漫著淡淡煙草味,充斥在葉嬰的呼吸間。

        “失望嗎?看到黑色賓利里走出來的是我,而不是越瑄。”嘲弄般地說,越璨點火,桃紅色邁巴赫如離弦之箭飛馳出去!

        葉嬰沉默。

        半晌,她笑一笑:

        “是有點失望。”

        暴雨玻璃花房那夜之后,她以為自己再沒出現在越瑄面前,越瑄至少也會來問一下她,發生了什么。然而沒有。除了最初的兩天,謝平給她打過電話,讓她到醫院去看護越瑄。越瑄的反應,就好像她從未在他的世界存在過。

        果然是有智慧的男人。既然已經被拆穿,就不再做無意義的解釋和挽回。心中應該是釋然,是輕松,是無所謂,然而不得不承認,還有一股澀意,揮不去、咽不掉,空落落的。

        看到她臉上的神情,越璨眼底一黯。他深吸口氣。車速放緩下來,在他的掌控中,桃紅邁巴赫開得舒適平緩。過了一會兒,車內響起他低啞的聲音:“我以為,知道了一切之后,你會遠離他,會原諒我。”葉嬰笑一笑:“是,我會遠離他,會原諒你。”雙手一緊,越璨震撼地扭頭看她,邁巴赫頓時在道路上漂移,“嘀—!”,對面而來的車輛尖叫著躲閃!穩住車身,越璨苦澀地望向前方路況,說:

        “你騙我。”

        “所以,又有什么意義呢?”葉嬰還是一笑,“我說的話,你不相信。你說的話,我也不相信。越瑄演技高深,你又何嘗不是頂尖影帝的水準。”

        “……我從沒騙過你。”

        “是嗎,”葉嬰笑著說,“那你前天晚上去接森明美回家,跟她說了些什么?又給了她些什么?”

        越璨僵住。

        他難以置信地啞聲說:

        “你……”

        她笑容淡然:

        “大少,我總不能一直做傻瓜。你站在森明美一邊,還是站在我一邊,那是你的自由。我的事情,你想插手,還是不想插手,哪怕被你弄得我所有心血白費,那也是你的自由,是我自己實力不濟。”

        心臟如同被冰凍。

        一寸寸蔓延結上冰霜。

        在她淡然無所謂的笑容中,越璨竟痛得再也無法出聲。他心神恍惚地開著車,不知過了多久,直到她喊了幾聲,才發現已經距離比賽的國展館不遠,被交換的黑色賓利正停在前面幾米處的路邊,孔衍庭倚著車身朝這里揮手。

        “讓我下車。”

        解開安全帶,葉嬰笑容里帶上嘲弄:

        “否則記者更要關注咱們四人之間的愛恨情仇,沒空關心今晚的比賽了。”

        沉默地將桃紅邁巴赫在路邊停穩,越璨伸臂為她打開車門。拎起背包,葉嬰已經探出半個身子,想了想,又坐回來,似笑非笑地瞅向他,說:

        “如果想讓我真的相信你,就用你的行動來表示。”

        越璨看著她。

        “我告訴過你的。”她笑容嫵媚地湊過來,在他的臉頰蜻蜓點水地啄了一下,然后下車,甩上車門,頭也不回地向孔衍庭走過去。

        作為亞洲高級時裝大賽中國賽區的場館,國展館今晚格外華麗輝煌,眾多的記者們簇擁在入口處,滿目皆是攝像機、照相機、話筒的海洋,各家新聞轉播車和來賓的無數名車更是擠滿停車場。

        今晚一共有十位國內的新銳設計師參賽。

        跟以往的時裝發布會不同。一般時裝周是由設計師們自己決定時間,在一周的時間內選擇各自喜歡的地點舉行。而今晚,因為有比賽的性質,所以全部集中在一起進行時裝設計作品的發布,并且每位設計師只發布一組共十套高級時裝。

        十位新銳設計師的作品全部展示完畢后,由大賽組委會邀請的十位國際知名設計師評判出哪位最有資格代表中國賽區,參加接下來的全亞洲的比賽。

        因此,今晚的時裝發布還沒開始,便已經彌漫出濃濃的硝煙味。

        傍晚六點鐘左右,參賽的新銳設計師們開始陸續到場,有的設計師盛裝出席,排場很大,有的設計師則T恤仔褲穿得很隨便,有的設計師很謙遜,說自己只是來學習,有的設計師很自信,聲稱自己有信心打敗獲勝熱門森明美和葉嬰。快到晚上七點,葉嬰出現了。連綿如光海的閃光燈中,葉嬰拎一只巨大的背包,穿一件白色的絲質襯衣,一條黑色長褲,黑色長發在腦后束成如絲如緞的馬尾。她姿態從容,笑容很淡,妝容也很淡,幽黑的雙瞳猶如最漆黑的深夜,再加上淡色的雙唇,整個人優雅、冷峻、有種頗有距離的專業感。

        與她并肩而來的是孔氏集團的小公子孔衍庭。孔衍庭穿著一身華麗的烙有花紋的禮服西裝,他邊走邊對包圍而來的記者們揮手,一雙桃花眼笑得如春風流淌。記者們激動地紛紛發問:“葉小姐,您今晚要發布的設計作品是什么主題?”“葉小姐,為什么陪您一同出席的是孔衍庭,而不是您的未婚夫謝越瑄?”“葉小姐,您認為您和森明美之間誰勝出的幾率更大?”“葉小姐……”面前無數話筒,每個話筒上都有各種五顏六色的臺標,在亮如白晝的攝像燈光下,葉嬰淡然一笑,邊走邊回答記者們說:“今晚,我要發布的設計作品的主題是……”

        “嘩——!”

        突然,有記者一轉頭,驚呼出聲,更多的記者們循聲望去,震撼驚呆之情溢于言表!幾乎沒有記者再留意葉嬰正在說什么,大部分記者已經朝那里沖去,只有少數幾個記者還留在葉嬰周圍,面色古怪地向她投去同情的目光。

        挑了挑眉。葉嬰慢慢轉身,也看向那突然間猶如巨星來臨的陣仗。

        果然。

        那是比巨星還要巨星的出場。

        仿佛是掐好了時間,比葉嬰稍晚幾步入場的,是一襲鮮紅色曳地長裙的森明美!炫目的燈光中,森明美盛妝而來,白嫩的肌膚在鮮紅色長裙的映襯下,美得嬌艷欲滴,她笑容燦爛明媚,仿佛正熱戀中的女人。

        但記者們蜂擁過來。并不僅僅是因為森明美本人。更是因為此刻陪同森明美出席的那兩個男人!森明美的左手邊—高大挺岳的男人,五官濃麗,氣質狂野不羈,正是目前謝氏集團的實際掌舵人、經常出現在財經類新聞里的謝氏集團大公子,謝越璨。森明美的右手邊—一輛電動輪椅,輪椅里是一位清峻的男子,膝上蓋著一條格紋毛毯。他的面容略有蒼白,但異常清麗,如同星光下開滿白色薔薇花的古老城堡中避世而居的貴族。有記者并不認得這位男子是誰,旁邊的記者低聲告知,于是驚呼聲四起!

        謝氏集團的二公子。

        謝越瑄!

        神秘而低調的謝二公子,從不在媒體前露面的謝二公子,居然因為森明美今晚的參賽,而主動現身為她加油打氣!

        “森小姐,今晚有謝氏兩位公子一同陪您出場,真是盛況空前,請問到底誰是您的真命天子呢?”

        “森小姐,您有什么話想對葉嬰小姐說嗎?”

        “森小姐……”

        “森小姐……”

        “森小姐……”

        真是比狗血還狗血的場面!

        現場的記者們群情激動!

        森明美曾經與謝氏的嫡系公子謝二公子訂婚,后又在謝二公子車禍重傷癱瘓時,與他解除婚約,同謝大公子相戀,這是人盡皆知的事情。而謝二公子最落魄時,名不見經傳的葉嬰橫空出世,成為謝二公子的新任未婚妻,搶足了森明美的風頭。

        但現在。

        在前任、現任未婚妻激烈角逐的今晚,謝二公子卻選擇陪同在前未婚妻森明美身邊!難道真的舊情復燃了嗎?還是說,葉嬰一直不過是謝二公子的備胎,謝二公子的真愛始終是森明美。

        而森明美的現任男友謝大公子謝越璨也同時出現,這是爭風吃醋,要展開雙雄奪美的劇情嗎?!

        一邊是森明美滿臉的燦爛笑容,她左手挽著帥氣的謝大公子,右手陪著清峻的謝二公子,仿佛嬌貴公主般被男人們寵愛著,甜蜜矜持,被記者們熱烈包圍。

        而另一邊是被記者們冷落的葉嬰。

        現場組委會的工作人員不禁對葉嬰生出幾分同情,走過去,輕聲說:“葉小姐,請跟我來。”

        即使她的視線望過去,輪椅中的越瑄也從始至終沒有看過她一眼,葉嬰自嘲地笑了笑,將指間的黑色鉆石扭過去,掌心一陣刺痛!

        “葉小姐,您的未婚夫謝二公子選擇陪伴森明美小姐,為森明美小姐加油打氣,您有什么感想?會影響今晚你的比賽嗎?”一位記者匆匆追過來,話筒對準葉嬰。

        孔衍庭哈哈一笑。

        他伸臂摟住葉嬰的肩膀,笑瞇瞇地對記者說:“我的感想是,謝天謝地!我終于可以追求我摯愛的女神葉嬰小姐了!”

        被媒體記者們狂熱包圍的中心,森明美眼角余光掃到風流倜儻的孔衍庭擁著葉嬰隨工作人員離開,心里冷哼了一聲。不過,跟她身邊的越璨和越瑄比起來,那孔衍庭完全不夠看。

        麻雀就是麻雀。

        自不量力。

        自取滅亡。

        今晚,她就要讓葉嬰徹底無法翻身!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分類專題小說
  •   ● 影視文學作品
  •   ● 盜墓小說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經典官場小說
  •   ● 職場專題小說
  •   ● 歷屆諾貝爾文學獎作者作品
  •   ● 經典游戲小說合集
  •   ● 商戰小說合集
  •   ● 吸血鬼經典小說
  •   ● 傳記紀實作品
  •   ● 偵探推理小說
  •   ● 仙俠修真小說
  •   ● 歷史·軍事小說
  •   ● 韓流文學-韓國青春文學
  •  系列作品小說
  •   ● 龍族系列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線閱讀
  •   ● 泡沫之夏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后宮如懿傳小說在線閱讀
  •   ● 后宮甄嬛傳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陸小鳳與花滿樓(陸小鳳傳奇系列)
  •   ● 小時代全集在線閱讀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說
  •   ● 魔獸世界官方小說
  •  熱門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華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張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塢作品集
  •   ● 嚴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曉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
  • 甘肃快3走势
    <menuitem id="5gu68"></menuitem>
  • <dl id="5gu68"><ins id="5gu68"></ins></dl>
    <li id="5gu68"></li>
    <li id="5gu68"><ins id="5gu68"></ins></li>
    <sup id="5gu68"><menu id="5gu68"></menu></sup>
    <menuitem id="5gu68"></menuitem>
  • <dl id="5gu68"><ins id="5gu68"></ins></dl>
    <li id="5gu68"></li>
    <li id="5gu68"><ins id="5gu68"></ins></li>
    <sup id="5gu68"><menu id="5gu68"></menu></sup>
    竞彩篮球专家分析 加vx送分的电玩城 体彩福建36选七查询 360重庆老时时走势图 快乐飞艇是国家开的平台吗 pk10是国家彩票吗 国民彩票pk10 内蒙古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 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时时彩在线预测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