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5gu68"></menuitem>
  • <dl id="5gu68"><ins id="5gu68"></ins></dl>
    <li id="5gu68"></li>
    <li id="5gu68"><ins id="5gu68"></ins></li>
    <sup id="5gu68"><menu id="5gu68"></menu></sup>
    努努书坊 > 《第一夜的蔷薇2:逆光》->正文

    第一夜的蔷薇2:逆光 第十章
    作者: 明晓溪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她不想成为任何人的筹码,也不想再去判断究竟什么是虚情什么是假意。

        深夜的公路。

        车窗半开着,呼呼的夜风灌进来,森明美的长发被吹得凌乱。她立?#25506;?#36710;窗关闭,用手指将一缕缕卷发理顺,?#30340;?#28895;草味道浓烈呛人,她含嗔地看向越璨,说:

        “怎么抽这么多烟?”

        “嗯。”

        单手扶着方向盘,越璨望着前方公路那些零星的红色尾灯,敷衍地勾了勾唇角。?#26263;任?#31561;很久吗?”因为他体贴的举动,森明美心里有不?#36234;?#30340;喜悦,完全不在意他的冷淡。“嗯。”猛地转向通往市区的路,越璨依旧漫不经心地回答。“坏人!”森明美伸手拧了一下他的胳膊,嗔道:“有心来接我,说话却这么不阴不阳的!啊,哼,说起来,好久没见你了呢!听说,越瑄住院那天晚上,叶婴是在你的房间过夜……”

        “听谁说的?”越璨斜睨她一眼。“谁说的都不重要,”森明美嘟嘴说,“我只要听你自己说!叶婴现在跟你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她会在你的房间过夜?为什么越瑄生病她连医院都不去?”油门猛加。车速顿时变得风驰电掣!越璨的脸冷下来。被致命飞车般的车速吓得?#25104;?#19968;白,森明美死死抓住上面的把手,半?#23614;?#32966;战心惊地回过神,眼圈变红,委屈地说:

        “璨,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没有不信?#25991;悖?#25105;只是……只是太害怕了……叶婴就像从哪个黑暗阴影里冒出来的怪物,她一下子就把越瑄迷得昏?#22346;?#33041;,我怕她再使出什么手段来迷住你……”

        “那你还让我去接近她。”车窗外光流迷离,越?#24598;?#31505;。?#21834;?#19968;时语塞,森明美陪?#21028;Γ?#35754;讪地撒娇说,“?#32654;玻?#25105;知道委屈你了。都是我不好,你专程来接我,我却找你的麻烦。都是我错,你原谅我吧,原谅我好不好。”说着,森明美讨好地用手轻抚越璨的手臂。越?#24598;?#20919;闪开。森明美心中顿时一凉,脸上的表情也开始尴尬,时至今日,越?#19981;?#26159;不?#19981;?#36319;她有略微亲昵一点的举止。“正在开车,注意安全。”皱眉,越?#24598;?#28982;说。森明美松了口气,继续笑容娇美,说:“后天就是亚洲时装大赛,我的参赛作品已经全部完成,琼安和廖修觉得我肯定能拿到冠军!”“是吗?”又一个转弯,越璨漫不经心地问,“会比叶婴的作品更出色吗?”

        “不要把我跟她相提并论,”声音里有极短的停顿,森明美不屑地说,“她不过是野鸡大学毕业的,前两次只是运气比较好,这次大赛比较的是真正的实力,?#20219;?#21644;她的作品一拿出来,大家就会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凤凰,什么是东施效颦的麻雀。”

        “东施效颦的麻雀……”越璨慢慢咀嚼这几个字。“叶婴的参赛作品也已经全部完成了吗?”森明美状若随意地问,“她用的是哪些模特?”从观后?#36947;?#25195;了她一眼,越璨说:“今天她进行了彩?#25319;!薄?#21734;?在哪里?秀导是谁?灯光师是谁?模特公司……”

        森明美难掩声音中的急?#23567;?#25343;出一份文件。“都在这里。”越璨将它扔进森明美怀里,似笑非笑地说:“知道你会很想知道,所以第一时间就拿来给你,结果却被你排揎一顿。”“啊!”紧紧抓住那份文件,森明美迫不及待地看起来,果然,里面有所有她想知道的内容,心中大喜,她恨不能抱住越璨狠狠亲一口!只是怕又被他闪开,她只得强压住欣喜,娇嗔地说:“璨,好爱你!我该怎么?#34892;?#20320;!”

        夜色的公路上,林宝坚尼如一道炫目的闪电。?#30340;冢?#36234;璨?#35835;?#19979;唇角,漠然说:

        “?#34103;?#25226;这次的冠军拿给我。”

        彩排结束。

        华丽的灯光一排排熄灭,音响安静下来,模特?#21595;?#25152;有的工作人员已经离开,乔治和翠西带着参赛的?#36335;怖?#24320;了,场内空?#21561;?#30340;,只剩下叶婴一个人。

        她将东西收拾好。

        坐在黑暗的观众席上,她?#36335;?#22312;等什么人,又?#36335;?#21482;是想独自一个人待会儿。孤零零的?#30333;櫻?#26012;斜长长,落在一阶阶的观众台阶,她?#31168;?#24819;起,很久很久之前,当她还是一个小女孩,父亲?#30475;?#22312;时装秀之前,都会有这样的彩?#25319;?p>

        时装不仅仅是穿在模特的身上。

        它还是一种情?#21834;?p>

        配合着灯光、音乐、节奏、?#21999;牛?#35753;一场时装秀,美轮美奂,华丽梦幻,令人沉迷,令人震?#22330;C看危?#24425;排时父亲在T台下指挥全场,小女孩的她就独自坐在观众席,静静看着一遍遍彩排,如同看着蔷薇在一点点绽放,最终绽放成华丽盛大的花海。

        她?#19981;?#37027;绚丽的灯光。

        ?#19981;?#37027;美妙的音乐。

        ?#19981;?#27169;特们美丽婀娜地款?#38454;?#20986;。

        ?#19981;?#29238;亲神情中的认真。

        ?#19981;?#24537;碌的父亲从T台旁偶一回首,?#21561;?#35266;众席她仍旧乖乖坐着时,眼底流露的慈爱笑意。

        走?#35282;?#36793;。

        她扳下灯光的开关。

        一排排灯光逐一亮起,簇簇光线炫目,华丽,瞬时将T台照射得光芒万丈。她迈上T台,缓?#38454;?#21521;前,两旁是黑暗中的观众席,空无一人。她?#36335;鸝吹?#29238;亲伸开双臂,有万千的掌声和欢呼,父亲?#24066;?#30528;,走向前,眼前是?#28872;?#22914;?#21595;?#33324;的闪光灯,父亲对着热烈的观众席深深鞠躬。

        这是设计师最荣耀的时刻。

        父亲对小女孩的她说,当一场秀结束,当设计师在模特们的簇拥下走上T台,伸出双臂,掌声和欢呼四起,对着激动兴奋的观众们深深鞠躬,这是身为设计师最荣耀的时刻。

        场边的门被拉开。

        华丽T台上,耀眼灯光下,叶婴怔怔站直身体,向门口处那道看不清轮廓的人影望去。很久很久之前,小女孩的她在父亲的时装秀结束后,偷跑到T台,学着父亲的模样,向空荡的观众席鞠躬致意。等焦急的父亲终于找到她,却只是笑着摸摸她的头,牵住她的手带她一起去参加盛大的庆祝酒会。

        人影越走越近。

        T台上,她?#21561;?#37027;人笑得彬彬有礼,一双?#19968;?#30524;却明媚得好像春水秋月。

        寂静的公路上。

        路灯明亮。

        一辆双座迈巴赫跑车呼啸而来,车身是极其娇艳欲滴的桃红色,车速如光如电。方向盘也是桃红色的真皮,在一双男人双手的掌握?#26657;?#20223;若媚眼如丝的美人。

        “怎么样,女神?我的新车漂亮吧?”扬起下?#20572;?#23380;衍庭的笑容?#26223;?#24471;意。“嗯,”叶婴淡淡点头,“幸好安全带还是黑色。”在桃红色的海洋?#26657;?#36830;纸巾盒都是桃红。孔衍庭扬声大笑,说:“女神,你真没情趣。”勾了勾唇角,叶婴望向车窗外。夜色已深,宽广的公路上车辆寥寥,孔衍庭兴奋地呼啸着超越每一辆车,速度快到令她有点心脏不适。“刚拿到的车?”“对!今天下午才拿到!这车果然不错,轻松就能上380迈!桃红色是为我专门定制的!很棒吧!”兴奋中的孔衍庭说,“怎么,有人告诉你吗?”?#23433;?#30340;。”就跟拿到新玩具的小孩子一样,完全不用猜。即使是在孔?#21916;?#37239;的家族争斗中脱颖而出,孔衍庭有时依然流露出某种属于孩童的稚气,这令她羡慕,只有被宠爱的人才有资格孩子气。

        “哈哈。”

        似乎颇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孔衍庭笑着说:

        “女神,彩排得如何?”

        “还好。”

        “能获胜吗?”

        “也许吧。”

        “至少能打败森明美吧?”

        ?#21834;?#20063;许吧。”颠簸飞驰的车速令她昏昏欲睡。

        “女神,拜?#24515;?#35748;真一点,这?#25991;?#21487;是代表我们寰宇参加,”一打方向盘,孔衍庭哀怨地说,“天知道,为了你,我是抗住了多大的压力,才没让我们自己的高级女?#21543;?#35745;?#21734;?#21442;赛。如果你不能拿到冠军,孔氏大把的人会?#26494;侠?#21507;掉我。所以,女神,就算为了我,也请你一定要加油再加油,好么?”

        “孔少,”叶婴笑了笑,“孔氏原本扔给你的就是烂摊子,你们的高级时装?#21734;?#38500;了?#33162;?#21508;路亲戚,一点用也没?#26657;?#22914;果参赛,那才是真的笑话,而你就是背黑锅的人。你既然相信我,让我为你出赛,就请一直相信我到?#20303;!?p>

        “哦?”孔衍庭笑着睨她,“我怎?#26149;?#20687;嗅到了阴谋的气息。”“哪有什么阴谋,”叶婴懒懒望向车窗外,“堂堂正正的比赛,就堂堂正正地赢,这样才能让所有人心服口服。”

        夜色空阔的公路上,一辆林宝坚尼自后面咆哮追来。“轰—”一声!超过桃红色的迈巴赫的瞬间,林宝坚尼内的两个人影如流光闪过,然后消失在道路前方,渐渐变成黑点。

        “cao!”

        孔衍庭低咒一声,猛地加速却已经来不及了,气得彪出一串粗话。叶婴将头后靠,闭上眼睛,窗外道路旁的树木在夜色中如同剪影,疲倦?#21487;侠矗?#19981;知不觉她的呼吸渐沉。

        深夜的谢氏集团大厦。二十六层办公室。摞得如小山高的文件已经基本处理完毕,咖啡也已经放凉,轮椅中的越瑄翻看谢?#25351;?#25165;拿过来的一份文件,里面的几组数据使得他眉心蹙起,沉声问:“41%?”“是的,”谢浦回答,“而且大少还在继续跟其他?#27490;?#20154;接触,今天中午大少约了华盛基金的周董吃饭。”?#21834;?#30693;道了。?#27604;?#25545;眉心,越瑄面色?#22253;住?#36825;是他出院的第一天。虽然医生极力?#30333;瑁?#35874;华菱也坚决不同意,但集团最近危急的?#38382;?#20351;他必须出来主持大局。自从越兆辉去世,谢老太爷年迈将公司放权,越璨暗中从未放弃过对集团控?#36843;?#30340;争夺。他很清楚,一旦越璨掌握董事会,等待母亲和他的结局将是什么。

        所以,当越璨提出那个交?#20303;?p>

        他同意了。

        那晚?#23376;?#28354;沱的玻璃花房,刺目的闪电,喧嚣的轰?#31069;?#37027;丛野性妖艳的绯红蔷薇后,即使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她的目光中的惊骇与失望,投落在他的侧背,比深夜中的大雨更加令他周身寒冷。

        她听到了多少。她是否?#20122;?#26970;他曾经都做过些什么。当他僵硬地控制着轮椅从那丛绯红色蔷薇花旁经过,雷电交加的雨声?#26657;?#22905;颤栗地向后退了一步,如同发觉他是有毒的东西,即使她手中正拿着为他遮雨避寒的雨伞和外?#20303;?p>

        “咳、咳。”胸腔中像是被冰冷的空气塞满,越瑄掩住唇畔,勉力压下汹涌的咳意,面色白得如湿透的栀子花瓣。办公室的落地窗外是深深的夜色,一轮明月挂在天?#21097;?#20182;长时间沉默着,直到谢浦又接了个电话后,低声向他?#24794;ā?p>

        叶婴醒来时,发现自己依旧在那辆桃红色的迈巴赫里。满眼的桃红让她微一?#31168;保?#24456;久很久以前,她的父亲也爱把她的房间布置得好像粉红色小公主的梦幻世界。其实她并没有那么?#19981;斗?#32418;,却从来没让父亲知道。

        车窗外有一轮明亮的月亮。她以为自己睡了很久,但仪表盘上的时间告诉她,她只睡了大约20?#31181;印!?#37266;了?”身边的车门被打开,孔衍庭探身进来,?#21561;?#22905;已醒来,颇有遗憾地说:“还以为上天终于眷顾我,能给我一个将女神公主抱的机会呢。”“谢了。”叶婴一笑,一双长腿踏出车?#25319;?p>

        深夜时分的空气清冽新鲜。

        面前是一栋灯火辉煌的公寓楼,孔衍庭和她一同走入。电梯行到18层,“叮咚”一声,电梯门打开,宽阔的?#30424;?#22788;,大型的落地插花,白色和紫色的花朵,带?#21028;?#40092;的露珠,美丽芬芳。

        落地窗外是壮观的江?#21834;?#28857;点星光,点点灯光,隔江?#22253;?#26159;另一片高层社区,她曾经与那个看似纯净如栀子花的男人在那里度过短暂美好的时光。再远一点,隐约可以望见谢氏集团的大厦,偶尔几间办公室,透出星?#21069;?#30340;灯光。

        “刷—”

        孔衍庭拿起遥控器,电动窗?#34987;?#32531;拉上。

        “女神,欢迎!”孔衍庭已经提前把她的行李放进卧室,此刻扮作殷勤的主人,带她参观每个房间。“这是厨房。”时尚前卫,干净明亮,一应俱全。“这是你的书房。”宽大的写字台,真皮转椅,全新的电脑,书架上甚至还?#24515;?#26377;样地放了一些时尚设计的书籍?#21448;尽!?#36825;是你的设计室。”宽大的工作台,各种专业工具,一个开放式的柜子上分门别类堆放着衣料和各种配料。“这是你的卧室。”宽大舒适的?#29627;感?#30340;床上用品,床头柜上摆着一只水晶花瓶,里面插满美丽的白玫瑰。“这是你的卫生间。”中央有一只浪漫的白色浴?#31069;?#39128;着如梦如幻的白纱。

        “还满意吗?”一双?#19968;?#30524;蕴满深情地望着她,孔衍庭说:“这白纱是我亲手为你挂上去的。”“嗯。”叶婴淡淡颌首,“只要请你再把这白纱摘掉,我就非常满意了。?#38381;?#22871;公寓是地中海风格的蓝白两色,简洁清爽,她还是?#19981;?#30340;。

        “ok!只要女神能满意,让我做什么都?#24278;尬?#39064;!”孔衍庭深情款款地说,“希望女神不要嫌弃这里简陋,可以一直住下去,”说着,他又打开一扇房门,“女神,这是我的房间。”

        这是一间次卧套房。

        里面的东西略有杂乱?#23548;罰?#20284;乎是刚从别的房间挪进来,还没完全收拾好,一些照片镜框放在地上。

        ?#21834;?p>

        叶婴挑了挑眉,看向他。

        “女神,我把我所有的一切都奉献给你,只求女神施舍一片小小的房间给我栖身。”骑士效忠般单手捂胸,孔衍庭深情款款地说,“我发?#27169;任?#20204;成功,我一定买一栋豪华庄园送给您,绝不会像今天这样委屈您跟我挤同一套公寓。”

        关上卧室的?#25319;?p>

        隐约可以听到孔衍庭在客厅里的脚步声,叶婴靠在门上,深深吸了一口气,再缓?#21644;?#20986;。她所有的东西被放在床尾的地毯上,行李箱、背包、还有那个墨绿色的画?#26657;?#30011;夹?#20384;?#21360;着一朵银色的蔷薇花,在灯光下盈盈闪闪。

        她将画夹?#32431;?#36807;去。

        再一脚将它踢进床?#20303;?p>

        冷冷望向窗外的那轮明月,她的心底也如同?#20107;?#20912;凉的月色,眼神淡漠,久久不动。

        谢越瑄。

        谢越璨。

        这个世界诺大?#34183;取?#22905;并非必须在他们两人之间做出选择。她不想成为任何人的筹码,也不想再去判断究竟什么是虚情什么是假意。

        亚洲高级时装大赛转眼?#21561;健?p>

        作为初选赛的韩国分赛区、?#24405;悠路?#36187;区、马来西亚分赛区的比赛已经如火如荼地展开,纸媒、电?#21360;?#32593;络铺天盖地涌?#26149;?#22810;相关新闻和?#26029;ⅰ?#39532;拉西亚赛区的选手们表现平平,韩国赛区的一?#24653;?#38160;设计师颇为引人瞩目,其朋克风格的设计作品引发热议,远在米兰的著名设计大师布朗先生表达出赞赏之意。

        日本分赛区的比赛将在最后一天举?#23567;?p>

        而中国分赛区的?#36203;?#23558;在今晚正?#22204;?#24320;帷幕!

        参赛的两大热门时?#21543;?#35745;师,森明美和叶婴,两人皆是美女设计师,又皆与谢氏集团的两位公子有错综?#19995;?#30340;情感纠葛,这次居然更是代表不同的公司参赛,弥漫着殊死绝杀的气息,早已被网络和各媒体炒作得人尽皆知,火热关注!

        于是今晚?#35828;?#24320;始的比赛不仅时尚圈万?#31181;?#30446;,娱乐圈也是群情激动,记者们早早就?#36164;?#22312;森明美和叶婴的住所外,发布24小时实时最新进展。网络上各大bbs论坛也?#36861;?#36319;帖?#33268;郟?#30041;言火爆!

        傍晚六点。

        在众多记者的包围?#26657;?#26862;明美走出居住的公寓大楼。记者们立刻冲上去,无数带着台标的话筒对向她,镜头中的森明美一袭嫩黄色裙装,衬得面容美丽娇嫩,气色非常好。记者们蜂拥着提问:“森小姐,您?#36234;?#26202;中国赛区的夺冠有把?#31456;穡俊薄?#26862;小姐,今晚您将携谁一起出场呢?是大少谢越璨,还是二少谢越瑄?”“听?#30340;?#21644;谢氏集?#21734;?#23569;旧情?#24904;跡?#26377;这回事吗?”“请问您怎么?#20848;?#21516;属谢氏集团的设计师叶婴小姐?”“森小姐,您的父?#20303;?p>

        打开红色法拉利的车门,森明美优雅地坐进驾驶位,半降下车窗,在摄像机镜头前,她含笑回答那些记者们:“今晚夺冠,我很有?#21028;模 ?#35828;完,红色法拉利潇洒地扬长而去,记者?#34103;?#21497;着,半晌忽然有记者醒悟般地望着?#34103;?#23576;而去的车影喊:“啊,这辆车,好像曾经是谢家大少的爱车啊!”

        而?#36164;?#22312;谢宅门口的记者们,等到了谢华菱出门,等到了大少出门,甚至?#21561;?#20102;鲜少露面的二少,但一直等到暮色低垂,也没见到另一个中国赛区夺冠热选叶婴。

        临江公寓楼下。风骚夺目的桃红色迈巴赫里,缓缓降下车窗,孔衍庭笑得面如春风?#19968;ǎ?#20182;朝刚刚自公寓?#30424;?#36208;出的叶婴吹声口哨:“嗨,女神,等你好久了哦!”手里拎着一个大大的背包,叶婴淡淡一笑,今天一天没见到孔衍庭的踪影,她还以为自己要打出租车过去。走到桃红迈巴赫车旁,她正要伸手拉开车?#25319;?p>

        “嘀—”随着鸣笛声,一辆黑色宾利缓缓驶来,越过桃红迈巴赫,恰恰停在迈巴赫的车前。“cao!”孔衍庭气得骂一声,那晚被林宝坚尼超车已经够憋火,现在居然宾利?#24598;?#27450;负他。推开车门,孔衍庭从里面迈出来,恼怒地猛敲那辆黑色宾利的车窗玻璃!叶婴漠然看着那辆熟悉的黑色宾利。除了?#25112;?#32972;包的手指,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暮色?#26657;?#40657;色宾利的车门打开。一双被黑色西裤完美包裹的男人修长双腿。夕阳如血。男人高大英挺,他的五官轮廓深刻鲜明,有种浓墨重彩的美,艳丽得近乎嚣?#25319;?#20182;目光暗烈,凝望向路边的叶婴,叶婴依旧漠然,她一转身,伸手拉开桃红迈巴赫的车门,坐了进去。

        ?#30340;冢?#22905;蓦然闭紧眼睛,手指绞紧背包的带子。

        “谢大少……”

        孔衍庭戏谑的声音断断续续传进来,她没有听,?#24598;?#24471;听。等心情平复下来,她发现孔衍庭似乎与越璨达成了什么交?#31069;?#31455;然开着那辆黑色宾利先离开了。

        血色的夕阳下。桃红色车门被打开,身旁的驾驶位一陷,男人身上弥漫着淡淡烟草味,充斥在叶婴的呼吸间。

        “失望吗?#38752;吹?#40657;色宾利里走出来的是我,而不是越瑄。?#32972;?#24324;般地说,越璨点火,桃红色迈巴赫如离弦之箭飞驰出去!

        叶婴沉默。

        半晌,她笑一笑:

        “是有点失望。”

        暴雨玻璃花房那夜之后,她以为自己再没出现在越瑄面前,越瑄至少?#19981;?#26469;问一下她,发生了什么。?#27426;?#27809;?#23567;?#38500;了最初的两天,谢平给她打过电话,让她到医院去看护越瑄。越瑄的?#20174;Γ?#23601;好像她从未在他的世界存在过。

        果然是有?#33108;?#30340;男人。既然已经被拆穿,就不再做无意义的解释和挽回。心中应该是释然,是轻松,是无所谓,?#27426;?#19981;得不承认,还有一股涩意,挥不去、咽不掉,?#31456;?#33853;的。

        ?#21561;?#22905;脸上的神情,越璨眼底一黯。他深吸口气。车速放缓下来,在他的掌控?#26657;?#26691;红迈巴赫开得舒适平缓。过了一会儿,?#30340;?#21709;起他?#33073;?#30340;声音:“我以为,知道了一切之后,你会远离他,会原谅我。”叶婴笑一笑:“是,?#19968;?#36828;离他,会原谅你。”双手一紧,越璨震?#36710;?#25197;头看她,迈巴赫顿时在道路上漂?#30130;?#22016;—!”,?#24742;?#32780;来的车辆尖叫着躲闪!稳住车身,越璨苦涩地望向前方路况,说:

        “你骗我。”

        “所以,又有什么意义呢?”叶婴还是一笑,“我说的话,你不相?#25319;?#20320;说的话,我也不相?#25319;?#36234;瑄演?#20960;?#28145;,你又何尝不是顶尖?#26263;?#30340;水准。”

        ?#21834;?#25105;?#29992;黄?#36807;你。”

        “是吗,”叶婴笑着说,“那你前天晚上去接森明美回家,跟她说了些什么??#25351;?#20102;她些什么?”

        越璨僵住。

        他难以置信地哑声说:

        “你……”

        她笑容淡然:

        “大少,我总不能一直做傻瓜。你站在森明美一边,还是站在我一边,那是你的自?#20254;?#25105;的事情,你想插手,还是不想插手,哪怕被你弄得我所有心血白费,那也是你的自由,是我自己实力不济。”

        心脏如同被冰?#22330;?p>

        一寸寸蔓延结上冰霜。

        在她淡然无所谓的笑容?#26657;?#36234;璨竟?#21561;?#20877;也无法出声。他心神?#31168;?#22320;开着车,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她喊了几声,才发现已经距离比赛的国展馆不远,被交换的黑色宾利正停在前面几?#29366;?#30340;路边,孔衍庭倚着车身朝这里挥手。

        “让我下车。”

        解开安全带,叶婴笑容里带上嘲弄:

        “否则记者更要关注咱们四人之间的爱恨情仇,没空关心今晚的比赛了。”

        沉默地将桃红迈巴赫在路边停稳,越璨伸臂为她打开车?#25319;?#25294;起背包,叶婴已经探出半个身子,想了想,又坐回来,似笑非笑地瞅向他,说:

        “如果想让我真的相信你,就用你的行动来表?#23613;!?p>

        越璨看着她。

        “我告诉过你的。”她笑容妩媚地凑过来,在他的脸颊蜻蜓点水地啄了一下,然后下车,甩上车门,头也不回地向孔衍庭走过去。

        作为亚洲高级时装大赛中国赛区的场馆,国展馆今晚格外华丽辉?#20572;?#20247;多的记者们簇拥在入口处,满目皆是摄像机、照相机、话筒的海洋,各家新闻转播车和来宾的无数名车更是?#20223;?#20572;车场。

        今晚一共有十位国内的新锐设计师参赛。

        跟以往的时装发布会不同。一般时装周是由设计师们自己决定时间,在一周的时间内选择各自?#19981;?#30340;地点举?#23567;?#32780;今晚,因为有比赛的性?#21097;?#25152;以全部集中在一起进行时?#21543;?#35745;作品的发布,并且每位设计师只发布一组共十套高级时?#21834;?p>

        十?#24653;?#38160;设计师的作品全部展示完毕后,由大赛组委会邀请的十位国?#25163;?#21517;设计师评判出哪位最有资格代表中国赛区,参加接下来的全亚洲的比赛。

        因此,今晚的时装发布还没开始,便已经弥漫出浓浓的硝烟味。

        傍晚六点钟左?#36965;?#21442;赛的新锐设计师们开始陆续到场,有的设计师盛装出席,排场很大,有的设计师则T恤仔裤穿得很随便,有的设计师很谦逊,说自己只是来学习,有的设计师很自信,声称自己有?#21028;?#25171;败获胜热门森明美和叶婴。快到晚上七点,叶婴出现了。连绵如光海的闪光灯?#26657;?#21494;婴拎一只巨大的背包,穿一件白色的?#24656;?#34924;衣,一条黑色长裤,黑色长发在?#38498;?#26463;成如丝如缎的马尾。她姿态从容,笑容很淡,妆容也很淡,幽黑的双瞳犹如最漆黑的深夜,再加上淡色的双唇,整个人优?#25319;?#20919;峻、有种颇有距离的专业?#23567;?p>

        与她并肩而来的是孔氏集团的小公子孔衍庭。孔衍庭穿着一身华丽的烙有花纹的礼服西装,他边走边?#22253;?#22260;而来的记者们挥手,一双?#19968;?#30524;笑得如春风流淌。记者们激动地?#36861;?#21457;问:“叶小姐,您今晚要发布的设计作品是什么主题?”“叶小姐,为什么陪您一同出席的是孔衍庭,而不是您的未婚夫谢越瑄?”“叶小姐,您认为您和森明美之间谁胜出的几率更大?”“叶小姐……”面前无数话?#29627;?#27599;个话筒上都有各?#27835;?#39068;六色的台标,在亮如白昼的摄像灯光下,叶婴淡然一笑,边走边回答记者们说:“今晚,我要发布的设计作品的主题是……”

        “哗——!”

        突然,有记者一转头,惊呼出声,更多的记者们循声望去,震撼惊呆之情溢于言表!几乎没有记者再留意叶婴正在说什么,大部分记者已经朝那里冲去,只有少数几个记者还留在叶婴周围,面色古怪地向她投去同情的目光。

        挑了挑眉。叶婴慢慢转身,也看向那突然间犹如巨星来临的阵仗。

        果然。

        那是比巨星还要巨星的出场。

        ?#36335;?#26159;掐好了时间,比叶婴稍晚几步入场的,是一袭鲜红色曳地长裙的森明美!炫目的灯光?#26657;?#26862;明美盛妆而来,白嫩的肌肤在鲜红色长裙的映衬下,美得娇艳欲滴,她笑容灿烂明?#27169;路?#27491;热恋中的女人。

        但记者们蜂拥过来。并不仅仅是因为森明美本人。更是因为此刻陪同森明美出席的那两个男人!森明美的左手边—高大挺岳的男人,五官浓丽,气?#22763;?#37326;不羁,正是目前谢氏集团的实?#25910;?#33333;人、经常出现在财经类新闻里的谢氏集团大公子,谢越璨。森明美的右手边—一辆电动轮椅,轮椅里是一位清峻的男子,膝上盖着一条格纹毛毯。他的面容略有?#22253;祝?#20294;异常清丽,如同星光下开满白色蔷薇花的古老城堡?#26012;?#19990;而居的贵族。有记者并不认得这位男子是谁,?#21592;?#30340;记者低声告知,于?#34103;?#21628;声四起!

        谢氏集团的二公子。

        谢越瑄!

        神秘而?#20599;?#30340;?#27426;?#20844;子,从不在媒体前露面的?#27426;?#20844;子,居然因为森明美今晚的参赛,而主动现身为她加油打气!

        “森小姐,今晚有谢氏两位公子一同陪您出场,真是盛况空前,请问到底谁是您的真命天子呢?”

        “森小姐,您有什么话想对叶婴小姐说吗?”

        “森小姐……”

        “森小姐……”

        “森小姐……”

        真是比狗血还狗血的场面!

        现场的记者们群情激动!

        森明美曾经与谢氏的嫡系公?#26377;欢?#20844;子订婚,后又在?#27426;?#20844;子车祸重伤?#34987;?#26102;,与他解除婚约,同谢大公子?#21972;擔?#36825;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而?#27426;?#20844;子最落魄时,名不见经传的叶婴横空出世,成为?#27426;?#20844;子的新任未婚妻,?#38647;?#20102;森明美的风头。

        但现在。

        在前任、现任未婚妻激烈角逐的今晚,?#27426;?#20844;子却选择陪同在前未婚妻森明美身边!难道真的旧情?#24904;?#20102;吗?还是说,叶婴一直不过是?#27426;?#20844;子的备胎,?#27426;?#20844;子的真爱始终是森明美。

        而森明美的现?#25991;?#21451;谢大公?#26377;?#36234;璨也同时出现,这是争风吃?#31069;?#35201;展开双雄夺美的剧情吗?!

        一边是森明美满脸的灿烂笑容,她左手挽着帅气的谢大公子,右手陪着清峻的?#27426;?#20844;子,?#36335;?#23047;贵公主般被男人们宠爱着,甜蜜矜持,被记者们热烈包围。

        而另一边是被记者们冷落的叶婴。

        现场组委会的工作人员不禁对叶婴生出几分同情,走过去,轻声说:“叶小姐,请跟我来。”

        即使她的视线望过去,轮椅中的越瑄也从始至终没有看过她一眼,叶婴自嘲地笑了笑,将指间的黑色钻石扭过去,掌心一阵刺痛!

        “叶小姐,您的未婚夫?#27426;?#20844;子选择陪伴森明美小姐,为森明美小姐加油打气,您有什么感想?会影响今晚你的比赛吗?”一位记者匆匆追过来,话筒对?#23478;?#23156;。

        孔衍庭哈哈一笑。

        他伸臂搂住叶婴的肩膀,笑眯眯地对记者说:“我的感想是,谢天谢地!我终于可以?#38750;?#25105;挚爱的女神叶婴小姐了!”

        ?#24187;?#20307;记者?#24378;?#28909;包围的中心,森明美眼角余光扫到风流倜傥的孔衍庭拥着叶婴随工作人员离开,心里冷哼了一声。不过,跟她身边的越璨和越瑄比起来,那孔衍庭完全不够看。

        麻雀就是麻雀。

        自不量力。

        自取灭亡。

        今晚,她就要让叶婴彻底无法翻身!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 影视文学作品
  •   ● 盗墓小说大全
  •   ● 鬼?#36866;?#22823;全
  •   ● 经典官场小说
  •   ● 职场专题小说
  •   ● 历?#28843;当?#23572;文学奖作者作品
  •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 商战小说合集
  •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 传记纪实作品
  •   ● 侦探推理小说
  •   ● 仙侠修真小说
  •   ● 历史·军事小说
  •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  系列作品小说
  •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 后宫甄嬛传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 小时代全集在线阅读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说
  •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
  •  热门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华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张?#28872;?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28872;?#22366;作品集
  •   ● 严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晓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
  • 甘肃快3走势
    <menuitem id="5gu68"></menuitem>
  • <dl id="5gu68"><ins id="5gu68"></ins></dl>
    <li id="5gu68"></li>
    <li id="5gu68"><ins id="5gu68"></ins></li>
    <sup id="5gu68"><menu id="5gu68"></menu></sup>
    <menuitem id="5gu68"></menuitem>
  • <dl id="5gu68"><ins id="5gu68"></ins></dl>
    <li id="5gu68"></li>
    <li id="5gu68"><ins id="5gu68"></ins></li>
    <sup id="5gu68"><menu id="5gu68"></menu></sup>
    刀剑幸运日 朱骏利物浦 福建31选7开奖查询 君临天下之逐鹿三国擎天柱版本下载 法兰克福有什么值得买 下载云南快乐10分开奖 北京纽伦堡飞机 梦幻诛仙官网 寻仙手游掌电法师攻略 巴黎圣日耳曼20赛季球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