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5gu68"></menuitem>
  • <dl id="5gu68"><ins id="5gu68"></ins></dl>
    <li id="5gu68"></li>
    <li id="5gu68"><ins id="5gu68"></ins></li>
    <sup id="5gu68"><menu id="5gu68"></menu></sup>
    努努书坊 > 《第一夜的蔷薇2:逆光》->正文

    第一夜的蔷薇2:逆光 第九章
    作者: 明晓溪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他仿佛竟是在享受这一刻,享受着她的崩溃,享受着她终于肯面对着鲜血淋漓的现实。

        一道道锯齿状的闪电!

        惨白的光芒!

        亮得狰狞,?#34183;?#20196;人眩晕,仿佛声嘶力竭着要将黑夜撕裂成碎片!轰隆隆的雷声伴随着那疯狂的态势!而绝望眩晕的光亮只能维持几瞬,密不透风的黑暗继续将世界笼罩。

        白色的浴缸里。

        水哗哗地漫出来,弥漫着白色热腾的水汽,漆黑的长发如水草般自水面下四面八方漂浮?#20384;矗?#38548;着半尺的水波,幽黑的睫毛在剧烈颤抖,她紧闭双眼,水下的面容有种近乎崩溃的狂乱!

        越璨坐在氤氲的浴缸边。

        他眼神暗烈。

        望着浴缸中的她。

        他仿佛竟是在享受这一刻,享受着她的崩溃,享受着她终于肯面对着鲜血淋漓的现实,享受着她胸口或许正在撕裂的疼痛!

        “哗—”

        双手握紧浴缸边缘,她猛地从水中坐起,水花四溅!湿透的胸口剧烈起伏着,她死死盯住他,眼神如同鬼火般明亮,冷然说:

        “是你设好的局,?#22253;傘!?#21542;则,怎么会那么巧,有声响将她从睡梦中惊?#30505;?#24341;她一路去向玻璃花房,又那么巧让她听到两人的对话。越璨挑眉一笑,伸手拭去她眉毛上的水珠。“聪明的小蔷薇。”猛地挥掉他的手,叶婴唇角一勾,冷笑:“辛苦你了,这么煞费苦心。?#34180;?#21542;则,你又怎么会相信呢?你的眼睛、你的耳朵全都?#24187;?#34109;了!”越璨不?#26197;?#24548;,扯过一条浴巾,包住她湿漉漉的长发,像对待婴儿一样细心地为她擦揉,“在你的心里,越瑄是纯白的天使,要让你明白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只有让你亲眼看到、亲耳听到。”

        温暖的水波。氤氲的热气?#23567;?#21767;角的讥讽如同凝固住,有股冰冷从她的骨缝里沁出来,良久,她木然说:“这么说,?#22812;?#28982;只不过是筹码。”

        “越瑄知道你是谁!”

        越璨眼底尽是阴?#29627;?p>

        ?#26263;?#24180;,?#20197;?#32463;把你指给他看,所以从一开始,他就知道你是谁!他是像冰山一样清冷寡欲的人,你?#26197;?#20973;你那些刻意接近的招数,就能够吸引得到他?是因为他早就知道我跟你之间的关系,才会将计就计,把你带进谢家!你出车祸的那天,在医院里,他已经对我亲口承认了,他早就知道你是谁!?#34180;?#20320;这个笨蛋!”越璨沉痛地低喊,?#21834;?#20320;只是他用来威胁我的手段而?#30505; ?p>

        从一开始,越瑄就知道她是谁。

        她?#26197;?#26159;因为画夹上那朵银色的蔷薇花,或者更早,是因为小女孩的她用树枝在花丛旁画下的那片花海。因为那一段段宛如月光般纯白的记忆,她将他亦描绘成一个纯白的美好男子。

        被花枝的棘刺扎透。她的心底痛出血痕斑斑。不。她无法相信。她无法相信她只是他用来威胁越璨的手段,无法相信她只是他用来与越璨进行交易的筹码!那如栀子花般的纯净,那些温和的眼神和笑容,那些清淡却缠绵入骨的亲吻……

        看到她?#22253;?#38754;庞上浮起的那两朵诡异的红晕,越璨?#31181;?#30340;浴巾一缕缕?#39318;?#22905;湿亮的长发,慢声说:“你还是不相信,对吗??#34180;?#36825;几年,我?#37027;?#25910;购谢氏的?#29022;藎?#20221;额已经足以影响到越瑄在集团地位。越瑄察觉到之后,就开始向我示弱,就连我把森明?#26469;?#20182;身边?#38647;擼?#20182;也一言不发。他明里向我传达善意,暗中却不择手段想要把?#29022;?#20877;?#31456;?#22238;去。”

        “法国的那场车祸,所有人都认为是我做的。”越?#24598;?#31505;,“其实,那只不过是一场越瑄自导自演的苦肉计。他想用这场车祸使股东们认为我心狠手辣不适合掌舵谢氏,好趁机将其他?#29022;菔章!?上В?#36710;祸的?#36153;?#22823;了,他重?#30636;?#28857;?#34987;荊?#32929;东们害怕他身体状况恶化,?#29022;?#21453;而更加集中到我的?#31181;小!?p>

        浴缸?#23567;?p>

        她沉默不语。

        “原本我打算在下个月的股东大会上,宣布董事会股权比例的变更,我将取代越瑄出任董事会主席。于是,越瑄宣布,他将和你在下个月结婚。”眼底痛楚而嘲弄,越璨声音沙哑,“他?#26790;已?#25321;,是要谢氏,还是要你。他开出的条件,你刚才也听到了。”

        脑中一片木然。

        她浑浑噩噩。

        无法思考。

        “我明白,”越璨嘲弄地一笑,“我也曾经跟你一样,?#19981;?#36234;瑄,相信越瑄,觉得哪怕整个世界都变得黑暗,越瑄依然会是一道明亮善良的白光。”

        “第一次看到他,他坐在轮椅里。”

        陷入回忆中的越璨,声音暗哑:

        “那么清秀的一个男孩子,学习好,有礼?#29627;?#21364;因为早产从小就身体孱弱,无法像普通男生那样进行室外活动,甚?#20142;?#20307;育课都不能上。血缘是很奇妙的事情。知道他是我的弟弟那一瞬间,我就对他产生了强烈的同情和怜惜。”

        “我觉得愧对他。因为身体不好,从小到大他被很多孩子嘲笑,我是他的哥哥,我应该把那些欺负他的孩子全都揍趴下!而我……我完全不知道还有这个弟弟,我从来没有照顾过他,没有保护过他。”

        她的睫毛颤动了一下。

        是的,她还记得。

        那段日子,除?#25749;?#22905;在一起,其他时间他都尽可能多地去陪他的弟弟。好几次,他踌躇满志想要将他的弟弟介绍给她,说她一定会?#19981;?#20182;的弟弟,他的弟弟是个很善良很懂事很可爱的男孩子。

        那时候的她是阴暗叛逆的少女。

        她的世界很狭窄,并不想容纳更多的人。当她拒绝?#40092;?#20182;弟弟,他神情中的失落清晰如昨日。

        “我带他?#20302;?#36867;课去打游戏,去K厅唱歌,去游乐场,去吃路边摊,去打篮球,去钓鱼,去喝酒,”越璨笑了笑,“有一次,?#19968;雇低?#24102;他去酒吧,教他怎么追女孩子。现在想起来,他应?#35980;?#19981;?#19981;?#25105;带他去做这些事情。可他从不拒绝我。酒吧那次,他很尴尬,窘得夺门而逃。路边摊吃炸鸡,又吹?#27515;?#39118;,他病了一个多?#38534;?#20294;只要我一个电话,他就会出来,就像……”

        越璨眼神渐空。

        ?#21834;?#23601;像他是这世上最乖巧最听话的弟弟,而我这个来路不明的野孩子,是被他发?#38405;?#24515;崇拜敬爱的哥哥。他看起来那么纯良……那么温和……”

        浴缸里的水渐渐变凉。

        ?#31181;?#30340;浴巾机械地继续擦拭她的长发,越璨的眼神越来越空,仿佛穿透她,空洞地看向很久很久以前的时光。那段时光恍若曾经是金灿灿,美丽幸福得令人只能轻轻呼吸。?#21834;?#25152;以,?#34109;頤蔷?#23450;逃离的时候。?#34109;?#35201;带着你,?#36879;盖住?#27597;亲一起离开这里的时候,我对他充满罪恶?#23567;?p>

        回忆停在这里。

        然后。

        临走前的那个清晨。

        约在那个每晚等候她放学的?#31181;行?#22369;上,空气弥漫着白色的雾气,他终于告诉了轮椅中的弟弟,他不想没有告别就离去。

        轮椅?#23567;?#24351;弟震惊地仰起?#22330;?#20182;蹲在弟弟的轮?#21563;埃?#20030;起手向弟弟发誓!过几年他一定会回来!他一定会来找他!会像现在一样常常来陪他!?#21834;?#32039;?#31456;?#26885;,弟弟?#22253;?#30528;脸,如同?#31181;?#39128;渺的白雾,身体颤抖得仿佛正一寸寸碎开。无论他怎么保证,无论他反复保证,弟弟痛苦绝望的眼神像一根针,深深刺入他当时内疚的心?#20303;?p>

        “不要告诉任何人!”最后,他紧紧地叮嘱弟弟。弟弟失神地望着他。同以往?#30475;?#36867;课一样,弟弟给了他保守秘密的?#20449;怠?p>

        他也相信弟弟,相信弟弟即使再痛苦,也不会背叛他,那是一个纯良如天使的孩子。

        “然后,就到了那天晚上……”

        那个初夏的夜晚,她家窗下的小巷,斜斜长长,在四起的暮色?#26657;?#20687;一个幽长甜蜜的梦。少年的他早早便来到了小巷的拐角,藏在一个废弃的窄门口,激动地抬头望向她的窗口。

        那是老旧的木窗。

        一圈斑驳的褐色窗台上,是她满满种下的白色蔷薇。天色渐黑,暮色中飘起了细雨,绿色的枝叶在细细的雨?#24656;谢?#24555;地舒展,枝?#37117;?#20431;立着满满的白色花苞,一层层的花苞,在晶莹的细雨里,如同下一秒钟就会绽放。

        细雨?#23567;?p>

        望着她的窗台,他心跳突突,浑身的血液滚?#30251;继冢?p>

        再过一个多小?#20445;?#22905;就将带着行李,带着她的母亲,和他一起,和他家一起,离开这里!远方的国度里,他已为她准备好了一个蔷薇花园,在玻璃?#36335;?#37324;种满各个品种的蔷薇花,可以一年四季都开出美丽绚烂的花海。他和她将会永远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街灯一盏一盏亮起。

        那扇种满白色蔷薇花的窗户是打开的,暖黄色的光线从里面透出来。透明细密的雨?#24656;校?#20182;越来越紧张,仰首望着,想象屋内的她正在做些什么。

        她已经吃完饭了吗?

        是不是正在收拾行李?她和她母亲的护照在他这里,她只要带好随身的?#36335;?#23601;好,不,她的?#36335;?#20182;也有帮她准备了一些,她只要带上她母亲日常的药就可以了!

        心跳如鼓!

        她知道……

        他现在就在她的窗下吗?

        如果她可以探首出来望一眼,他就可以在巷子的拐角处伸臂向她挥手!或许她可以早一点出发,反正什么都已经准备好了!心跳得像要蹦出来!他紧张地翘首站在她的窗下,从未觉得时间过得如?#22070;?#24930;,仿佛每一秒钟都如慢?#20302;?#19968;样漫长。霏霏的细雨?#26657;?#23569;年的他可以看到窗台?#29616;?#37325;叠叠的花苞们,绿色的花萼已经开始悠悠舒展,而美丽洁白的花苞,一点点,一分分,一片片,一瓣瓣,簇拥着,簌簌地,轻盈地,在透明晶莹的雨?#24656;谢?#32531;绽开……

        所?#32536;?#38899;乐响起的时候。少年的他最初竟?#26197;?#37027;是来自他心底的歌。而音乐声越来越急。越来越响!越来越紧迫!只得低下头,他从裤?#36947;?#25487;出?#21482;?#22812;色昏暗?#26657;?#31751;新的?#21482;?#23631;幕上跳跃着一个来电号码。?#21482;?#26159;弟弟今天刚刚?#36879;?#20182;的,里面?#19981;?#21482;有唯一一个号码。“越瑄?”刚接通电话,少年的他突然欣喜地看到雨中那白色蔷薇花的窗口映出她的身影,她正朝窗边走来……

        窗外雷雨交加。

        一道道惨白的闪电恍如要将万物撕?#30505;?p>

        声音嘶哑无声,讲述僵硬地断在这里,深夜的漆黑和闪电的?#22253;?#24187;灯片般?#25381;?#22312;越璨的脸上,他已然整个人被拖拽入往事的黑洞?#26657;?p>

        “那晚……?#36454;?#28982;望着窗外深夜的雷雨闪电,不知过了多久,她听到他的声音干涩低哑:?#21834;?#25105;的母亲也死了。”

        震惊地抬头。

        她心中惊骇?#34183;齲?p>

        依旧坐在浴缸边缘,窒息般的漆黑阴?#21543;?#28145;笼罩住越璨的全身。“我的母?#20303;?#22312;那一晚……也死了。”?#31181;?#22797;了一遍。嘶哑的声音,仿佛终于撕开那干涸已久的伤口。很?#24357;?#21069;,鲜血尚未来得及流出,便已被封存。汩汩的血,在?#22253;?#30340;伤口之下腐败发臭。于是扭曲,仇恨,从血腥里生出罪恶的花。

        此刻。将已腐臭的伤口扒开。鲜血早已暗黑。凝固。虽然不可能得到她的谅解,他却终于从窒息的深渊里喘出一口气!是他,将一切搞砸。是年少轻信的他,将离开的消息告诉了越瑄,而越瑄,将这些告诉了谢华菱!

        “那晚,知道父亲将要带着母亲和我离开,谢华菱勃然大怒。越瑄把我家的地址也告诉了谢华菱,于是谢华菱带人闯到我家。”应该是大?#35834;的?#27425;,他将吃坏了?#20146;?#30340;越瑄带回他家。就是那?#20445;?#36234;瑄知道了他家的地址。

        他的?#31181;?#27515;死握紧。

        “那时候,家里只有我母亲一个人……”

        雨丝?#36861;傘?p>

        小巷拐角处,少年的他难以置信地听到从?#21482;?#37027;端传来的越瑄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声线,他无法理解自己听到了什么!

        呆怔着。不?#27934;?#30340;窗台正在绽放着美丽的蔷薇花。温暖的灯光透出来。一仰首。他便可以看到他的幸福。

        雨中的小巷雾气四起,路面积了水,少年的他疯狂往家的方向跑!一盏盏昏暗的街灯,夜色如魅影,路上没有车辆,没有行人,脚下不住打滑,他拼命飞奔,?#25345;?#33707;名的不详预感将他的心脏死死攫紧!

        母亲柔弱善良。

        就算当年是谢老太爷强逼着拆散了她?#36879;?#20146;,她孤苦无依地生下他,?#38647;越?#20182;抚养长大,对父亲也没有任何怨言。同父亲重逢后,她?#20004;?#22312;幸福?#26657;?#21453;而开始觉得不?#29627;?#24320;始觉得愧对谢华菱和另外那个孩子。

        有几次,母亲不安地问他,她这样跟着父亲,使得父亲想要离开那个家,会不会是不道德的。他回答母亲说,那是父亲的决定,如果父亲在那个家里不幸福,?#27604;?#26377;重新选择的权利。

        他对谢华菱任?#22253;响?#30340;名声早有耳闻。至少,越瑄从小就体弱多病,跟谢华菱疏于照顾肯定脱不了关系。这样的女人,连自己的儿子都漫不经心,又怎么可能留住?#29022;?#30340;心。

        少年的他在雨雾的街道上狂奔!

        为什么!

        原本已经准备就绪,突然间一切变得混乱!谢华菱知道了,那父亲还能走得成吗?蔷薇还在?#20154;?#20182;的母亲,他柔弱的母亲,此刻是否已经在面对谢华菱的怒火?她能承受得住吗?

        为什么,为什么越瑄会告密!

        为什么—!

        不知将会发生什么的恐惧,白茫茫的雨雾,伸手不见五指的尽头,心脏仿佛要迸裂的奔跑,那种恐慌,那种害?#38534;?p>

        ?#21834;?#31561;我赶回去的时候,”越璨闭上眼睛,“母亲被人从高高的楼梯推下去,地上一大滩血。终于等到?#28982;?#36710;,母亲已经不?#36763;恕?#22905;的?#25345;?#24471;很高,上面是被打得青紫的巴掌印,鲜血从她的嘴角涌出来,一股股的,像溪流一样,她甚至?#35805;?#27861;再跟我说一句话,就死了。”

        看着浴缸边表情木然的他。

        叶婴心脏紧缩!

        她从没?#27698;?#31455;然会是这样!

        窗外是冰凉的雨,骤明骤暗的闪电,他的声音呆?#25512;?#26495;:

        “警察说我母亲是自己意外?#23396;ィ?#25226;谢华菱从警局放走了,我闯进谢家想要让她为我母亲偿命,却被抓进警察局,关了十五天。再后来,我被谢家的保镖押送到了意大利一所管理异常?#32454;?#30340;私立学校,护照被收走,所有身份的证明也都?#25381;小?#20687;在监狱一样,我与世隔绝地在那里呆了一年后,才知?#28291;?#29238;亲在我的母亲去世后的第六个月,也去世了。而你的消息,我得到的更晚。”

        轰轰的雷声渐渐走远。屋内漆黑一片。揪紧裹缠在身上的白色浴巾,叶婴默默望着阴影中的越璨,良久,她僵硬地说:“这些,你应该早点告诉我。”越璨似乎?#35835;?#19979;唇角:“告诉你,让你?#38378;?#25105;?或是求你原谅我?呵。我告诉你,只是想让你明白,越瑄是多么‘聪明’的一个人。他可以用很长时间来伪装,伪装得纯良无害,伪装得让你放下心?#28291;?#32780;当你开始信任他,他不动声色的一句话就可?#36234;?#20320;出卖,将你毁灭。”

        打个寒战。

        她的嘴唇渐渐发白。

        窗户是打开的。肆虐的大雨被风?#21040;?#26469;,冰?#21246;?#39592;,窗外的蔷薇枝叶在雨中狂乱地摇晃,膝盖上的毯子已经?#25381;?#27700;打得湿透。宽大的双人床上空?#21561;?#30340;。

        越瑄?#38647;?#22352;在轮椅里。

        没有闪电,没有雷声,深夜里只剩下滂沱的大雨。浑身湿透,背脊?#25163;保?#36234;瑄望着那雨中萧瑟的蔷薇。没有脚步声,没有她来,他等?#25749;?#20037;很久,神情里渐渐有一抹惨白的笑意。

        这晚,叶婴没有回去。

        她留在了越璨的卧室。

        一张大?#29627;?#40657;色真丝的薄被里,越璨躺在左边,她躺在右边。夜色漆黑,窗外的雨像是永不会停止,她睁着眼睛,没有表情地望向天花板。她没有睡,越?#24808;?#27809;有睡。

        半夜两点左?#25671;?p>

        屋外的走廊上突然一阵慌乱,很多急匆匆的脚步声向越瑄房间的方向跑去。黑?#36947;錚?#36234;璨自枕上侧过?#25151;?#22905;。她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将目光从天花板收回,闭上眼睛。

        不一会儿。

        ?#26412;?#36710;尖锐地鸣叫着冲进谢宅!

        “二少!二少—”

        “快—”

        “小心!”

        走廊上的声音纷乱惊慌,房间里,她躺在黑色真丝薄被下,眼睛闭着,嘴唇抿成一线,就像已经睡着了。久久地望着她,越璨心中说不出的滋?#21486;?#20687;被一柄透着凉意的匕首慢慢划过。

        真是狠心的女人。

        对他心狠。

        对越瑄亦是如此。

        她睡容安?#29627;?#21628;吸很轻,黑漆漆的睫毛遮住那双美丽的眼睛,一瞬不瞬。半撑起身体,越璨怔怔看着她,伸出?#31181;福?#36731;轻碰向夜色中她额角那道淡白色细长的疤痕。

        她翻个身。

        留他的?#31181;?#20572;在半空。

        背对着他,她蜷起身体继续睡去。

        第二天。

        叶婴如常踏入设计室。

        看到她,翠西震惊不?#30505;?#25112;战兢兢不知所措地跑过来。“叶小姐,你、你怎么来了?昨天晚上二少不是……不是……”昨晚半夜,二少被?#26412;?#36710;送进医院,听说病情危重,甚至一度报?#30636;?#21361;。因为二少是谢氏集团的法定继承人,集团的高层们连夜开会,紧急讨论万一出现意外情况的应对方?#28014;?#25152;以叶小姐现在不是应?#20040;?#27493;不离地守在医院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据她所知,集团几乎所有的高层现在都暂停了手头的工作,时刻关注二少的病情,谢副总和森小姐也在医院还没回来。

        ?#26263;?#22269;伦布兰的衣料到了吗??#23849;?#20919;打断翠西的话,叶婴在设计桌?#30333;?#19979;,打开抽屉,拿出里面的设计稿。?#21834;?#36824;、还没。?#34180;?#35753;人去催一下,最晚后天一定要到。”亚洲高级时装大赛还剩一周就要开幕,虽然参赛的作品已经全?#24656;?#20316;完毕,但她几天前见到的这种质?#32454;?#20026;硬挺一些的衣料,也许制作出来效果会更出色,她打算试一下。翠西已经离开。深坐在转椅里,叶婴翻开?#31181;?#30340;设计稿,一页一页,她垂目看着,这些都是她这段时间的心血。她将用它们打败森明美。呵,她淡淡勾起唇角,森明?#26469;?#26469;都不是问题。?#30475;紊撕?#22905;的。都是她的依赖和轻信。所以,六年前越璨的失约,使她失去母亲,进入监牢。而六年后的现在……

        默默闭上眼睛。

        其实,这并不算什么,不是吗?她并没有真的损失什么。她原本也?#30171;?#31639;利用越瑄,进?#27698;?#35874;氏的核心。她做到了。她企图利用别人,反而被别人利用,这很公平。

        睫毛轻颤。她闭目长长吸了口气。心底冰冷闪烁的痛意,不过是因为痛悔自己轻忽大意,从六年前,她的心就已经冻硬成石。

        医院。加护病房。经过兵荒马乱的一夜,医生打入高?#20142;?#30340;镇?#26149;?#23433;眠剂,被疼痛折磨得几?#20301;?#21413;的越瑄终于陷入昏睡。然而,面色?#22253;祝?#39069;角沁出细汗,昏睡中忽急忽沉的呼吸,显示着昏睡中的越瑄依旧是在痛楚里。

        谢华菱紧握住儿子的手。

        一夜未眠,脸上的皱纹出?#26149;?#20960;根,谢华菱仿佛一下子?#29421;撕?#20960;岁。望着病床上的越瑄,谢华菱惊觉时光竟然消逝得如?#19997;臁?p>

        这个儿子出生的时候,她和越兆辉的婚姻已经是一个僵局。父亲的公司越来越离不开越兆辉,越兆辉或是待在公司,或是在外应酬,在家的时间可以忽略不计。越兆辉不爱她,她最初吵过、闹过,后来也就麻木了,越兆辉并不在意她在外面乱玩,她也渐渐把越兆辉这个?#29022;?#24403;成摆设。只要越兆?#38405;?#32473;公司挣钱,能让她在朋友们面前越来越有面子就?#23567;?p>

        越瑄出生,她坐了一个月的月子,然后就又?#21051;?#20986;去happy。她是?#19981;?#36825;个儿子的,儿子漂亮,聪明,听话,学习好,带出去很有面子。她也觉得自己是个还不错的妈妈,儿子身体不好,她特地请了医生和营养师照顾儿子。?#32423;?#26377;时间,她?#19981;?#21040;儿子的房间逗逗儿子,亲亲儿子,所以她觉得?#32568;?#24863;情还是挺好的。

        直到有一天,她发现儿子已经长大了。不爱说话,内向,虽然很懂?#25314;?#24456;有教养,但是她完全不了解儿子在想什么。

        “嘀、嘀。”

        心电监护器发出规律的声音,看着儿子昏睡中?#22253;?#34394;弱的面容,谢华菱心痛不已。女人啊,总是等到老了,才明白这世界上一切都是浮云,只有儿子才是最可依靠的,最应珍惜的。

        “瑄瑄……”

        喊着这个六岁后就没有再用过的儿子小名,谢华菱眼角潮湿,她用手抚了抚儿子被冷汗痛湿的黑发。过了一会儿,谢华菱站起来,整理好?#36335;?#31034;意病房里的特护仔细看着儿子,打开病房门走了出去。

        “太太!”

        “夫人!”

        一打开门,守在病房门口的谢平和谢?#33267;?#21051;迎过来。板着面容,谢华菱嗯了声,这两人从小跟着儿子,忠心耿耿,昨晚也是谢平第一个发现越瑄情况不对,喊了?#26412;?#36710;。?#26696;?#24635;,情况还好吗?”走廊上谢氏集团的几个高层老总也急忙走过来问。“还好。”回答着,谢华菱看到在走廊上待了一夜的森明美正紧张地站起来,面容憔?#29627;?#30524;睛里满是关心。面色阴沉,谢华菱扫视了一遍整个医院走廊,除了面前这些人?#36879;涸?#25106;严整层楼的保镖们,没有别的人影。

        “叶婴呢?”

        谢华菱的?#25104;?#24456;难看,?#24066;黄?#35828;:

        “她怎么还不过来?!”

        谢平的手半垂着,?#21482;?#23631;幕还在亮,隐约可看到上面长长一串未打通的电话记录都是同一个名字,他面?#34183;?#24773;地说:“叶小姐的电话关机,联系不上。”从昨晚二少发病,他就再没见过叶小姐。叶小姐的电?#30333;?#21021;还可以打通,他把二少所在的医院和病房告诉她,?#26197;?#22905;会立刻?#20384;礎?#20037;候不到,?#20154;?#20877;打电话,叶小姐的电话竟关机了!他考虑过叶小姐是不是出了意外。但手下的人报过来的是,叶小姐昨晚在大少房间过夜,叶小姐吃了早饭,叶小姐去了公司,叶小姐去了设计室,叶小姐去?#30636;?#24211;……

        “你让人去找了?#25381;校浚?#36825;么大的?#25314;?#22905;居然不来陪着越瑄?!而?#26131;?#26202;她是怎么照顾越瑄的!窗户开那么大,越瑄全身都湿透了!越瑄这次发病都是因为她!”

        谢华菱勃然大怒!

        “整天跟狐狸精一样缠着越瑄,现在越瑄生病,她反而像没事人一样,贱人!”

        接下来,在越瑄住院的这期间,叶婴还是照常去公司,照常巡?#21360;癕K?#22791;?#23478;店,照常忙于准备几天后即将开始的亚洲高级时装大赛。

        她一?#25105;?#27809;去医院探望谢瑄。

        倒是森明美几乎?#21051;?#23432;在医院,陪同谢华菱与医生讨论治?#21697;槳福?#25509;待前来问候的各方亲?#36873;?#20110;是很快的,?#30340;?#24320;始传言谢瑄与前未婚妻修好,现任未婚妻叶婴地位不?#21462;?p>

        强烈的音乐节奏。

        迷离的灯光。

        长长的T台。

        美丽的模特们踏着音乐陆续走出。

        手拿流?#30251;恚?#21494;婴站在台边,在喧嚣的音浪中同秀导交流,调整模特出场的?#25215;?#21644;出场的节奏。灯光师在叶婴的要求下调整着灯光,T台的布景重新做?#35828;?#25972;,主持人的讲稿叶婴也逐?#20013;?#25913;。

        忙得满头大汗的乔治终于能偷空在旁边的观众席喘口气。霓虹变幻的光线?#26657;?#20182;抓了?#38752;?#27849;水仰头便灌,看着T台边在众人包围中忙碌认真的叶婴,他呲牙一笑,对翠西说:

        “叶小姐果然能沉得住气。还?#26197;?#22905;怎么?#24808;?#21435;医院?#32431;矗?#32467;果,还真没去!”翠西有点发呆:“叶小姐,会不会太狠心了……?#34180;?#29408;心??#34180;?#20108;少这次病得这么厉害……叶小姐为了比赛,一次都不去医院看望,”翠西的眼中有迷惑,?#21834;?#23601;算赢得了比赛,可是失去了恋人的心,又有什么意义呢?而且,听说最近叶小姐跟大少走得很近,该不会……该不会又像当时的森小姐一样……”

        乔治嗤笑一声:

        “亲爱的翠西,你不会是在暗恋二少吧。”

        “啊?”

        翠西失措不解。

        “我和你,我们是叶小姐的助理设计师,工作是协作叶小姐完成她的设计作品,”乔治斜睨她,“叶小姐全神贯注在时装大赛上,没有分神在那些腻腻歪歪的事情上,这才是最正确!只有证明了自己的实力,才能让那些背后说叶小姐是靠着谢二少爬?#20384;?#30340;人们闭嘴!”

        “可是……”翠西呆了下,?#21834;?#36825;并?#24187;?#30462;啊,就算叶小姐去探望二少,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34180;?#20320;?#31181;?#36947;什么,大少、二少、森明?#28291;?#19968;堆乱七八糟的事情!”乔治嗤之以鼻,“叶小姐比你聪明多了,她肯定心里早就有数。现在对叶小姐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在大赛里扬名立万,拿到冠军!”

        ?#21834;?#21494;小姐如果输?#22235;兀俊?#32736;西喃喃说,“如果输给森小姐……”

        “怎么可能!”乔治很有信心,“叶小姐参赛的这个系?#26657;?#32477;对、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次大赛,这个系列只要一拿出来,绝对震惊时尚圈,不可能不是冠军!”

        黑暗空荡的观众席?#23567;?#21574;了呆,翠西茫然地望向那华丽梦幻的T台。纵然炫目的光芒中模特们一个个美丽?#40723;齲?#20294;台边的叶婴依然是最夺目的存在,秀导、灯光师、音响、美工环绕着她,仔细聆听她的每句话,她目光肃定,神情认真,仿佛女王般,世上没有任何事情可?#36234;?#22905;打倒。

        同一时间。偏僻的临时仓库。虽然从外面看,这座仓库其貌不扬,但内里一应俱全,异常宽阔,可以同?#27604;?#32435;上百人,甚至搭建有不逊于正式T台的彩排场地。仓库?#21051;?#30001;十几位保安24小时严密看守,今天是仓库启用以来最热闹的一天,从一辆大巴车下来十几?#24187;?#20029;高挑的模特。

        “天哪!”当看到模特们换上森明美为大赛制作的时装后,素来矜持的琼?#24808;?#24525;不住激动的神色,低呼:“这简直是无与伦比的杰作!”

        廖修难以置信地看着模特?#24039;?#19978;的华服,不由开始怀疑自己以前的判断。在他看来,森明美虽然在年轻设计师中堪称优秀,但并不非常拔尖,?#25345;?#24847;义?#20384;唇玻?#20182;认为她缺乏成为顶尖设计师的灵气。参加这次亚洲高级时装大赛,森明?#38647;?#21021;拿出的白色蕾?#32943;盗校?#34429;然仙美十足,但想要?#35782;?#20896;军,他觉得?#39592;坊?#20505;。

        而面前的这个系?#23567;?p>

        惊才绝艳!

        这?#34103;?#26377;划时代意义的设计作品!

        “这……”

        廖修激动地伸手摸了摸模特身上的?#36335;?#36825;种设计只属于国?#35782;?#23574;大师,即使不是他的作品,能够看到这样的作品出现,也是?#34183;?#20540;得光荣的事情!

        跟琼安与廖修的激动比起来,正在为模特身上?#36335;?#20570;最后尺寸修改的森明美就显得淡然多了。蹲下身,用别针将腰部改得更收些,森明美抿唇笑了笑,说:

        “还好吧,只不过这种设计比较少见而已。”

        “不!”

        廖修立刻说:

        “就像香奈儿女士革命性地把裤装列入女装的?#20923;耄?#24744;这次的设计,也同样具有令人震撼的效果!”

        难怪前段时间森小姐对自己的参赛作品?#32454;?#20445;密,琼安和他都没有见过设计?#20960;澹?#21518;来进入制作阶段?#20445;?#26862;小姐专门从德国请来?#30473;?#21644;缝纫团队,做足保密工作。感觉到不被信任,他心里曾经有些不快,但此刻他觉得可以理解,这样突出的设计理念一旦被?#23396;侗回?#31363;,将会是森小姐巨大的损失。

        “是吗?”森明美似乎笑了笑,示意模特转身,她用别针把身后的腰线也重新整理了一下,对廖修和琼安说:

        “今天请你们来,是请你们帮我一起把最后的细节再修一修。马上大赛就要开始了,每个细节都不能出错。啊,还?#26657;骨?#20320;们?#36234;?#22825;看到的内容保密。”

        “好的,?#27604;弧!?p>

        廖修点头,说着他挽起衣袖,开始为另一位模特身上的?#36335;?#20570;调整。琼?#24808;擦?#21051;开始工作,她知道最近几天明美都在医院照顾谢越瑄,时装大赛落下一些进?#21462;J种?#24537;碌着,琼安很欣慰,也许竞争真的是件好?#25314;?#27491;是有了叶婴小姐虎视眈眈的进攻,明美才能够突破?#26197;遙?#25343;出如此精彩的设计作品!

        亚洲高级时装大赛。阳光自仓库的窗口洒照进来,同大家一起紧张忙碌着的琼安认为,冠军必定是属于森明美的!

        直到夜晚。仓库外,星?#32536;?#28857;。模特们已经离开,森明美、琼安和廖修把一?#28363;?#26368;后精修完毕的?#36335;?#23567;心地重?#36335;?#22909;,关好仓库的大门,锁上大锁。夜色?#26657;?#21313;几位保安继续昼夜?#31181;?#30475;守这里。三人的车停在仓库门口。琼安和廖修看到那里多了一辆车。

        柔和月光,高大的越璨站在林宝坚尼前,向森明美抬?#31181;乱猓骸?#21992;。”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 影视文学作品
  •   ● 盗墓小说大全
  •   ● 鬼?#36866;?#22823;全
  •   ● 经典官场小说
  •   ● 职场专题小说
  •   ● 历?#28843;当?#23572;文学奖作者作品
  •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 商战小说合集
  •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 传记纪实作品
  •   ● 侦探推理小说
  •   ● 仙侠修真小说
  •   ● 历史·军事小说
  •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  系列作品小说
  •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 后宫甄嬛传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 小时代全集在线阅读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说
  •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
  •  热门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华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张?#28872;?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28872;奈?#20316;品集
  •   ● ?#32454;?#33491;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晓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
  • 甘肃快3走势
    <menuitem id="5gu68"></menuitem>
  • <dl id="5gu68"><ins id="5gu68"></ins></dl>
    <li id="5gu68"></li>
    <li id="5gu68"><ins id="5gu68"></ins></li>
    <sup id="5gu68"><menu id="5gu68"></menu></sup>
    <menuitem id="5gu68"></menuitem>
  • <dl id="5gu68"><ins id="5gu68"></ins></dl>
    <li id="5gu68"></li>
    <li id="5gu68"><ins id="5gu68"></ins></li>
    <sup id="5gu68"><menu id="5gu68"></menu></sup>
    五骑士免费试玩 2006乌迪内斯 风暴魔域挂机刷魔石,快速培养幻兽升星教程 斯图加特vs柏林联合直播 板球明星登陆 热刺1-2沃特福德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39 全民突击官网下载 哈德斯菲尔德队徽狗 澳洲幸运5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