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5gu68"></menuitem>
  • <dl id="5gu68"><ins id="5gu68"></ins></dl>
    <li id="5gu68"></li>
    <li id="5gu68"><ins id="5gu68"></ins></li>
    <sup id="5gu68"><menu id="5gu68"></menu></sup>
    努努書坊 > 《第一夜的薔薇2:逆光》->正文

    第一夜的薔薇2:逆光 第八章
    作者: 明曉溪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沉睡中的少年蜷縮著、寒冷著、顫抖著,身體被雨水淋濕得漸漸透明。

        亞洲高級時裝大賽日益臨近。

        從設計的圖稿,變成為真正的時裝成品,葉嬰帶著喬治和翠西,親自挑選布料,挑選各種輔料,同制版師研究如何更為精確地制版和裁剪。比賽時的T臺展示,每個參賽的設計師要展出一系列的設計,每人十套時裝,只靠葉嬰一人是難以完成的。

        此時的喬治和翠西,對于葉嬰的設計才華早已經是深深的崇拜。隨著一件件參賽時裝的完成,喬治一次次發出贊嘆的驚呼,而翠西是一次次看得目瞪口呆。

        “這才是真正革命性的設計!”

        反復地贊嘆著,喬治欣賞著模特身上最新完成的一件參賽作品,視線流連著無法離開,仿佛對著深愛的戀人般輕輕撫摸碰觸,再一次感嘆地對翠西說:

        “葉小姐真是絕世的天才!‘擁抱’系列已經是驚世絕艷,足以在時裝界站穩名號,我原本還以為,葉小姐將會用‘擁抱’系列參賽,沒想到,她竟然可以為大賽拿出全新的靈感來!”

        翠西也望著這件新作,喃喃附和:

        “是啊。”

        “這組設計,不僅僅是引導潮流,簡直可以說是開辟一個新的時代,出現一個全新的種類!”喬治震撼地說,“只有真正的大師,才會有這樣革命性的設計啊!真想看看葉小姐的大腦是什么樣的結構,難道她是外星人?或者是從異世界……”

        “是啊。”

        翠西喃喃地說。

        隨著比賽日期的臨近,亞洲高級時裝大賽成為時尚圈最為矚目的盛事。面對一家家前來采訪的記者時,葉嬰的態度有一種基于實力的自信和冷傲。

        時尚界新銳女王。

        不知從哪家媒體開始,這個名號被冠于了葉嬰。因為“擁抱”系列的大獲成功,媒體紛紛預測,中國區大賽的奪冠熱門是葉嬰與森明美,其中葉嬰勝出的幾率更大。不過,也有一些媒體認為,森明美系出名門,被身為國際設計大師的森洛朗從小培養熏陶,其底蘊深厚,未必是突然冒出的葉嬰所能夠打敗的。

        而葉嬰,在參賽的作品一件件順利完成之后,便對即將來臨的大賽不太關注了,也并不關心森明美那邊的進展情況。這段時間,她感覺到仿佛有什么事情,正在水面下不為人知地暗暗進行。

        她很少見到越璨。

        自從結婚的消息宣布后,在謝宅的晚餐上,越璨幾乎就不再出現,森明美反而有幾次單獨過來,在進餐時與謝華菱的感情顯得越加融洽。

        越瑄每天都去集團公司。

        每天,越瑄很晚才回來。她擔心越瑄的身體,勸他不要那么辛苦,或者將事情拿回家里來做。越瑄每次都是將她輕輕擁進懷里,久久地抱著她,當她一再追問時,他甚至會輕輕吻住她的雙唇。

        這樣的越瑄,讓她心疼柔軟得竟有些不知所措。

        夜里,越瑄開始做一些噩夢。一夜夜,他輾轉顫抖,眼角沁出淚痕,身體亦因為痛苦而抽搐。隨后,一夜一夜,整夜整夜,越瑄都緊緊地抱著她入眠,無論何時醒來,她都發現自己被越瑄緊緊抱在他的胸口,他的雙臂緊得讓她的呼吸都有些困難。

        “你對越瑄做了什么?”

        終于,葉嬰在深夜的玻璃花房找到越璨,質問他。越璨正在為花圃松土,潮濕的空氣里混著花香,他用毛巾擦拭手指上沾到的泥土,冷笑說:

        “你對我又做了什么?”

        葉嬰忍著,吸了口氣,說:

        “我和越瑄,是真的打算結婚。我并不是因為森洛朗的事情在報復你。我……我喜歡越瑄,他跟所有的事情都沒有關系,他身體不好,他也是你的弟弟,你不要為難他。”

        “哈哈。”

        越璨的眼神幽冷陰森,冷笑仿佛凝固在他臉上:

        “果然,那些只要我愿意幫助你,你就肯回到我身邊的話,全都是誆騙我的謊言。你對越瑄,就算沒有森洛朗的事情,你也愿意跟他結婚,這真令我心碎。可惜,你對越瑄的了解有多少?是的,他是我的弟弟,所以我了解他,比你了解他多一千倍一萬倍!”

        “你以為我在為難他?”越璨的冷笑如同玻璃花房外濃郁的夜色:“也許,并不是我在為難他,而是他在為難我。是他一直在逼迫我,為難我。只不過你的眼睛已經被蒙蔽,什么都看不到!”葉嬰皺眉,說:“你不用說這些。我只是請求你,不要為難越瑄。”越瑄的身體才剛剛好轉,她希望能夠維持下去,不要被任何事情破壞。

        越璨狠狠地瞪著她,良久,忽然自嘲地一笑,心灰意冷般地說:“放心,你的越瑄是任什么也摧毀不了的鋼鐵俠,沒人能為難他。只有我才是一個傻瓜。”

        而后的幾天。

        花園里的玻璃花房再無一人,越璨似乎連謝宅都不回了。森明美也沒有再來。一切似乎都異常的平靜,平靜得近乎詭異,接連幾天淅淅瀝瀝地下著雨,天始終陰沉沉的,葉嬰心中也沉沉的,仿佛被什么壓著,透不過氣。

        到了晚上。

        葉嬰沉沉地睡著了。

        窗外的雨聲似乎一直在淅淅瀝瀝,她睡得朦朦朧朧,那雨聲隱約將她帶回到許多許多年前的街心花園。雨霧中盛開的緋紅薔薇,雨滴打在黑色的大傘上,緋紅如血的薔薇叢里有一個沉睡的少年。隔著如煙如霧的雨絲,她恍惚地望著那個少年,沒有上前,任由一層層的雨水將少年的身體淋濕。越來越濕透,沉睡中的少年蜷縮著、寒冷著、顫抖著,身體被雨水淋濕得漸漸透明,一寸一寸,透明得如同在漸漸消失……

        猛地睜開眼睛!

        葉嬰急促地呼吸著。

        “做夢了嗎?”

        輕輕拍撫著她的后背,越瑄的聲音溫和安寧。細細的雨絲淋濕在落地窗上,密密地交織著,像一張細密縱橫的蜘蛛網,窗外的花園小徑有暈黃的地燈,在夜色的雨霧中朦朧得只余一團團光影。

        “喝點水。”

        從床頭倒了一杯溫水,越瑄放到她的手中。溫熱的杯子熨暖她的掌心,她緩緩喝了幾口,熱氣從喉管溫暖到胃里,整個人頓時舒服多了。慢慢地,一下一下,越瑄猶自輕輕拍撫她的后背。

        “把你吵醒了。”

        夢里的情景漸漸遠去,葉嬰靠在他的肩頭,她用面頰蹭了蹭,感受著他溫暖清爽的體溫。越瑄接過她手中的水杯,放回床頭,繼續擁著她,手臂慢慢在她的肩頭收緊。

        臺燈有溫暖的光芒。

        這種溫暖使得葉嬰忽然有點心悸,她不自覺地抱緊越瑄,面頰緊緊貼在他的胸口,輕聲說:

        “就好像做夢一樣……”

        “嗯?”他的聲音溫和輕柔。

        “……能夠遇到你,”不知為什么,說到這里,她的心跳異常慌亂,臉也滾燙起來,“越瑄,有時候我覺得,也許上天一定要人經歷過很多痛苦,才會被賜予一個禮物。如果可以選擇,我不想經歷那些。可是,我很高興,能夠遇到你。”

        “……”

        手掌在她的肩頭頓住,越瑄的呼吸仿佛也停止,半晌,他在她的頭頂落下一個吻。

        然而她并不滿足。

        在這樣的一個雨夜,她的心里仿佛有飽脹的感情在沸騰,她伸出手,將他拉下來,讓他躺在雪白的枕頭上,輕輕地吻住他,然后越吻越濃,越吻越重。兩人的呼吸急促起來,窗外的雨也越下越密,越瑄翻身壓住她,他那略微蒼白,卻修長美麗的身體,在這樣的夜晚,性感動人得仿佛可以逸出香氣來,令她一陣陣更加心悸。

        “我來。”

        他深深凝視她,吻住她的唇。

        “瑄!”

        顫抖著,她整個人都戰栗起來,她緊緊抱住他,將自己完全地交給他!他的體溫略涼,恍如夏日里梔子花那雪白冰涼的花瓣,她必須要緊緊地、緊緊地箍住他抱住他,灼熱才不會將他蒸散。她愛這個男人,是的,在這一刻,她愿意承認,她愛這個男人。她愿意嫁給他,她希望自己可以在他面前呈現出自己最好的那一面,她愿意同他一起生活下去,她喜歡他給予她的溫暖和幸福,她也希望自己能夠將幸福和溫暖給予他。

        “葉嬰……”

        同樣顫抖地吻著她,越瑄的眼底有著無比濃郁強烈的感情,他的親吻愈來愈狂熱,愈來愈失控!如同是被烈火焚燒著,他的動作比以往的每一次都要劇烈,深深地,狂熱地,像是想要擠出她的靈魂來,像是想要侵占她的每一個細胞!

        “越瑄!越瑄!”

        身體被熱烈的快感肆虐著,她的理智使她試圖想要越瑄慢一些、和緩一些,她擔心他的身體無法承受這樣的強度。可是,那越來越高,越來越強烈的狂潮,使她終于無法思考,那如狂風暴雨般傾瀉而來的,滿漲到要不顧一切在夜空中炸開的,她愿意承受他所帶給她的一切!

        終于。

        如艷陽下濃烈的梔子花香!

        鋪天蓋地。

        席卷而來。

        窗外雨急,室內的香氣漸漸悠游而和緩,葉嬰良久才動了動,察覺到越瑄正在用溫熱的毛巾幫她擦拭著方才身上的汗水。他的動作細致溫柔,仿佛那是此刻最重要的事情,于是她的心底又如同有溫泉的水,咕嘟,咕嘟,一波波蕩漾涌出。

        “抱抱我。”

        不自覺地,她向他撒嬌,拽住他的手。他微微一怔,隨后笑著摸了摸她,眼神溫和地說:

        “我先幫你擦完,你睡得會舒服些。”

        “不要擦,”她呢喃地窩進他的懷里,“我喜歡身上有你的味道,”用自己光裸的腿壓住他的腿,她閉著眼睛,打個哈欠,又小女孩一樣撒嬌地說,“你也不許擦,你身上也要有我的味道。”“……”似乎無奈地嘆了口氣,越瑄擰滅床頭的臺燈,隨她躺入薄被里。窗簾依舊沒有拉上,屋內一片夜色,窗外是連綿的雨聲,葉嬰漸漸睡著了,朦朧中,她隱約感覺越瑄想要對她說什么。

        “葉嬰……”那聲音里有某些異樣的東西。她呢喃著,想要醒過來,回應他,然而身體疲憊得連腳趾頭都動不了。仿佛是被他抱著,抱得就像前幾晚一樣的緊,甚至更緊些,緊得讓她有些不舒服,她邊睡邊哼了幾聲,那緊抱她的力量才緩緩放松。

        等醒來后……

        要問問他剛才想說什么……

        朦朧地沉入夢鄉,這是她睡著前的最后一個念頭。

        雨聲滴滴答答。

        滴答。

        滴答。

        忽急忽慢,纏纏綿綿,一直滴入她的夢里。雨滴從黑色大傘滾落,一滴滴,清澈的,透明的,巴黎的街頭她第一次見到他,雨霧中他的背影,如一幅黑白水墨的畫卷。一筆筆勾描他的畫像,攔住他的輪椅,大雨中用力拍打他的車窗,他的清冷,他的冷淡,他的疏離,漸漸溫和,就如墨滴入水中,渲染出一層層的輕柔……

        雨越下越急。

        雨滴噼噼啪啪。

        “砰”的一聲重響!

        如同某扇窗戶被風雨猛地震開!

        她醒了過來。

        滿室夜色,落地窗外樹木的枝葉隨風被吹得搖擺凌亂,細雨已經轉為大雨傾盆,白花花的雨水“嘩嘩”地沖洗窗玻璃,如無數蜿蜒奔騰的透明水流。望著窗外的大雨,她擁被呆坐幾秒,才意識過來,房間里竟是空蕩蕩的,她的身邊空無一人。

        越瑄呢?

        她一急,伸手摸向越瑄那邊的位置,薄被下依稀還有他的體溫,他應該離開還沒有多久。可是,這樣的大雨,他去了哪里?掀被下床,她穿上拖鞋,打開房門去找。以前也曾經有過一兩次,他半夜身體不適,怕影響她睡眠,便避到隔壁的臥室。

        “葉小姐。”

        走廊里值夜的特護見她出來,立刻起身。特護回答她說,十幾分鐘前二少是出來了,但是并沒有去其他房間,而是往花園方向去了。

        “花園?”

        葉嬰看向外面一片白茫茫的大雨。

        “是的,葉小姐。”特護回答說。

        窗外的風雨將走廊的窗戶吹得劇烈作響,雨水澆進來,地面濕了一片,湮成濡濕的灰色,葉嬰蹙眉,轉身回臥室披上一件針織外套,又為越瑄拿了一件厚外套,抓起一把大傘,不顧特護的勸阻,冒雨向花園走去。

        一出走廊。

        狂風卷著雨水撲面而來!雖然撐著傘,但雨水仿佛是來自四面八方,瞬間就將葉嬰打濕!狂風拼命撕扯著她手中的傘,她用足力氣抓緊,不讓傘被風雨卷走或是翻卷過去,花園的小路漫過了一層雨水,她吃力地走著,雨水冰涼,混著黃黑的泥土,又濕又滑又臟。

        放眼望去。

        白茫茫的雨世界。

        除了白花花的雨水,就是深夜的漆黑,小路兩旁的地燈在大雨里昏黃暗淡,撐著傘,她站在大雨里,遠遠的,只有遠處那座玻璃花房燈火通明,好像童話里的水晶城堡一般,明亮得晶瑩剔透。

        在傾盆的夜雨中。

        一步一步,她走近那座明亮的玻璃花房,雨水早已將她全身淋濕,空氣冰冷潮濕,腳底異常濕滑,幾步一踉蹌,她必須走得小心翼翼。望著近在咫尺的玻璃花房,她忽然有種詭異恍惚的感覺,就像是在一場夢中。

        雨水嘩嘩。

        在她的腳邊濺起一朵朵透明細碎的水花。

        當她推開玻璃花房的門,喧囂的風雨聲遮住了所有的聲音,在這沁涼的深夜,花房里的空氣顯得格外潮濕,帶著強烈的泥土和植物味道,又悶又熱,堵得她胸口一陣澀悶。

        “……這就是你的條件?”

        濃濃嘲諷的聲音,自潮熱的花房中飄蕩過來。

        視線穿過那叢盛開的緋紅薔薇,她看到了越璨那張濃麗野性的側臉。眼底有著毫不掩飾的譏嘲,越璨挑著眉梢,對面前的某個人,冰冷嘲弄地說:

        “想必你也知道,我拿到這些股份,且不說付出了多少時間和精力,光是付出的金錢就遠遠超過你剛才報價的兩三倍!”

        對面那人似乎回答了幾句。聲音很低。離得又遠。葉嬰似乎沒有聽清。“呵,”聽完后,越璨一聲冷笑,“你這是在要挾我?就這么低的報價,你以為我就會把這些年來的心血,全部給了你?!不錯,我是很有誠意來跟你做這筆交易,也希望能夠愉快地解決這個問題,可是,你未免也太貪婪了,我親愛的弟弟!”

        一道閃電撕裂雨夜!驟然雪亮的光芒將玻璃花房映得慘白如白晝!在越璨的對面,輪椅里那單薄的身影,那清峻蒼白如梔子花,卻淡靜得仿佛一切皆在掌握之中的面容,正是越瑄。雷聲轟響。她的耳邊是轟轟的雷雨聲,又隔著幾米的距離,然而竟不可思議地將越瑄那淡淡平靜的聲音,聽得清晰無比。

        “既然你想談,這就是我的條件。”越瑄平靜地回視著越璨,神情毫無波動,“你可以選擇不接受,我并不會勉強你。”“呵。”越璨又冷笑一聲。

        狂風卷著暴雨一層層沖洗著玻璃花房,輪椅里,越瑄疲倦地揉了揉眉心,驅動輪椅,緩緩轉身,說:“那么,我回去了,我不想她醒來看不到我。”

        “閉嘴!”突然間怒了起來,越璨額角的青筋突突直跳:“你覺得你有什么資格?!如果她知道你處心積慮籌謀這么久只是要利用她來要挾我,只是要利用她來換取我手中謝氏的股份!你以為她還會在你身邊多停留哪怕一秒嗎?!”

        蒼白的手握在輪椅扶手上。

        越瑄淡淡一笑:

        “她啊,她是個傻瓜。”

        這句話,淡得如同花房玻璃上滑落的雨痕,他的面容甚至也有著某種淡淡的憐憫,不知是在憐憫越璨,還是在憐憫她。

        閃電在玻璃花房外一道道炸開。亮如白晝。站在稠密的花葉后,這一切荒誕得就像是一個夢境,而耳邊轟隆隆的雷聲,又令她戰栗得從未有過的清醒!

        “如果我答應,把我手里謝氏的股份全都給你,”越璨臉上閃過一抹血色的兇狠,“你就放過她,讓她死心,放她回到我的身邊?!”

        “可以。”越瑄頜首。

        “你值得我相信嗎?我又怎么知道,你會不會再花言巧語地把她哄回去?!越瑄,你毫無信譽可言!”握緊雙拳,越璨眼中滿是怒火。

        “你也沒有別的選擇,不是嗎?”越瑄聲音平靜。克制著怒火,半晌,越璨才從齒間忍耐著磨出一句話:“你滾吧!明天我給你答復。”

        雷電的白光與轟鳴中,越瑄的電動輪椅緩緩從濃密的花葉旁駛過。即使明知他看不到她,她依然戰栗著向更深處退了一步。花房外仍舊大雨滂沱,手中緊抓住原本要拿給他的雨傘和外套,她木然地看著電動輪椅中越瑄的身影頃刻間被冰涼的雨水淹沒。

        “聽到了?”撥開簇簇盛開的白色薔薇花的花枝,小麥色的男人手掌一把將她從深處硬拽出來。“明白了嗎?”打量著她蒼白木然的面龐,越璨近乎殘忍地勾唇一笑,手指慢慢撫上她臉頰的肌膚,說:“這才是越瑄。這才是真正的越瑄。”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分類專題小說
  •   ● 影視文學作品
  •   ● 盜墓小說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經典官場小說
  •   ● 職場專題小說
  •   ● 歷屆諾貝爾文學獎作者作品
  •   ● 經典游戲小說合集
  •   ● 商戰小說合集
  •   ● 吸血鬼經典小說
  •   ● 傳記紀實作品
  •   ● 偵探推理小說
  •   ● 仙俠修真小說
  •   ● 歷史·軍事小說
  •   ● 韓流文學-韓國青春文學
  •  系列作品小說
  •   ● 龍族系列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線閱讀
  •   ● 泡沫之夏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后宮如懿傳小說在線閱讀
  •   ● 后宮甄嬛傳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陸小鳳與花滿樓(陸小鳳傳奇系列)
  •   ● 小時代全集在線閱讀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說
  •   ● 魔獸世界官方小說
  •  熱門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華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張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塢作品集
  •   ● 嚴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曉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
  • 甘肃快3走势
    <menuitem id="5gu68"></menuitem>
  • <dl id="5gu68"><ins id="5gu68"></ins></dl>
    <li id="5gu68"></li>
    <li id="5gu68"><ins id="5gu68"></ins></li>
    <sup id="5gu68"><menu id="5gu68"></menu></sup>
    <menuitem id="5gu68"></menuitem>
  • <dl id="5gu68"><ins id="5gu68"></ins></dl>
    <li id="5gu68"></li>
    <li id="5gu68"><ins id="5gu68"></ins></li>
    <sup id="5gu68"><menu id="5gu68"></menu></sup>
    2018捕鱼赢现金可提现 nba盘囗预测分析 什么平台玩彩票的人多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 金马论坛六肖 重庆时时彩开奖查询软件 排九牌怎么玩 极速时时来必发票 大佬彩票出不了款 网络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