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5gu68"></menuitem>
  • <dl id="5gu68"><ins id="5gu68"></ins></dl>
    <li id="5gu68"></li>
    <li id="5gu68"><ins id="5gu68"></ins></li>
    <sup id="5gu68"><menu id="5gu68"></menu></sup>
    努努书坊 > 《第一夜的蔷薇2:逆光》->正文

    第一夜的蔷薇2:逆光 第八章
    作者: 明晓溪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沉睡中的少年蜷缩着、寒冷着、颤抖着,身体被雨水淋湿得渐渐透明。

        亚洲高级时装大赛日益临近。

        从设计的图稿,变成为真正的时装成品,叶婴带着乔治和翠西,亲自挑选布料,挑选各种辅料,同制版师研究如何更为精确地制版和裁剪。比赛时的T台展示,每个参赛的设计师要展出一系列的设计,每人十套时装,只靠叶婴一人是难以完成的。

        此时的乔治和翠西,对于叶婴的设计才华早已经是深深的崇拜。随着一件件参赛时装的完成,乔治一次次发出赞叹的惊呼,而翠西是一次次看得目瞪口呆。

        “这才是真正革命性的设计!”

        反复地赞叹着,乔治欣赏着模特身上最新完成的一件参赛作品,视线流连着无法离开,仿佛对着深爱的恋人般轻轻抚摸碰触,再一次感叹地对翠西说:

        “叶小姐真?#34103;?#19990;的天才!‘拥抱’系列已经?#34103;?#19990;绝艳,足以在时装界站稳名号,?#20197;?#26412;还以为,叶小姐将会用‘拥抱’系列参赛,没想到,她竟然可以为大赛拿出全新的灵?#27427;矗 ?p>

        翠西也望着这件新作,喃喃附和:

        “是啊。”

        “这组设计,不仅仅是引导潮流,简直可以说是开辟一个新的时代,出现一个全新的种类!”乔治震撼地说,“只有真正的大师,才会有这样革命性的设计啊!真想看看叶小姐的大脑是?#35009;?#26679;的结构,难道她是外星人?或者是从异世界……”

        “是啊。”

        翠西喃喃地说。

        随着比赛日期的临近,亚洲高级时装大赛成为时尚圈最为瞩目的盛事。面对一家家前来采访的记者时,叶婴的态度有一种基于实力的自信和冷傲。

        时尚界新锐女王。

        不知从哪家媒体开始,这个名号被冠于了叶婴。因为“拥抱”系列的大获成功,媒体纷?#33258;?#27979;,中国区大赛的夺冠热门是叶婴与森明美,其中叶婴胜出的几率更大。?#36824;?#20063;有一些媒体认为,森明美系出名门,被身为国际设计大师的森洛朗从小培养熏陶,其?#33258;?#28145;厚,未必是突?#24187;?#20986;的叶婴所能够打败的。

        而叶婴,在参赛的作品一件件顺利完成之后,便对即将来临的大赛不太关注了,也并?#36824;?#24515;森明美那边的进展情况。这段时间,她感觉到仿佛有?#35009;?#20107;情,正在水面下不为人知地暗?#21040;小?p>

        她很少见到越璨。

        自从结婚的消息宣布后,在谢宅的晚餐上,越?#24067;?#20046;就不再出现,森明美反而有几次单独过来,在进餐时与谢华菱的感情显得越加融洽。

        越瑄每天都去集团公司。

        每天,越瑄很晚才回来。她担心越瑄的身体,?#20843;?#19981;要那么辛苦,或者将事情拿回家里来做。越瑄每次都是将她轻轻拥进怀里,久久地抱着她,当她一再追问时,他甚至会轻轻?#20146;?#22905;的双唇。

        这样的越瑄,让她心疼柔软得竟有些不知所措。

        夜里,越瑄开始做一些噩梦。一夜夜,他?#32439;?#39076;抖,眼?#20052;?#20986;泪痕,身体亦因为痛苦而抽搐。随后,一夜一夜,整夜整夜,越瑄都紧紧地抱着她入眠,无论何时醒来,她都发现自己被越瑄紧紧抱在他的胸口,他的双臂紧得让她的呼吸都有些困?#36873;?p>

        “你对越瑄做了?#35009;矗俊?p>

        终于,叶婴在深夜的玻璃花房找到越璨,质问他。越璨正在为花圃?#36175;粒?#28526;湿的空气里混着花香,他用毛巾擦拭?#31181;?#19978;沾到的泥土,冷笑说:

        “你对我又做了?#35009;矗俊?p>

        叶婴忍着,吸了口气,说:

        “我和越瑄,是真的打算结婚。我并不是因为森洛朗的事情在报复你。我……我?#19981;?#36234;瑄,他跟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关系,他身体不好,他也是你的弟弟,你不要为难他。”

        “哈哈。”

        越璨的眼神幽冷阴森,冷笑仿佛凝固在他脸上:

        “果然,那些只要?#20197;?#24847;帮助你,你就肯回到我身边的话,全都是诓骗我的谎言。你对越瑄,就算没有森洛朗的事情,你也愿意跟他结婚,这真令我心碎。?#19978;В?#20320;对越瑄的了解有多少?是的,他是我的弟弟,所以我了解他,比你了解他多一千倍一万倍!”

        “你以为我在为难他?”越璨的冷笑如同玻璃花房外浓郁的夜色:“也许,并不是我在为难他,而是他在为难我。是他一直在逼迫我,为难我。只?#36824;?#20320;的眼睛已经?#24187;?#34109;,?#35009;?#37117;看不到!”叶婴皱眉,说:“你不用说这些。我只?#20052;?#27714;你,不要为难越瑄。”越瑄的身体才刚刚好转,她希望能够维持下去,不要被任何事情破坏。

        越璨狠狠地瞪着她,良久,忽然自嘲地一笑,心灰意冷般地说:“放?#27169;?#20320;的越瑄是?#38382;裁?#20063;摧毁不了的钢铁侠,没人能为难他。只有我才是一个傻瓜。”

        而后的几天。

        花园里的玻璃花房再无一人,越璨似乎连谢宅都不回了。森明美?#35009;揮性?#26469;。一切似乎都异常的平?#29627;?#24179;静得近乎诡异,接连几天?#20919;?#27813;沥地下着雨,天始终阴沉沉的,叶婴心中也沉沉的,仿佛被?#35009;?#21387;着,透?#36824;?#27668;。

        到了晚上。

        叶婴沉沉地睡着了。

        窗外的雨声似乎一直在?#20919;?#27813;沥,她睡得朦朦胧胧,那雨声隐约将她带回到许多许多年前的?#20013;?#33457;园。雨雾中盛开的绯红蔷薇,雨?#26410;?#22312;黑色的大伞上,绯红如血的蔷薇丛里有一个沉睡的少年。隔着如烟如雾的雨丝,她恍惚地望着那个少年,没有上前,任由一层层的雨水将少年的身体淋湿。越来越湿透,沉睡中的少年蜷缩着、寒冷着、颤抖着,身体被雨水淋湿得渐渐透明,一寸一寸,透明得如同在渐渐消失……

        猛地睁开眼睛!

        叶婴急促地呼吸着。

        “做梦了吗?”

        轻轻拍抚着她的后?#24120;?#36234;瑄的声音温和安宁。细细的雨丝淋湿在落地窗上,密密地交织着,像一张细密纵横的蜘蛛网,窗外的花园小径?#24615;?#40644;的地灯,在夜色的雨雾中朦胧得只余一团团光?#21834;?p>

        “喝点水。”

        从?#39184;?#20498;了一杯温水,越瑄放到她的?#31181;小?#28201;热的杯子熨暖她的掌?#27169;?#22905;缓缓喝了几口,热气从喉管温暖到胃里,整个人顿时舒服多了。慢慢地,一下一下,越瑄犹自轻轻拍抚她的后背。

        “把你吵醒了。”

        梦里的情景渐渐?#24230;ィ?#21494;婴靠在他的肩头,她用面颊蹭了蹭,感受着他温暖清爽的体温。越瑄接过她手中的水杯,放回?#39184;罰?#32487;续拥着她,?#30452;?#24930;慢在她的肩头收紧。

        台灯有温暖的光芒。

        这?#27835;?#26262;使得叶婴忽然有点心悸,她不自觉地抱紧越瑄,面颊紧紧贴在他的胸口,轻声说:

        “就好像做梦一样……”

        “嗯?”他的声音温和轻柔。

        ?#21834;?#33021;够遇到你,”不知为?#35009;矗?#35828;到这里,她的心跳异常慌乱,脸也滚烫起来,“越瑄,有时候我觉得,也许上天一定要人经历过很多痛苦,才会被赐予一个礼物。如果可以选择,我不想经历那些。可是,我很高兴,能够遇到你。”

        ?#21834;?p>

        ?#32456;?#22312;她的肩头顿住,越瑄的呼吸仿佛也停止,半晌,他在她的头顶落下一个吻。

        然而她并不满足。

        在这样的一个雨夜,她的心里仿佛有饱胀的感情在沸腾,她伸出手,将他拉下来,让他躺在雪白的枕头上,轻轻地?#20146;?#20182;,然后越吻越浓,越吻越重。两人的呼吸急促起来,窗外的雨也越下越密,越瑄翻身压住她,他那?#26197;⒉园祝?#21364;修长美丽的身体,在这样的夜晚,性感动?#35828;?#20223;佛可以逸出香气来,令她一阵阵更?#26377;?#24760;。

        “我来。”

        他深深凝视她,?#20146;?#22905;的唇。

        “瑄!”

        颤抖着,她整个人都战栗起来,她紧紧抱住他,将自?#21644;?#20840;地交给他!他的体温略凉,恍如夏日里栀子花那雪白冰凉的花瓣,她必须要紧紧地、紧紧地箍住他抱住他,灼热才不会将他蒸散。她爱这个男人,是的,在这一刻,她愿意承认,她爱这个男人。她愿意嫁给他,她希望自己可以在他面前呈现出自己最好的那一面,她愿意同他一起生活下去,她?#19981;?#20182;给予她的温暖和幸福,她也希望自己能够将幸福和温暖给予他。

        “叶婴……”

        同样颤抖地吻着她,越瑄的眼底有着?#34183;?#27987;郁强烈的感情,他的亲吻愈?#20174;?#29378;热,愈?#20174;?#22833;控!如同是被?#19968;?#28954;烧着,他的动作比以往的每一次都要剧烈,深深地,狂热地,像是想要挤出她的灵魂来,像是想要?#32456;?#22905;的每一个细胞!

        “越瑄!越瑄!”

        身体被热烈的快感肆虐着,她的理智使她试图想要越瑄慢一些、和缓一些,她担心他的身体无法承受这样的强度。可是,那越来越高,越来越强烈的狂潮,使她终于无法思考,那如狂风暴雨般倾泻而来的,满涨到要?#36824;?#19968;切在夜空中炸开的,她愿意承受他所带给她的一?#26657;?p>

        终于。

        如艳阳下浓烈的栀子花香!

        铺天盖地。

        席卷而来。

        窗外雨急,室内的香气渐渐悠游而和缓,叶婴良久才动了动,察觉到越瑄正在用温热的毛巾帮她擦拭着方才身上的汗水。他的动作?#38050;?#28201;柔,仿佛那是此?#22871;?#37325;要的事情,于是她的心底又如同有温泉的水,咕嘟,咕嘟,一波波荡漾涌出。

        “抱抱我。”

        不自觉地,她向他撒娇,拽住他的手。他微微一怔,随后笑着摸了摸她,眼神温和地说:

        “我?#21149;?#20320;擦完,你睡得会舒服些。”

        “不要擦,”她呢喃地窝进他的怀里,“我?#19981;?#36523;上有你的味道,”用自己光裸的腿压住他的腿,她闭着眼睛,打个哈欠,又小女孩一样撒娇地说,“你也不许擦,你身上也要有我的味道。?#34180;啊?#20284;乎无奈地叹了口气,越瑄拧灭?#39184;?#30340;台灯,随她躺入薄被里。?#20658;?#20381;旧没?#27427;?#19978;,屋内一片夜色,窗外是连绵的雨声,叶婴渐渐睡着了,朦?#25163;校?#22905;隐约感觉越瑄想要对她说?#35009;礎?p>

        “叶婴……”那声音里有某些异样的东西。她呢喃着,想要醒过来,回应他,然而身体疲惫得连脚?#21644;?#37117;动不了。仿佛是被他抱着,抱得就像前几晚一样的紧,甚至更紧些,紧得让她有些不舒服,她边睡边哼了几声,那紧抱她的力量才缓缓放松。

        等醒?#26149;蟆?p>

        要问问他刚才想说?#35009;礎?p>

        朦胧地沉入梦乡,这是她睡着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雨声滴?#26410;?#31572;。

        ?#26410;稹?p>

        ?#26410;稹?p>

        忽急忽慢,缠缠绵绵,一直?#31283;?#22905;的梦里。雨滴从黑色大伞滚落,一滴滴,清澈的,透明的,巴黎的街头她第一次见到他,雨雾中他的背影,如一幅黑白水墨的画卷。一?#26102;使?#25551;他的画像,拦住他的轮椅,大雨中用力拍打他的车窗,他的清冷,他的冷淡,他的疏离,渐渐温和,就如墨?#31283;?#27700;?#26657;?#28210;染出一层层的轻柔……

        雨越下越急。

        雨滴噼噼啪啪。

        “砰”的一声重响!

        如同?#25104;?#31383;户被风雨猛地震开!

        她醒了过来。

        满室夜色,落地窗外树木的枝叶随风被吹得摇摆凌乱,细雨已经转为大雨倾盆,白花花的雨水“哗哗”地冲洗窗玻璃,如无数蜿蜒?#32487;?#30340;透明水流。望着窗外的大雨,她拥被呆坐几秒,才意识过来,房间里竟是空荡荡的,她的身边空无一人。

        越瑄呢?

        她一急,伸手摸向越瑄那边的位置,薄被下依稀还有他的体温,他应该离开还没有多久。可是,这样的大雨,他去了哪里?#32943;?#34987;下?#29627;?#22905;穿上拖鞋,打开房门去找。以前也曾经有过一两次,他半夜身体不适,怕影响她睡眠,便避到隔壁的卧室。

        “叶小姐。”

        走廊里值夜的特护见她出来,立刻起身。特护回答她说,十几?#31181;?#21069;二少是出来了,但是并没有去其他房间,而是往花园方向去了。

        “花园?”

        叶婴看向外面一片白茫茫的大雨。

        “是的,叶小姐。”特护回答说。

        窗外的风雨将走廊的窗户吹得剧烈作响,雨水浇进来,地面湿了一片,湮成濡湿的灰色,叶婴?#20037;跡?#36716;身回卧室披上一件针织外套,又为越瑄拿了一件厚外套,抓起一把大伞,?#36824;?#29305;护的劝阻,冒雨向花园走去。

        一出走廊。

        狂风卷着雨水扑面而来!虽然撑着伞,但雨水仿佛是来自?#25343;?#20843;方,?#24067;?#23601;将叶婴打湿!狂风拼命?#25788;?#30528;她手中的伞,她用足力气抓紧,不让伞被风雨卷走或是翻卷过去,花园的小?#20223;?#36807;了一层雨水,她吃力地走着,雨水冰凉,混着黄黑的泥土,又湿?#21482;?#21448;脏。

        放眼望去。

        白茫茫的雨世界。

        除了白花花的雨水,就是深夜的漆黑,小路两旁的地灯在大雨里昏黄暗淡,撑着伞,她站在大雨里,?#23545;?#30340;,只?#24615;?#22788;?#20146;?#29627;璃花房灯火通明,好像童话里的水晶城堡一般,明亮得晶莹剔透。

        在倾盆的夜雨?#23567;?p>

        一步一步,她走近?#20146;?#26126;亮的玻璃花房,雨水早已将她全身淋湿,空气冰冷潮湿,脚底异常湿滑,几步一踉?#27169;?#22905;必须走得小心翼翼。望着近在咫尺的玻璃花房,她忽然有种诡异恍惚的感觉,就像是在一场梦?#23567;?p>

        雨水哗哗。

        在她的脚边溅起一朵朵透明细碎的水花。

        当她推开玻璃花房的门,喧嚣的风雨声遮住了所有的声音,在这沁凉的深夜,花房里的空气显得格外潮湿,带着强烈的泥土和?#21442;?#21619;道,又闷又热,堵得她胸口一阵涩闷。

        ?#21834;?#36825;就是你的条件?”

        浓浓嘲讽的声音,自?#27604;?#30340;花?#24656;?#39128;荡过来。

        视线穿过那丛盛开的绯红蔷薇,她看到了越璨那张浓丽野性的侧脸。眼底有着毫不掩饰的讥嘲,越璨挑着眉梢,对面前的某个人,冰冷嘲弄地说:

        “想必你也知道,我拿到这些股份,?#20063;?#35828;付出了多少时间和精力,光是付出的金钱就?#23545;?#36229;过你刚才报价的两三倍!”

        对面那人似乎回答了几句。声音很低。离得又远。叶婴似乎没有听清。“呵,”听完后,越璨一声冷笑,“你这是在要挟我?就这么低的报价,你以为我就会把这些年来的?#38590;?#20840;部给了你?!不错,我是很有诚意来跟你做这笔?#28784;祝?#20063;希望能够愉快地解决这个问题,可是,你未免也太贪婪了,我?#35013;?#30340;弟弟!”

        一道?#24651;?#25749;裂雨夜!骤然雪亮的光芒将玻璃花房映得惨白如白昼!在越璨的对面,轮椅里那单薄的身影,?#20052;?#23803;?#22253;?#22914;栀子花,却淡静得仿佛一切皆在掌握之中的面容,正是越瑄。雷声轰响。她的耳边是轰轰的雷雨声,?#25351;?#30528;几米的距离,然而竟不可?#23478;?#22320;将越瑄那淡淡平静的声音,听得清晰?#34183;取?p>

        “既然你想?#31119;?#36825;就是我的条件。”越瑄平静地回视着越璨,神情毫无波动,“你可以选择不接受,我并不会勉强你。?#34180;?#21621;。”越璨又冷笑一声。

        狂风卷着暴雨一层层冲洗着玻璃花房,轮椅里,越瑄疲倦地揉了揉眉?#27169;?#39537;动轮椅,缓缓转身,说:“那么,?#19968;?#21435;了,我不想她醒来看不到我。”

        “闭嘴!”突然间怒了起来,越璨额角的青筋突突直跳:“你觉得你有?#35009;?#36164;格?!如果她知道你处心积虑筹谋这么久只是要利用她来要挟我,只是要利用她来换取我手中谢氏的股份!你以为她还会在你身边多停留哪怕一秒吗?!”

        ?#22253;?#30340;?#27835;?#22312;轮椅扶手上。

        越瑄淡淡一笑:

        ?#20843;?#21834;,她是个傻瓜。”

        这句话,淡得如同花房玻璃上滑落的雨痕,他的面容甚至也有着某种淡淡的怜悯,不知是在怜悯越璨,还是在怜悯她。

        ?#24651;?#22312;玻璃花房外一道道炸开。亮如白昼。站在稠密的花叶后,这一?#35874;?#35806;得就像是一个梦?#24120;?#32780;耳边轰隆隆的雷声,?#33267;?#22905;战栗得从?#20174;?#36807;的清醒!

        “如果我答应,把我手里谢氏的股份全都给你,”越璨脸上闪过一抹血色的凶狠,“你就放过她,让她死?#27169;?#25918;她回到我的身边?!”

        “可以。”越瑄颌首。

        “你值得我相信吗?我又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再花言巧语地把她哄回去?!越瑄,你毫无信誉可言!?#34109;?#32039;双拳,越璨眼中满是怒火。

        “你?#35009;?#26377;别的选择,不是吗?”越瑄声音平静。克制着怒火,半晌,越璨才从齿间忍耐着磨出一句话:“你滚吧!明天我给你答复。”

        雷电的白光与轰鸣?#26657;?#36234;瑄的电动轮椅缓缓从浓密的花叶旁?#36824;?#21363;使明知他看不到她,她依然战栗着向更深处退了一步。花房外仍旧大雨滂沱,手中紧抓住原本要拿给他的雨伞和外套,她木然地看着电动轮椅中越瑄的身影顷刻间被冰凉的雨水淹没。

        “听到了?”拨开簇簇盛开的白色蔷薇花的花枝,小麦色的男人?#32456;?#19968;把将她从深处硬拽出来。“明白了吗?”打量着她?#22253;?#26408;然的面庞,越璨近乎残忍地勾唇一笑,?#31181;?#24930;慢抚上她脸颊的肌肤,说:“这才是越瑄。这才是真正的越瑄。”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 影视文学作品
  •   ● 盗墓小说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经典官场小说
  •   ● 职场专题小说
  •   ● 历届?#24403;?#23572;文学奖作者作品
  •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 ?#38518;?#23567;说合集
  •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 传记纪实作品
  •   ● 侦探推理小说
  •   ● 仙侠修真小说
  •   ● 历史·军事小说
  •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  系列作品小说
  •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 后宫甄嬛传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 小时代全集在线阅读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说
  •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
  •  热门作家作品集
  •   ● 匪我?#21363;?#20316;品集
  •   ● 桐华作品集
  •   ● 天下霸唱(?#25293;烈?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22856;?#20316;品集
  •   ● ?#32454;?#33491;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晓溪作品集
  •   ● ?#30772;?#20844;子作品集
  • 甘肃快3走势
    <menuitem id="5gu68"></menuitem>
  • <dl id="5gu68"><ins id="5gu68"></ins></dl>
    <li id="5gu68"></li>
    <li id="5gu68"><ins id="5gu68"></ins></li>
    <sup id="5gu68"><menu id="5gu68"></menu></sup>
    <menuitem id="5gu68"></menuitem>
  • <dl id="5gu68"><ins id="5gu68"></ins></dl>
    <li id="5gu68"></li>
    <li id="5gu68"><ins id="5gu68"></ins></li>
    <sup id="5gu68"><menu id="5gu68"></menu></sup>
    第五人格一周年生日会 利物浦球员名单2016 山东体彩快乐扑克开奖结果 妹妹很饿闯关 亚特兰大留学租房 守望先锋logo 亚冠阿尔萨德对柏斯波利斯 疯狂赌徒2返水 彩票销售培训主持词 狐狸爵士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