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5gu68"></menuitem>
  • <dl id="5gu68"><ins id="5gu68"></ins></dl>
    <li id="5gu68"></li>
    <li id="5gu68"><ins id="5gu68"></ins></li>
    <sup id="5gu68"><menu id="5gu68"></menu></sup>
    努努书坊 > 《第一夜的蔷薇2:逆光》->正文

    第一夜的蔷薇2:逆光 第四章
    作者: 明晓溪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如果不去碰触,那抹似幻影般的光亮或许会永?#35835;?#22312;那里。

        庆祝酒会的音乐声低婉缠绵地流淌进来。

        这是一间私密的小会客厅,钴蓝色的宫廷沙发,乳白色的精美茶几,低垂奢华的水晶灯,被严密拉紧的繁复的深蓝色厚绒窗帘,美丽柔软的深蓝色羊毛地毯。

        乳白色的门被“砰!”地一声打开!

        然后又“砰”地一声—

        被饱满怒意的力?#24656;?#37325;摔上!

        像沙包一样,叶婴整个人被摔进钴蓝色的长沙发!虽然沙发是柔软的,她却依然痛得忍不住低咒了一声,眼前仿佛有金星晃动,手腕处刚才被他拉拽着的地方,火辣辣地在疼,她怀疑只要他再多用一分力气,她的手腕就会骨折。

        “就这?#26149;?#24515;?#20426;?p>

        吃痛地从沙发里爬起来,叶婴可怜地揉着自己发红的手腕,歪头靠在钴蓝色的天鹅绒沙发靠背上,?#32972;?#30528;面前如冰塔般站立的越璨,委屈地说:

        “在你的心里,森小姐就那么重要?我只不过是说了她几句,你就摆出这幅要吃人的模样。”

        越璨面沉如冰。

        他的眸底冰冷复杂,沉沉地,残酷地,一寸一寸地盯紧她。纵使在这样的强压下她依旧保持住了唇角的可怜笑容,全身的细胞却都立时警惕和战斗起来。他的目光寒冷如刀,落在她发红痛楚的手腕上,然后,瞳孔抽紧,又缓慢地,落在她的手指间,那枚同样?#20102;?#30528;寒光的黑色钻石。

        “漂亮吗?#20426;?#24515;念一转,叶婴迅速露出一个甜蜜的微笑,她举起右手,用左手手指温柔地转动那枚黑钻的订婚戒指,说:“?#21494;?#29764;说,如果他能找到比星星更?#20142;?#30340;戒指,我就嫁给他。没想到,世上竟真的有如此美丽的钻石。”在她洁白的指间。钻石闪耀着黑夜般的光芒,如同一团火焰,神秘而热烈,又如深潭下的寒芒,有幽暗的波光。“嫁给他?#20426;?#38754;?#34183;?#24773;地重复着这三个字,越璨看着这枚恍如她黑瞳般的钻石,冰冷的唇角勾出一抹近乎残忍的弧度,说:

        “假如越瑄知道,你心里爱着别的男人,在你的心里,一直记挂着、深爱着、难以忘却的,是另外一个男人。你以为,他还会愿意娶你吗?#20426;?p>

        “哦?#20426;?#35815;异地睁大眼睛,叶婴纯洁而无辜地望着他,惊奇地问:“有这样一个男人?在我心?#31069;?#25105;怎么不知道?是谁?#20426;?#36234;璨不怒反笑。

        坐到沙发中她的身旁,他?#25112;?#22905;,身体前倾,浓烈的男性气息瞬间将她包围,她下意识地向后靠去,他如野兽般更加逼近她,将她困在沙发与他之间,盯着她,眼神冰冷,似笑非笑地说:

        “那么,就让我友情提醒你一下。自从在谢宅中相遇,你就一次次地试图勾引某人,明示或暗示,你还爱着他,哪怕他曾经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也无法真正忘情于他。而就在几天前,在一间种满蔷薇花的玻璃花房里,你对他说……”

        “你知道我最恨你什么吗?#20426;?#29627;璃花房的门口,她的声音清冷地飘来:“或许你是对的,或许我心底?#38405;?#21482;有恨意,或许?#21494;阅?#30340;情绪复杂得连我自己也无法分辨清晰。然而,我最恨你的是,你并不肯一试。”

        “越璨,从始至今,对不起我的是你。如果你的感情里连尝试和争取的勇气都不再?#26657;?#25152;有的一切都将彻底死去!”

        狠狠地闭上眼睛,所有的话语涩堵在喉间,胸口中疯涌出又涩又苦的情绪,仿佛要将他日积月累一层一层冷血铸就的堤坝冲垮冲塌。是的,他不?#39029;?#35797;,他没有尝试和争取的勇气!

        她只是在欺骗他。她不可能还爱着他!在他的失?#24049;?#24471;她杀人、害得她母亲过世、害得她入狱之后,她不可能还会再爱他!她的眼中只有伪装的甜蜜,那是包裹住毒药的蜜糖。或许,他并不怕死于她的毒药,只是怕,那漆黑苦涩的毒药会将那记忆中最珍贵的甜蜜腐蚀。

        雨珠从黑伞上滴落,?#22253;?#28165;冷的她走进面包店……细雨中的绯红野蔷薇……坐在对面的斜坡上,?#23458;?#31561;着她走出学校门口……深巷中狂热的吻,翻滚着,纠缠着,夜空中绽放出的一朵朵瑰美浓丽的烟花……

        “?#21494;?#20182;说了什么呢?#20426;?p>

        眼神纯真无辜得如同小白兔,她望着越璨,就像完全没有察觉到他神情中突然的痛苦?#27969;?#21644;声音的嘎然而止。唇角一弯,她没心没肺,笑容甜蜜:

        “继续说啊,这故事真好听。”

        死死地盯着她,良久,越璨声音沙哑:“故事?好,我的小蔷薇,你觉得,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还是一个杜撰的故事?#20426;薄?#38382;我吗?#20426;?#22905;莞尔一笑,?#22365;?#35813;是假的吧,你只是说来逗我笑的,对不对?#20426;薄?#20551;的……”越璨漠然地自语,面色渐渐?#22253;住!?#19968;听就是假的啊,”她忍俊不住,笑得眼波盈盈,“被那人骗过,被那人伤害过,还无法忘情,还心里爱着那人。呵呵,除了傻瓜,谁会上当呢?#20426;?p>

        ?#21834;?#30524;底冰冷而死寂,越璨漠然僵硬地说:“很好,你终于承认,那些话都是假的,是用来骗人的……”

        “你不是早就这么认定了吗?#20426;?p>

        淡淡地笑着,叶婴试图从他的禁锢紧逼中脱身出来。就在她接近成功的时候,他的手掌冰冷地攫住她,“砰—”的一拽,又用力将她拉倒在钴蓝色的沙发里!

        “啊……”

        她痛得呻吟一声,面色发白。她的双肩被死死按压着,肩部的骨头被他的双手握得如同要碎掉一般的痛,突然生出一丝恐惧,她看到了他俯视而下的,那张?#20154;?#30340;面孔更加要?#22253;?#26080;数倍的面容。

        胸口剧烈地起伏,他冰冷愤怒地逼视着她,带着难以掩饰的痛意,咬牙切齿地说:

        “你在骗我……对不对……从始至终,你全都是在骗我!”

        那种被人按压在沙发中的恐惧,那种属于男性的蛮横逼迫力,使得年少时那些黑暗可怖的画面在她的脑海中瞬间迸闪出来!身体克制不住地开始颤抖,全身似乎都被一层一层的纱布紧紧缠裹着,脑中仿佛裂开,她对他喊:

        “你并没有上?#20445;?#19981;是吗?!”

        “是你告诉我,你早就忘记了我是谁!你在意的只有森明美,你让我不要妄图用过去的事情勒索你,你让我不要自作多情!为了森明美,你一次又一次地警告我、阻止我、破坏我!谢越璨,现在我跟越瑄订婚了,你却又来质疑曾经的那些话是不是在骗你?!”

        在沙发中挣扎着,怒得两腮?#27631;歟?#22905;仰面瞪着他,眼瞳幽黑,愤怒地低喝着:

        “骗你又怎样,不是骗你又怎样?!”

        “亲爱的大少,这世界上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你高高在上,你不愿意帮我,自然有其他人愿意帮我!你太小看我了,你以为我没有你不?#26657;浚?#20170;晚,我跟越瑄订婚,明天,我就可?#26434;?#20182;结婚!我爱怎么利用谢氏,爱怎么打压森明美,只要我愿意,我就会那么去做!至于你—谢大少,你管不着!”

        “你——”

        听着她这一连串的话,越璨的心底如同被千万匹马咆哮而过,痛得连呼吸都变得断续。他恨不得掐死她,恨不得将她的嘴咬烂!他知道,她是在骗他,就像在引诱越瑄一样,她只是想要引诱和利用他。可是,明知道这些,他竟?#31449;?#26377;着那么一丝幻想,那么一丝丝的渴盼和希望,就像在万丈的黑洞?#26657;纯?#22788;那遥不可及的幻影般的一丝光亮。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双手颤抖着,越璨的眼底闪出疯狂,心中的恨意让他试图松开她,就让她这样走!再也不要看到她!再也不要让她影响到自己一丁点的情绪!可是,心中更深的恨意和痛意,却令得他的双手越收越紧,越收越紧,“咯!?#34180;ⅰ?#21679;!?#20445;?#20182;的手掌爆出青筋,她双肩的骨骼是那么的脆弱。

        她可知……

        他如何敢去尝试……

        如果不去碰触,那抹似幻影般的光亮或许会永?#35835;?#22312;那里,而伸手去抓,梦醒后,只有深渊般彻底的黑暗。

        “叶小姐。”乳白色的房门外,突然响起叩门声和谢?#20013;?#38597;的声音:“叶小姐,您在里面吗?#20426;?p>

        如同骤然的梦醒,沙发里的叶婴猛地一惊,就在她尚自犹豫要不要出口呼救?#20445;?#36234;璨狠狠俯首,将她按在沙发深处,带着泄恨般的蛮横和狂野,他用双唇狠狠堵住她的嘴唇,将她所有可能发出的声音全部扼?#20445;?p>

        她瞪大眼睛!

        然后,她开始拼命地挣扎,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唔?#34180;ⅰ?#21780;”声!那些如影随形般的噩梦,年少时黑暗的房间,那些无力挣脱的污秽和肮脏,她以为她有了力量,有了?#32431;?#30340;能力,然而在这个男人钢铁般的力量下,她竟然还是脆弱无能得像破烂?#23490;?#19968;样!

        ?#21834;?p>

        ?#21834;?p>

        密不透风的厚绒窗帘,她?#27492;?#22320;?#32431;?#30528;,如同一条濒死的鱼!唇齿间,她也死命地躲闪着,躲闪不过,她突然开始撕咬他,咬住他的唇片,血液的?#35748;?#24357;散出来!她疯狂地?#32431;?#30528;,而他也同样疯狂着!她想要离开!她厌恶他的?#24403;?#21644;亲吻!这个?#29616;?#24443;底让他失去最后的理智!

        血腥的气息如同最烈性的春药,他用自己的身体将她死死压住!然后他用一只手捏起她的下颚,让她的嘴部无法?#19979;#?#20182;狂暴地深吻着她!残忍地深吻着她口腔内的每一寸,甜蜜的嘴唇,温热的颊壁,如同要?#28108;?#33324;吸?#39318;?#22905;的舌头,暴风骤雨般,他如野兽般撕咬?#28108;?#30528;她的舌头,那滋味是如此的美好,胸膛剧烈地起伏着,他的双手变得滚烫,无法控制地开始抱紧她的全身!

        六年。

        整整六年的时间。

        他没有再如此亲近过她,她冰冷却甜美得如同野蔷薇一般的身体,激情?#26657;?#22905;的身体会变得滚烫,带他带到难以置信的天堂。整整六年,他的肌肤已经干渴得如同沙漠!他需要她!漫长的六年,他再也无法?#28108;?#27809;有她的日子,身体燥热像要炸开,喘息着,他狂烈地吻向她的面颊,她的脖?#20445;?#22905;的肩膀!

        身体仿佛被火焰焚烧,有滚滚的熔浆想要喷发出来,他无法控制自己,剧烈地喘息!被烈焰燃烧得面颊潮红,他如青涩少年般吻向她的胸口,那冰凉美好的弧度,比记忆中更加的美好,他的手指开始颤抖,是那么地想去抚弄,想剥开她的礼服,可是又忽然开?#24049;?#24597;,就像近乡情怯……

        不知?#38382;保?#38376;外已经没有了声音。

        厚绒的窗帘密不透风。

        水晶灯静静垂着。

        当越璨强自克制着喘息,勉强从叶婴的身上抬起头?#20445;?#20182;的眼底有着属于男性的蛮横,面颊却染着绯色的红晕,狂野妖艳得仿若盛开的绯红野蔷薇。

        他眼神?#26376;?#22320;看着她。

        她早已不再挣扎。

        死寂地躺在钴蓝色的沙发上,如同已经死去,她面色?#37326;祝?#32039;紧地闭着眼睛,只有身体一阵阵的颤抖,证明她还活着。

        心脏猛地收紧!

        血色迅速地从他的面颊褪去,他握了握手指,嘴唇干涩地蠕动,却发不出一点声音。良久,他迟疑地用手指去碰触她的眼角,漆黑幽长的睫毛,雨雾般冰凉,那潮湿如泪的触感使他的手指被烧灼了一样,心脏剧烈地惊痛!

        “蔷薇……”

        声音干哑,他小心翼翼地将她从沙发?#26012;?#25206;坐起,轻轻地,试图使她靠进自己怀?#23567;?#30571;毛冰冷地扬起,她冷冷地望着他,眼瞳幽黑,似嘲弄,似讥讽,她冷冷淡淡地看着他,仿佛她的灵魂锁在漆黑的深潭之?#20303;?p>

        ?#21834;?#21035;这样。”

        嘶哑地说着,越璨轻轻抱住她,用面颊贴住她冰冷幽黑的长发,他闭上眼睛,心脏被扯成一片片地痛。他明知她曾经遭遇过什么,年少时她身上那些污秽的淤痕,那是她心底永远难以忘去的伤口,而他却……

        “对不起……”

        喃喃沙哑地说着,他紧紧抱住她。

        “对不起……原谅我,蔷薇……”

        不敢去看她,他紧闭眼睛,用力贴住她的长发,在她耳畔一遍遍重复着。久久等不到她的回应,他的心底越来越绝望,如同他最后一点可以握住的东西也如细沙般地?#21448;?#38388;流走。

        “好吧,我认输。”

        声音颤抖着,越璨死死将她的脑袋按在他的胸口,沉闷的回音在她的耳边近近又远远地传来:

        “不要跟越瑄订婚,回到?#30097;?#36793;。蔷薇,只要你回到我的身边,无论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窗外下起?#34429;冷?#27813;沥的雨。

        雪白的枕头上,越瑄沉默地躺着,身上的薄被依然还停留在叶婴离去时为他拉好的位置。谢平汇报完?#24076;?#20851;上房门离开,越瑄淡漠地望向窗外细密如丝的雨雾。

        深蓝色的厚绒窗帘被拉开。

        细密的雨丝交织在玻璃窗上,湿润潮湿的雨雾,叶婴将窗户打开一道缝,清新的空气灌进来,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宴会大厅依然衣香鬓影、音乐悠扬,花园中的罗马柱灯光晕黄,灯下有一道远远的人影。

        将方才散落的长发在脑后重?#32476;?#22909;?#28525;ā?#21494;婴慢慢转过身,望着越璨,她的眸底依然有着冷意,淡淡地说:“你刚才说的话,是认真的吗?#20426;?p>

        看着恍若女王般冷冷站在雨雾之前的她,越璨的心情又有些复杂,过了半晌,才回答说:“我有一个条件。?#34180;?#21734;?#20426;薄?#31163;开越瑄,不要再跟他有任何接触,回到我的身边。?#34180;?#26524;然,谢大少的算盘还是打得很好,”叶婴嘲弄地笑了笑,“失去越瑄的帮助,我只能全部依赖于你,到时究竟要选择帮助?#19968;?#26159;支持森明美,完全都在你的控制之?#23567;!薄?#34103;薇……?#34180;?#20320;以为我有那么愚蠢吗?#20426;?#26395;着夜色中朦胧的雨雾,叶婴“刷”地一声又将窗帘拉上,“大少,你可以回去了,你的森明美还在等你。”心底燃起隐隐的怒火,越璨走到她的面前,低?#32321;?#35270;她:“这么说,你不?#20384;?#24320;越瑄,你一定要周旋在他和我之间,是吗?!无论你想要做什么,我都可?#22253;?#20320;!我知道你对森家的仇恨,早在你还?#24576;?#29425;之前,我就已经在替你着手!我有完整的计划,好几次想要让你离开,一方面是为?#22235;?#30340;安全,另一方面是不想让你破坏掉正在进行的事情!”

        他咬牙切齿地说:

        “好,既然你一定要亲手复仇,我也答应你!可是,你不能够在我和越瑄之间左右逢源!你是我的!蔷薇!无论是六年前,还是现在,你都是我的!每一根头发,每一寸皮肤,每一个呼吸,全部都是我的!”

        叶婴仰起头,?#32654;?#20919;的黑瞳回视着他:

        “你的记忆出错了吧,越璨,即使在六年前,我也不是属于你的,更何况现在。你有你的计划,我也有我的计划,在我的计划里,越瑄是不可缺少的。所以,你的条件我不同意。你可以走了。”

        看着眼底燃烧着怒火的越璨,她淡淡地说:“或者你要跟刚才一样,再像强奸犯一般地侵犯我?#20426;?p>

        “你—”越璨用了全身的力气才使得自己没有如以前一样扼住她,手指握得格格作响,他深呼吸了两下,才克制着说:“你到底要怎样?#20426;?#21494;婴慢慢走到沙发坐下,手指摩挲着柔软的天鹅绒,过了一会儿,说:“要么,成为我的伙伴,无条件地帮助我。要么,成为我的敌人,各安天命。”空气静得诡异。就在叶婴以为他会沉默至终的时候,听到身后传来干涩的声音:“告诉我……”声音顿了顿,有低哑的呼吸声,然后才又继续:?#21834;?#20320;爱越瑄吗?#20426;?p>

        手指僵硬在天鹅绒的扶手上,叶婴的睫毛颤了颤,她知道这个问题答案的重要。狠了狠心,她想要回答,然而在心底的柔软处,却无法真的说出那两个字。

        “不要爱上他!”

        狂野的男性气息将她包围,小麦色的手掌握住她冰凉的手指,越璨握得很紧,试图将她握进自己的骨血?#26657;?#32039;紧地盯着她,霸?#34013;?#19987;横地说:“我可以答应你,在完成对森家的复仇之前,不干涉你任?#38382;?#24773;。但是,我要你心底只有我一个人!爱我,专心地爱我!”

        嘴唇动了动。叶婴知道自己应该同意这个条件,可是,那心底柔软处骤起的酸涩,让她的声音又一次卡在喉咙里。

        “你并不真的?#31169;?#36234;瑄。”将她细微的神情收入眼?#31069;?#36234;璨苦涩地笑了笑:“曾经我跟现在的你一样,?#19981;?#20182;,信任他。他是我的弟弟,虽然我讨厌他的母?#31069;?#20294;我曾经愿意尽我所有的力量来保护这个弟弟。?#34180;?#21487;是……”

        回忆变得痛苦,越璨的眼中闪过一抹狠厉。

        ?#21834;?#22806;表纯良得像一只雪白的羊,却可以在关键的时候,给你狠狠的一刀。六年前,在?#24049;?#30340;那一夜……”

        “开门!”

        乳白色的房门外突然传来大力的捶门声,然后是森明美醉醺醺的呼喝声:

        “叶婴,你给?#39029;?#26469;!出来!”

        拼命地砸门声、踢门声,仿佛吸引过来?#20284;?#20182;更多的人,在四周低语的议论声?#26657;?#21917;醉的森明美不依不饶地大喊大?#26657;?p>

        “给?#22812;?#20986;来,叶婴!我知道你在里面!你这个贱女人,为什么要把窗帘拉上!你想要勾引越璨对不对!出来,你给我—”

        “砰”的一声,房门?#27704;?#38754;打开,森明美?#24590;?#30528;一头?#36234;?#21435;,越?#24598;?#30528;脸,又“砰”地将门关上!

        夜幕?#26657;?#39128;落的细雨如同透明的黑色琉璃,一切都被氤氲在雾般的潮湿?#23567;?#24196;园里,宾客们渐渐散去,只留下大堂内辉煌的灯光和渐弱的音乐。手拿一件轻软的披肩,谢浦笑容秀雅地站在小会客厅的门口,当叶婴走出来?#20445;?#20307;贴地递给她。

        “二少已经醒来了。”谢浦没有解释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也似乎并不在意留在房间内的越璨和森明美将会发生什么,他跟随着叶婴的脚步,对她说。

        叶婴一怔,默默拉紧披肩。

        “他找我了吗?#20426;?p>

        走廊的尽头,美丽的花园被夜色中的雨雾笼罩,谢浦打开一把大伞,细心地为她撑在头顶,说:

        “小心,有雨。”

        与来时是相同的路,只是小径上的鹅卵石因为下雨的?#20498;时?#24471;湿滑难行了很多。在谢浦的伞下,叶婴慢慢走着,思忖刚才发生的一?#23567;?#22312;越?#33590;?#26767;住她强吻住她的时刻,最初她的确被年少时的恐惧和绝望攫住,然而,在少管所度过?#22235;前?#33039;的六年,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脆弱和泪水果然是能够打败男人的利器。

        她冷冷地想着。

        原以为还要更加费些周章才能攻克已经心硬如铁的越璨,没想到,居然几滴泪水就帮她完成了。

        薄薄的雨雾随夜风飘荡。

        嘴唇抿?#20667;?#28448;的角度,叶婴细细想着还有什么是可能被她疏漏了的。脑中闪过一个一个的人影,她握紧肩上的羊绒披肩,森明美接连遭受打击,心神已?#36965;?#19981;知藏在森明美背后的那个黑影,是否会终于走到前台。

        她—

        一直在等着。

        手指死死绞紧披肩的细穗,阴冷的细雨自伞的四周飘落,她的长发被染上湿气,额际的那道伤疤?#22253;?#32454;长。她漠然地走着,直到谢浦扶了她一把,才察觉到脚前的台?#20303;?p>

        谢?#36136;?#36215;伞。

        如同越瑄居住过的所有地方,走廊里整洁安?#29627;?#23433;保人员们肃声待命,特护们也宁静地守在门外不远处,不发出一丝声音。见她和谢浦走过来,所有人安静地行礼。

        ?#20801;?#38376;口外,谢平眼神复杂地看了叶婴一眼,轻敲了下门,禀报说:“叶小姐来了。”然后等了两秒钟,扭开门锁,让叶婴进去。

        房间里没有开灯。一片黑暗。骤然从明亮处走进来,叶婴的眼睛一时无法适应,晕了几秒钟,才看到落地窗帘是拉开的,轮椅中的越瑄背影清冷,细密透明的雨丝在整面的玻璃窗上冰冷交织,如同无穷无尽的水?#24359;?p>

        房门在她身后被关上。她轻吸口气,扬起唇角,露出笑容,让眼眸也漾出温柔的光芒,脱下染着雨水湿气的披肩,轻快地走过去。“你醒了。”温柔地在轮?#20266;?#36466;下,叶婴仰望着越瑄,用手去握他的手掌,那冰凉的体温让她暗暗吃了一惊。

        越瑄凝视着窗外的雨雾。他目光遥远,眸色淡淡的,仿佛正在想着什么,带着千山万水般的疏离,将手掌抽离出她的掌心。她怔了下,睫毛不安地微颤,如此疏远和冷淡,是最初见到他?#20445;?#20182;最常见的神情。

        “瑄……”

        掌?#30446;章?#33853;的,叶婴心惊。小会客室外的谢浦,突然出现的森明美,以及方才自己同越璨之间的一幕幕,难道越瑄已经全?#20426;?p>

        不敢再深想下去,内心蓦然生出一种不可名状的惶恐!她紧紧又去抓住越瑄的手,让自己眼神明亮,笑颜如花,轻松般地说:

        “让我猜?#25314;?#26159;不是醒?#26149;?#21457;现我不在,就睡不着,坐在这里等我呢?这样可不乖哦,今天你累了一天,要好好地饱饱地睡一觉才?#23567;?#37027;,现在?#19968;?#26469;了……”

        “叶婴。”

        声音淡漠疲惫如深夜中的雨雾,越瑄面色?#22253;?#22320;说:

        “很抱歉,我做不到。”

        “嗯?#20426;?#21494;婴一怔。

        “我做不到,叶婴。”失神地勾了勾唇角,越瑄望着窗外,胸口有不易察觉的呼吸不稳,“如果你心底的那个人依旧是越璨,而不是我,我并不想勉强你。”

        “瑄……”

        指尖发?#31069;?#22905;僵硬地攥紧他的手,脑中空白几秒,她急喘口气,急切地望着他:

        “你误会了!是的,刚才我是同越璨在一起,但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因为这次颁奖礼我战胜了森明美,所以她有些失控,同我起了一些冲突,被越璨看到。在小会客室里,越璨是在警告和威胁我,不许我再去?#33125;?#26862;明美!我不知道你误会了什么,可是,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

        她仿佛失望般:

        “而?#36965;?#20320;派人跟踪我是吗?瑄,你竟然如此不信任我……”

        目光缓缓地从窗外雨雾中收回,越瑄沉默地看向她,她亮如暗夜火焰的那双眼睛,因为忿然急切而艳丽晕红的双颊,她是这么的美丽,如同染着殷红血珠的白色蔷薇花。

        良久。

        他伸出手指,冰凉的指尖抚触着她美丽的脸庞,好几秒之后,手指慢慢下?#30130;?#20912;凉的指尖滑过她的下巴、脖?#20445;?#30053;颤了颤,停留在她的锁骨,哑声低黯地说:

        “?#21494;?#20040;想要相信你,叶婴。”

        锁骨内的肌肤细白如瓷,在那里有一个吻痕,胭红如血,仿佛是被人缠绵入骨地反复地吸吮过。吻痕是在她的视线无法触及的地方,胭红而嚣张,仿佛是某人刻意留下的宣战旗帜。指尖涩痛地收紧,胸口处一阵难以?#28108;?#30340;憋闷和痛楚,越瑄闭上眼睛,涩声说:

        “只是,我无法真正去做一个傻瓜。我以为我可以?#28108;?#20320;的欺骗,以为可以不在意你是出于什么目的接近我、不在意你想从?#30097;?#19978;得到什么,也以为……我可以不在意你的情话中究竟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

        胸口的气息翻涌越发激烈,呼吸变得短而急促,双手握紧轮椅的扶手,越瑄面孔?#22253;祝?#31070;情却渐渐淡漠疲倦得如同无法触及:

        “我现在知道,我做不到。你同他在一起,我的心会痛得难以?#28108;埽刀?#20250;让我想要失去理智。”

        吃力地驱动轮椅,越瑄缓缓离开落地窗,窗外飘着细密的雨丝,她保持着跪坐的姿?#30130;?#21608;身寒冷。这一刻,她突然慌?#20284;?#26469;!她想要对他说,没有的,她没有欺骗他,她没有同越璨亲密,那都只是越璨?#31185;人?#22905;爱的是他,?#19981;?#30340;是他,是他误会了,是他冤枉了她!

        她有千万种方法可以去挽回。

        她可以撒娇,可以委屈,可以强?#35782;?#29702;,甚?#37327;?#20197;表示愤怒,因为他?#19981;?#22905;,他终是可以相信她的,因为他愿意相信她!

        “越瑄!”

        恐惧攫紧她的全身,从未有过的恐惧,仿佛有什么珍贵的东西要从她的掌心流走。追到他的身旁,那无法战胜的恐惧使得她在他的轮?#20266;?#21696;求地仰起头:

        “越瑄,你怎么会以为……”

        “你走?#20254;!?p>

        掩藏不住神情中的失望和厌倦,越瑄唇色?#22253;祝?#24182;没有看她,只是挥一下手,向门口的方向。

        “不,我不走。”

        深吸一口气,紧紧抓住他的轮椅,叶婴吃力地挤出一朵笑容,对他说:“我们刚刚才订婚,我哪里也不去,我要留在你的身边,留一辈子,你别想赶走我!”

        黑色钻石在她的指间耀眼地?#20102;?#30528;。

        是?#34183;热?#23450;的宣告。他是她的,她已经有了留在他身边的权力!

        “如果?#19981;?#36825;枚钻石,你可以留下它……”声音虚弱而疲惫,越瑄的目光只在她的指间轻轻一触就移开,他已开始无法控制胸口处的喘息,呼吸越发急促,面颊涌上潮红,他紧握住轮椅,双手的指骨发青。

        “慢一点,平?#29627; ?#30475;出他的不对劲,叶婴心中一凛,急忙起身去顺抚他的后背,他的哮喘已经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没有发作。“?#23567;?#21380;—”身体发抖,即使竭力克制,他的胸口依旧开始发出剧烈的哮鸣音,没有氧气,疼痛胀满得像要炸开,面色越来越潮红,眼前阵阵发黑,窒息的疼痛感使他的身体开始?#20223;危?#37027;熟悉的疼痛?#23567;?#37027;如影随形般自出生就死死将他纠缠的疼?#26149;?#31378;息……紧逼而来的疼痛?#26657;?#20182;恍惚看到她惊慌呼喊的面容,一阵阵的黑影,她仿佛在试图让他张开嘴,好为他用药。胸口的氧气越来越少,窒息和疼痛如同恶魔的手,自脊?#24471;?#20986;的寒冷让他仿佛回到?#22235;?#20010;夜晚……花园里的蔷薇花?#21767;?#32509;放,而那时的他意识到,所有他爱的人……都将离他远去……

        “越瑄!”

        听到声音,门外的谢浦、谢平和特护们一?#20992;?#20837;。手持喷雾,叶婴急声唤着,她无法使越瑄张开嘴,无法帮他用药!牙关死死颤抖地紧闭着,越瑄的双唇已是紫青色,面色煞白又诡异地潮红,他整个人都在痛苦地?#20223;?#39076;抖,却任是特护和谢浦、谢平全部围?#20384;窗?#24537;,也无法使他将药吸进去!

        窒息的黑影?#23567;?p>

        所有的声音渐渐离去……生命中只剩下她的那双黑瞳……恍若可?#36234;?#20182;的生命全?#23458;淌?#21560;入的那双美丽的黑瞳……

        白色的蔷薇花海一?#28304;?#19968;朵朵无声绽放,?#34103;?#38745;坐在他身旁用树枝作画的小女孩……在繁星的斜坡上,从校园门口远远走出黑发冰瞳的少女,越璨回头对他说,看,?#34103;?#26159;我?#19981;?#30340;女孩。

        轮椅?#26657;?#23569;年的他静默地凝视那美如深夜的少女。

        没有告诉越璨。

        那也是……

        他?#19981;?#30340;女孩……

        濒死的窒息在胸腔炸开!黑?#21040;?#20809;影吞没,剧烈的疼痛?#26657;?#32819;畔回响起六年前越璨充满仇恨的声音—

        “谢越瑄,是我瞎了眼,居然会把你当做我的弟弟!居然会信?#25991;恪?#30456;信你!你是这世上最卑劣无耻的人!你将自己伪装成善良的纯?#31069;?#20869;心却比最污秽的东西还要肮脏!?#19968;?#23558;你所做的一切都还给你!?#19968;?#27585;掉你的一?#26657;∥一?#35753;你?#26149;?#33258;己为什么还活着!”

        比最污秽的东西……还要肮脏。是的。比最污秽的东西还要肮脏。疼痛的巨?#31169;?#20182;淹没,一幕幕,一场场,那入眼的肮脏,让他日复一日地沉默。那个雨夜,她亲吻着他,抱着他滚进雨地的?#21999;ⅲ?#22905;说,他现在同她一样脏。可她不知,她是多么的错误。她并不脏。她干净得一如初绽的白蔷薇,即使被溅上泥点,花瓣?#26087;?#20381;旧是洁白无瑕。而他,才是脏秽不堪,双手染着罪恶。纵使他可以为自己找千百个借口和理由,内心深处,他知道自己是怎样出卖了他们,毁掉了他们?#21767;?#36367;入的幸福。

        “?#23567;?#21380;—?#34180;?#21661;厄—”面容紫?#20572;?#36523;体?#20223;?#22320;颤抖,巨痛席卷越瑄的全身,牙关依旧紧紧地?#36771;?#30528;,似乎不给任何人?#20154;?#30340;机会!特护?#33108;怕?#24050;极,医生尚留在国内,美国的医生?#20384;?#36824;需要时间!“二少!”眼看情况危?#20445;?#20877;顾不得许多,谢平冲上去?#24613;?#24378;行掰开越瑄的牙关,为他喷服缓解哮喘的药物!“你这样会?#35828;?#20182;!”叶婴急呼,理智知道也许谢平的做法是正确的,可是,这样强行地掰开,越瑄一定会很痛!他的身体已经承受?#22235;?#20040;多的痛苦,她无法眼看着他多承受哪怕再多一点点的疼痛!她?#26263;潰骸?#35753;我再试一下!”忘记屋内的所有人,她伸出双臂?#32321;?#20303;轮椅中颤抖痛苦的越瑄,虽然不知他为什么抗拒用药,为什么宁可生命流走,但她可以感觉到他的疲惫与绝望,仿佛已经不再期盼,不再眷恋。

        情急之下,她用力吻向他唇片!

        他的唇片发紫、?#20223;危?#22240;为缺乏氧气而僵硬颤抖,那吻上去的滋味并不甜蜜,反而如同一根针,用力扎在她的心尖!心尖痛得缩成一团,她还记得,在今晚蔷薇的花海?#26657;?#20182;用那枚比星星还耀眼的钻石与她订婚,他亲吻她的手指,对她说,从现在开始,他属于她。

        而只是?#28525;?#30340;几个小时。

        即使是在她的双唇下,他的眼底也没有对生命的希冀,仿佛对死亡?#34183;?#28448;然,没有恐惧。心中涩痛,她的双唇颤抖起来,用她全部的感情去吻他,她是这么的害怕,泪水滴入这个吻的?#37117;洌?#21688;而滚烫。她以为他是淡漠的,她以为他善良到不会在意她同别的男子接触,她没有想到他会有如此剧烈的?#20174;Α?p>

        ?#21834;?#36234;瑄……越瑄……”

        有着泪水的吻涩咸难忍,她反复地吻着他,心脏痛绞紧缩。他是她最不想伤害的人,他是如此的无辜,在他面前她小心翼翼地收起尖刺,却依然?#35828;?#20102;他吗?

        “好了,快起来!”

        身后传来谢浦的喝声,然后她的肩膀被谢浦抓住拉开,谢平急切地将喷雾放入越瑄口?#26657;白?#20160;么,一下下按压。眼前有迷蒙的水雾,耳边轰轰作响,不知过了多久,她隐约看到越瑄的哮喘渐渐得到控制,虽?#24187;?#39050;的潮红尚未褪去,汗水依然浸湿全身,但已?#24187;?#26377;太大的危险。

        “叶小姐……”

        平板的声音里透出不悦,谢平想让叶婴离开这个房间,谢浦却阻止住他。虽然二少的发病与她脱不了?#19978;擔?#20294;毕竟也是因为她,二少最终软化下来。将越瑄在床上安置好。眼神?#19995;?#22320;看了眼叶婴,谢平板着脸同谢浦一起出去,房间里恢复了安静。

        窗外?#36861;?#30340;夜雨继续下着。

        仿佛将会下一整夜。

        床上,越瑄的眼睛静静地半睁着,没有睡,也看不出正在想什么。叶婴半跪在他的?#33046;擼?#20445;持着同样的姿势久久不动。她不敢碰他,不敢说话,一颗心如同被悬吊在伸手不见十指的深井,?#21364;?#20182;的判决。

        他的手指?#22253;?#20462;长。指甲洁?#24359;?#22914;同生活在纯白的国度,每当在他的身边,她总会觉得自己一身污垢。或许,她是应?#32654;?#24320;他的。她的仇恨又与他何干?垂下眼帘,叶婴苦涩地想着,将指间的黑钻慢慢褪下。美如天际寒星的光芒,?#31449;?#22905;是不配拥有的。

        “如果?#19981;?#25105;……”仿佛没有看到那枚黑色的钻戒已经褪到她的指尖,越瑄望着不知名的黑暗,声音低哑:?#21834;?#23601;只?#19981;?#25105;一个……如果在你心底还有其他的人,就请你离开。”睫毛猛地一颤!叶婴不敢置信地望着他!然后,她的嘴唇颤抖地蠕动着,又死死咬住。她发怔地望他良久,长长吸了口气,悄然将那枚戒指重新戴回自己的手指,她哑声说:

        “是,我知道了。”

        顿了顿,她掩住眼底的湿润,颤声说:

        “?#24653;?#20320;。”

        接着,叶婴想起了什么,她匆?#20381;?#24320;?#33046;?#21435;翻行李,从一个不起眼的牛皮纸袋里拿出一件东西,又回到?#33046;摺?#22905;的神情竟有些局促,将那件东西在手心又握了握,才对他说:

        “这是我的父亲留下的。”

        那是一只镀金的怀表,男士的式样,精致典雅,似乎曾是心爱之物,被反复地摩挲过,有温润的光泽。怀表的?#20146;?#19978;,?#28044;?#30528;一朵初初绽放的蔷薇花,美丽传神,盈满灵气,正与她画夹上的那朵相同。

        ?#21834;?#25105;想,把它送给你。”

        不舍地用手指细细抚摸这只熟悉的怀表,它陪伴了她很多很多年。她曾经把它藏在床?#31069;?#34255;在窗外蔷薇花的花盆?#26657;晃?#20102;不被人发现,可以在夜深人静的时候?#20302;的?#20986;来看一眼。

        ?#21834;?#23427;是唯一的。”

        慢慢拿起它,她轻轻将它放入他的掌心,将她最珍惜的送给了他。父亲的公?#37202;?#20135;后,所有的东西都被变卖,那些父亲送她的各种首饰和小玩意全部不知所踪。

        她只守住了这个。

        在那些黑暗肮脏的岁月里,是它让她能够想到父亲的笑容,让她记起,她也曾经像小公主般被深深地爱过。

        ?#21834;?#20063;许我最终还是会伤害你,也许我真的是一个很坏的女人,”她握起他的手指,让他握紧那块镀金的怀表,“可是现在,越瑄,我最不想伤害的就是你。在我心?#31069;?#20063;只有一个人,?#34103;?#26159;你。”

        窗外的夜雨越下越?#20445;?p>

        纷乱的雨点敲打在玻璃上。

        越瑄定定地凝视着她,像是在分辨她的话语中究竟几分是真几分是假,突然,他用虚弱的手拉下她,在她毫无?#36771;?#22320;跌落在他身上?#20445;?#20182;用握着怀表的双手捧住她的脸,吻上她的双唇!

        这个吻是虚弱的。

        甚至那称不上是吻,他只是贴着她的双唇,而她怕压到他,用双肘在床上撑起自己的重量。可是,触觉是如此的深刻而敏?#26657;?#22905;可以感受到他唇片的每一分?#22369;罰?#21767;片的?#22253;?#21644;微微的干涸,他虚弱吃力地吻着她,她甚?#37327;?#20197;尝到他口腔中残余的药物气息,唇片在她的双唇上吃力而缓慢地移动,轻得如同一片羽毛,却清晰地每一分每一寸传入她的心?#20303;?p>

        她是那样的……

        被他爱着……

        闭上眼睛,泪水漫过心底的干涸,从未有这么一刻,她深深感觉到,自己是如?#35828;?#34987;人爱着。他微凉的体温,自她的唇片,一直一直熨到她的心?#31069;?#23558;她冰冷干涸的那颗心,一点一点湿润。

        他的吻是那样的简单。

        没有任何花样。

        甚?#28872;?#27809;有如焚烧般的激情。

        正如他对她的感情,只是简单的,犹如亘古的永恒。不知从?#38382;保?#23427;已在那里,无论到?#38382;保?#23427;永远在那里。

        在深夜,这个简单的吻渐渐却变得比世上最激情的吻都令?#22235;?#20197;?#28108;埽?#22905;体内的每个细胞都变得异常敏?#26657;?#24322;常欢畅,又生出无限的渴望。他似乎也是如此,?#22253;?#30340;面颊上晕红鲜艳欲滴,眼神迷离,捧住她脸颊的双手越来越用力,他开始吸吮她的唇舌,轻柔又有着难以克制的?#26159;蟆?p>

        “瑄……”

        她喘息着离开一点,他的身体?#20174;?#35753;她明?#31069;?#22914;果不停止这个吻,将要发生的会是什么。然而,他吃力地抬起身子,又将她吻住。他无法离开她,他不愿离开她,他想要更多地得到她。他不知她会爱他多久,他不知他还可?#26434;?#26377;她多久,所以他是那么地想将自己给她,让她记住他,永远也不忘记。

        怀表自他的掌心滑落。

        落在雪白的枕边。

        如同最青涩的孩子,他和她?#24403;?#22312;一起,?#23380;?#22320;吻着彼此。薄被滑落在地上,雨丝敲打着窗户,她伏在他的身上,用最轻柔的动作将他纳入,彼此融合的那一刻,他发出一声呻吟,仰起脖?#20445;?#36523;体阵阵颤抖,面容?#22253;?#21448;鲜艳……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 影视文学作品
  •   ● 盗墓小说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经典官场小说
  •   ● 职场专题小说
  •   ● 历届?#24403;?#23572;文学奖作者作品
  •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 商战小说合集
  •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 传记纪实作品
  •   ● 侦探推理小说
  •   ● 仙侠修真小说
  •   ● 历史·军事小说
  •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  系列作品小说
  •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 后宫甄嬛传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 小时代全集在线阅读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说
  •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
  •  热门作家作品集
  •   ● 匪我?#21363;?#20316;品集
  •   ● 桐华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张?#28872;?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28872;?#22366;作品集
  •   ● 严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晓溪作品集
  •   ● ?#30772;?#20844;子作品集
  • 甘肃快3走势
    <menuitem id="5gu68"></menuitem>
  • <dl id="5gu68"><ins id="5gu68"></ins></dl>
    <li id="5gu68"></li>
    <li id="5gu68"><ins id="5gu68"></ins></li>
    <sup id="5gu68"><menu id="5gu68"></menu></sup>
    <menuitem id="5gu68"></menuitem>
  • <dl id="5gu68"><ins id="5gu68"></ins></dl>
    <li id="5gu68"></li>
    <li id="5gu68"><ins id="5gu68"></ins></li>
    <sup id="5gu68"><menu id="5gu68"></menu></sup>
    单机游戏新剑侠情缘攻略 新时时彩购彩经验 开心假期作文大全 法兰克福还车 女皇之心电子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板 幸运狮子闯关 快三计划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弓兵APP下载 拳皇命运大蛇在第几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