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5gu68"></menuitem>
  • <dl id="5gu68"><ins id="5gu68"></ins></dl>
    <li id="5gu68"></li>
    <li id="5gu68"><ins id="5gu68"></ins></li>
    <sup id="5gu68"><menu id="5gu68"></menu></sup>
    努努书坊 > 《第一夜的蔷薇2:逆光》->正文

    第一夜的蔷薇2:逆光 第三章
    作者: 明晓溪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叶婴,从现在开始,我属于你。

        繁星的夜幕?#23567;?p>

        劳伦斯颁奖礼的红地毯上亮如白昼,在无数此起彼伏的闪光灯?#26657;?#28504;亭亭肤如凝脂,身长玉立,如遗世独立般,穿着一袭深蓝色星空般的深V礼服,美得如同女神,来自神秘夜空的冷艳女神。

        无数惊艳的目光。

        原本正在为其他大明星拍照的各国记者们,仿佛?#24187;?#20029;的闪电击?#26657;?#24778;诧地纷纷转头望向踏上红地毯的潘亭亭!

        那道深蓝色的身影美得恍若来自神秘夜空,恍若来自冰雪王国,在片刻的窒息之后,如暴风雨般狂炸而开的闪光灯,“?#38738;輳 薄ⅰ斑青輳 薄ⅰ斑青輳 薄ⅰ斑青輳 薄ⅰ斑青輳 薄ⅰ斑青輳 保?#21508;国的媒体记者们对着潘亭亭疯狂拍照,光海闪得现场如同白昼,周围的其他明星们也禁不住看过来,红地毯上顷刻间掀起了一阵高潮!

        ?#21834;?#28504;小姐没有穿、没有穿我们的礼服!”

        礼堂内,手机里传出廖修惊慌不安的声音,森明美死?#34013;?#30528;转播红地毯实况的大屏幕,右手将手机握得死紧死紧。她脑中一片空白,嘴唇微微地抖索着,完全无法相信,是哪里出了问题,怎么会这样,究竟发生了什么?!望着大屏幕中的潘亭亭,越璨的神情晦暗不明,半晌,他唇角一勾,探身对叶婴说:“恭喜你,叶小姐。”反握住越瑄的手掌,叶婴含笑回视着越璨,说:“?#24653;弧?p>

        今晚的庆祝酒会,还请你和森小姐务必赏光参加。?#34180;?#36825;是一定。”越璨微笑说,“这是谢氏的荣耀。”呆滞地收起手机,森明美脑中嗡然,望着手中这个与凤袍相配的锦缎小手包,忽然感到?#34183;?#35773;刺,血液刷地冲上脸部!礼堂内一阵骚动,似乎听到某个名字,森明美木然地看过去,那正缓步走入的,众星捧月般被包围着,艳光四射美若女神的,正是将她戏耍了的身穿深蓝礼服而不是凤袍的潘亭亭!

        恨得咬紧牙关,森明美“霍”地起身,想要冲过去质问她!“明美。”越璨抓住她的手。森明美愤力地挣,越璨的手如铁箍一般,终于,她脸色惨白,颓然地跌坐回座椅,闭上眼睛,什么都不想再看。

        与森明美的黯然沮丧相反,今晚的颁奖礼进行得热烈精?#35270;?#39034;利,戴维·郝伯执导的电影《黑道家族》揽获了包括最佳电影在内的四项大奖,而来自中国的潘亭亭也出人意料地夺得了劳伦斯最佳女配角奖!

        璀璨的聚光灯下。

        身穿深蓝色的礼服裙,潘亭亭如胜利女神般走上颁奖台,她激动地手握小金人,摄像机和卫星将她获奖的这一幕转播在世界各国的观众面前!

        礼堂的座位?#23567;?p>

        同在场所有的来宾一样,叶婴微笑着为潘亭亭的获奖鼓掌,如她所料,潘亭亭是一个聪明的女人,知道什么样的选择才是最正确的。

        在距离颁奖礼现场不远的一栋私人庄园内,劳伦斯颁奖礼结束后,谢氏的庆祝酒会隆重举?#23567;?#36825;俨然是一场小型的时尚界盛会,不仅有谢氏集团在美国的高层,所?#26143;?#26469;出席劳伦斯颁奖礼的在国际时尚界享有盛誉的人士几乎全部来到了这里。

        灯光辉煌。

        酒香鬓影。

        华裳美服的来宾们言笑晏晏,手握香槟,纷纷向越璨、越瑄和叶婴祝贺谢氏的高级女装品牌“MK”在正式踏入国际平台的第一?#38382;?#27700;就如此成功。来宾们赞许着潘亭亭身穿的星空蓝礼服是那么的美丽、神秘、高雅,不逊于任何其他国际顶尖设计品牌的定制礼服。

        “?#24653;弧!?p>

        “?#24653;?#24744;的肯定。”

        “很高?#22235;?#27427;赏‘MK’的设?#21697;?#26684;。”

        在音乐悠扬的酒会大厅,叶婴一面笑容恬静地同来宾们交谈,一面不动声色地望向不远处的越瑄。今晚的越瑄有些异样,参加颁奖礼的时候,他拒绝坐轮椅,坚持自己行走。颁奖礼结束后的这个酒会,他依?#36824;?#25191;地拒绝轮椅,也不再让她搀扶他。

        此刻绚丽辉煌的水晶灯下。

        同来宾们温和地谈笑着,越瑄身姿挺秀,气?#20219;?#38597;,很难看出曾经他遭受过那么?#29616;?#30340;车祸,不?#20204;安?#21018;刚可以勉力独自行走。望?#28504;?#22240;为疲惫而略显?#22253;?#30340;双唇,叶婴眉心微皱,暗自担心,然而她也察觉到,在他的面容上有着两抹不同寻常的红晕,双眼明亮得炯于平日。

        就在她担忧的时候。

        自来宾们?#26657;?#36234;瑄回头望向她,目光如水般流淌而来,给了她一个温和宁静的笑意。然后,他走至一旁,对站在那里的公关经理低语几句。公关经理笑着颌首,扬手做了个手?#30130;?#21494;婴随之望去—

        酒会内的光线突然暗下!

        音乐也嘎然而止!

        满场愕然,就在来宾们在黑暗中惊诧四顾时,一束星芒般的白光照耀而下,沙哑美妙的歌声响起。那在白色光束中赫然出现的歌者竟是刚刚在颁奖礼上压轴献唱过的当红实力组合,对着银质的话筒,他们充满魅力地演唱着—

        “Iswear!(我发誓)

        By?the?moon?and?the?stars?in?the?skies.(以月亮星辰的名义)

        And?Is?wear!(我发誓)

        Like?the?shadow?that’s?byyourside.(我将与你在一起,如影随形)”

        在这浪漫又深情的歌唱声?#26657;?#20004;排星芒般的白光洒下,居然有俊美的侍者们推着一辆辆的花?#21040;?#20837;场内!皎洁的白光,皎洁的白蔷薇,那一片片盛开的白色蔷薇花,繁复美丽的花朵,白得透明的花瓣,顷刻间,庆祝酒会现场变?#38378;死?#28459;纯洁的白色蔷薇花的花海,如梦如幻,美丽得如同在爱丽丝的仙?#24120;?p>

        这不?#34103;?#20250;原有的安排。

        叶婴还在错愕?#23567;?p>

        那一丛丛。

        一片片盛开的白蔷薇。

        已经将她包围在花海的中心。

        淡雅的花香,星芒般的白光,身穿银灰色礼服裙的叶婴如同是月神,如同是蔷薇花的宠儿,她怔仲地站立着,望着自花海深处越走越近的那个人。

        “I?see?the?questions?in?your?eyes.(我看见你眼中闪烁着疑问)Iknowwhat’sweighingonyourmind.(也听见你心中的忐忑不安)You?can?besureIknowmypart.(你可?#22253;?#24515;,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CauseI’l?lstandbesideyouthroughtheyears.(在往后共渡的岁月里)You’l?lonlycrythosehappytears.(你只会因喜悦而流泪)AndthoughI’dmakemistakes.(即使我?#32423;?#20250;?#22797;恚?p>

        The.rose.of.the.first.night49

        I’llneverbreakyourheart.(也不会让你心碎)”

        没有光线的角落。

        一直有些魂游天外的森明美,在这一刻惊愕地瞪大眼睛。这个庆祝酒会的流程原本是她一手安排的,她记得很清楚,根本没有这个环节!而站在森明美身边的越璨,看到这突然发生的一幕,双眼霍?#24187;?#36215;,他紧紧绷起下颌,脸色越来越沉,渐渐发青。

        白色蔷薇花的花海深处。

        恍若是由淡雅的花香幻化成的俊美人影,身穿银灰色礼服的越瑄,手中拿着一只白色的首饰?#26657;?#20182;仿佛努力平稳了一下呼吸,抬步走向花海中央的叶婴。

        “啊……”

        翠西呆呆地张大嘴巴。

        乔治、廖修和琼安也吃惊极了。

        “啪!啪!啪!”

        在最初的惊诧之后,满场的来宾们已经醒悟过来这一幕场面意味着什么,纷纷兴奋地鼓掌,等待着更加浪漫的时刻的到来!

        “Forbetterorworse.(无论幸福或?#24653;遙?p>

        Tilldeathdouspart.(?#20102;?#19981;渝)

        I’llloveyouwitheverybeatofmyheart!(我用我每个心跳爱你)”

        在沙哑深情的歌声?#26657;?#36234;瑄走至叶婴的面前。两人周围是白色蔷薇的花海,越瑄的耳畔染着淡淡的晕红,低下头,他缓缓打开那只烙刻着蔷薇图案的乳白色首饰?#23567;?p>

        皎洁的白光?#23567;?p>

        在首饰盒打开的那一瞬间,耀目灿烂的光芒折射出来!耀如艳阳,?#20174;?#22914;黑夜般深不见?#31069;?#30408;盈闪闪,?#34103;?#26159;一枚黑色的钻石!距离近的宾客们发出一阵惊呼,这样大的钻石已是罕见,而这枚更是极其少见的黑色钻石,品相又如此之好,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不知道这是否比星星还要?#20142;?#30340;戒指……”

        缓缓拉起她的右手,耳?#26174;?#32418;,越瑄的眼底有微不可查的屏息,他深深地凝视?#28504;?p>

        ?#21834;?#20320;愿意接受它吗?#20426;?p>

        叶婴的?#33041;?#29467;地紧缩起来!

        同样的,越瑄这求婚的告白如同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尖锐地刺入越璨的胸口!双拳在身侧不可抑制地握紧,越璨的?#33041;?#32039;绷得似乎要爆裂,他不知道叶婴将会怎样回答,这等待如同凌迟的地狱一般漫长。

        这一刻,越瑄也等了很久很久。

        很久很久。

        甚至在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在等候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在等待。无法见到她的那些岁月?#26657;?#20182;遇到了这枚钻石,闪动着黑色的璀璨光芒,就像她那双漆黑美丽的眼眸。一个个深夜,他摩挲着这枚钻石,默默出神,他可以整夜地看着这颗钻石,却不知自己为何会凝视这么久。?#21834;?#20320;愿意吗?#20426;?#21897;间压抑的咳意,令得越瑄察觉到自己胸臆间的紧张和窒息,久久没有等到她的回答,他淡淡垂下视线,只觉一阵空冷自体内蔓延开来。“如果你愿意问我第三次,”从怔仲中醒转过来,叶婴做了一个决定,她轻吸口气,“也许我愿意回答你这个问题。”于是在满场的静寂?#23567;?#22312;她的手背印下一个吻,越瑄再一次屏息静声问:“叶婴,你愿意接受我的求婚吗?#20426;?p>

        “IgoveyoueverythingIcan.(我愿给你一切我所能给的)I’llbuildyourdreamswiththesetwohands.(用双手为你筑梦)We’llhangsomememoriesonthewalls.(永远保留最美好的回忆)Andwhen(Andwhen)Justthetwoofusarethere.(当你和我在一起)Youwon’thaveaskifI’dstillcare.(你不会再对我的爱存疑)Cosasthetimeturnsthepage.(?#38382;?#20809;荏苒)Mylovewon’tageatall.(我的爱永不老去)”

        “我愿意。”漆黑的眼瞳氤氲出薄薄的湿意,叶婴的唇角扬起一朵明亮的笑容。在满场顿时轰然而起的掌声和欢呼声?#26657;?#36234;瑄的眼底绽放出同样明亮的笑意,而越璨却如坠冰窟,面容瞬间冷硬死白。

        “Iswear(我发誓)

        Bythemoonandthestarsintheskies.(以月亮星辰的名义)

        AndIswear(我发誓)

        Liketheshadowthat'sbyyourside.(我将与你在一起,如影随形)”

        “这不可能!”

        狠狠咬住嘴唇,眼看着越瑄郑重地将那枚黑色钻戒戴在叶婴的手指上,森明美整个人气得快要爆炸!

        怎么会这样!

        潘亭亭原本应该穿的是她设计的礼服,这原本是属于她的庆祝酒会!谢老太爷最心属的越瑄妻子人选是她!一桩桩,一件件,全都被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抢走!越瑄曾经是她的未婚夫,即使她不要他了,她也是这个世界上唯一配得上他的人选!

        “爷爷和伯母都不在这里,这样的订婚简?#34987;?#35806;—!”提高嗓音,盛怒之下的森明美已?#36824;?#19981;得什么仪态,她记得很清楚,就在不?#20204;?#35874;老太爷还在寿宴上亲口宣布她和越瑄之间的关系。

        嘴唇上有着被咬出的血痕,森明美不顾一切地从宾客群中向前冲,带着恨意?#26263;劍?p>

        “我要告诉大家,这样的订婚完全不能算数!”

        冷眼看到森明美失去理智的行为,越璨的?#33041;?#20725;冷如铁。很明显,选择在这里举行订婚仪式,越瑄就是为了避免被谢老太爷和谢华菱干扰,造成既定的事实。他这个弟弟,虽然看起来温顺淡然,但是对于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是不会妥协的。

        他没有阻止森明美。

        他很想看看,森明美是不是真的能将这场订?#27103;?#24471;?#20142;?#23616;。

        “森小姐。”

        状若疯狂的森明美还没冲出去两步,就被谢浦挡住了去路。谢?#20013;?#23481;秀雅,一只手轻轻扶在森明美的肩上,就使她左挣右扎都无法甩开。含笑抱歉地向周围宾客们解释着森明美喝醉了酒,谢浦一路将她“扶”向酒会大堂外的露台。

        越?#24598;?#20919;一笑。

        角落里的谢沣用眼神请示他,是否要帮助森明美摆脱谢浦的控制,越?#24598;?#28448;地摇头,没有让他行动。

        庆祝酒会同时变?#38378;?#35746;婚派对,大堂内的气氛更加热烈。辉煌梦幻的水晶灯,邀请来的欧美当红歌手们放声献歌,侍者们端着香槟服务于各处,宾客们快意地畅谈着,有些宾客已经喝醉,大声地笑谈。

        叶婴的眼角余光看到发狂的森明美被谢浦弄出了大堂。

        她默然一笑。

        低头望着已经戴在自己指间的黑钻戒?#31119;?#22905;又恍惚了下,才挽住越瑄的手臂,一边继续陪他同客人们寒暄着,一边不着形迹地拉他离开酒会大堂。

        私人庄园内有越瑄专属的主卧。

        叶婴小心翼翼地将越瑄扶到床上半躺好。虽然他的眼睛依旧明亮温柔,然而唇色已经?#22253;?#24471;吓人,?#21152;?#38388;难掩疲惫,双腿僵硬得微微发抖。他勉力支撑着喝了半杯温水,温声说:

        “别担心,我没?#38534;!?p>

        为他按摩?#28504;?#33151;,她仰脸对他笑了笑,说:

        “别说话了,赶快休息。”

        “嗯,好。”

        他温和地回答说,却继续望?#28504;?p>

        埋头按摩?#28504;?#30340;双腿,她心中不是不紧张的,今晚这样连着几个小时的劳累,她很担心过度的疲劳会引发他双腿的?#20223;危?#29978;?#28872;?#21457;他的哮喘。终于,按着按着,他腿部的肌肉渐渐?#27801;?#19979;来,她轻舒一口气,拭了?#26522;?#35282;的细汗,抬眼看去,见他依然专注宁静地望?#28504;?#30524;底有着令她的?#33041;?#38497;然漏跳一拍的感情。

        “对不起。”

        越瑄的声音宁静如窗外的星光:

        “今晚太唐突了,有没有吓到你?#20426;?p>

        “哦,有一?#24853;恪!?p>

        她的声音也很静。

        “你……?#19981;?#21527;?#20426;?#22768;音变得有些紧张。

        “你呢?#20426;彼?#31505;着反问。

        “我一度以为你会拒绝我,那时候,我很害怕,”轻叹一口气,他温柔地握住她的手,“?#28082;茫?#20320;是仁慈的。?#34180;啊?#21548;到他说出“害?#38534;?#20004;个字,叶婴的睫毛颤动了一下,忽然不敢?#27492;?p>

        “婴,?#19968;?#35760;得你曾经女王般地对我宣布,我属于你。”回忆?#28504;?#38712;道的吻上他宣告所有权的那一幕,越瑄的唇角弯起浅浅的笑意,手指拂过她指间的黑钻,然后他缓缓低下头,如虔诚的骑士般在那枚戒指烙下吻印—

        “叶婴,从现在开始,我属于你。”

        庄园中的酒会还在继续。

        秋日的夜晚,夜风习?#25353;?#26469;,走在通往酒会大堂的花园?#26657;?#21482;穿着一袭银灰色的礼服裙的叶婴感觉到几?#33267;?#24847;。在越瑄疲惫地睡去之后,她离开房间,来到这里。

        看着右手中指上那枚闪动着神秘光芒的订婚戒?#31119;?#22905;再度恍惚起来。

        心乱如麻。

        自少管所出来之后,她从?#20174;?#36807;如此的混?#25671;?#26159;的,在维卡女王来到国内帮她站台的那一晚,她答应过越瑄,只要他能找?#22870;?#26143;星还明亮的戒?#31119;?#23601;答应他的求婚。

        可是,那只是一时的冲动,或是感恩。

        这些日子里,她不敢去弄懂自己对越瑄究竟是怎样的感情,也不敢去深究越瑄对她的感情究竟是真是假。她甚?#26009;?#26395;越瑄对她只是利用和虚假,她不敢去想,如果越瑄的感情竟然是真的。

        如果越瑄的感情竟然是真的……

        在她的计划?#26657;?#27809;有爱情和心软存在的空间,只有恨意,只有冰冷。她不?#23186;?#21463;这?#25238;?#23130;戒?#31119;?#21738;怕是在这样会伤害到越瑄尊严的场合,哪怕是听着那样的歌声、面对?#28504;?#37027;样凝视的目光……

        她苦笑。越瑄。这是一个比白色蔷薇花还要纯洁、?#23631;肌?#33452;芳的男?#21360;?#22914;果能够重来,她会选择别的途径,不会再故意接近他,让他经受可能由她带来的伤害。

        黑色的钻石在她的指间闪动出深潭般的光芒,她面?#34183;?#24773;地走着,酒会大堂就在前面不远处,已经可以看到里面辉煌的灯光、热闹的人影,音乐声混杂着香槟酒的味道,在这样的夜晚散发出纸醉金迷的气息。

        茫然地站定。她有些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回到这里。又苦笑,也许只是不敢再待在越瑄的身旁,不敢再去想同他之间的关系。

        夜风拂动,叶婴突然感受到一道充满恨意的视线,从酒会大堂外的露台上逼视而来!几乎是同时,她浑身的细胞警觉起来。叶婴扭头看去,茵茵的草?#28023;?#26408;质的露台,在?#20301;?#33394;灯光的罗马灯柱旁,森明美已然喝得微?#31119;?#22905;的?#27604;?#26377;些残掉,双目微红,她身子微晃地坐在一张白色圆桌旁,大口地喝着香槟酒。

        打个酒?#33579;?#26862;明?#34013;?#30528;叶婴,摇摇?#20301;?#22320;走过来,对她举一举半满的酒杯,含糊不清地说:“恭、恭喜你,叶小姐。?#34180;靶恍弧!本?#27668;很是难闻,叶婴侧首避了避,皱眉说,“您请继续。”说完,不想理她,转身就走。“哈哈哈哈,就这样?#20426;?#21507;吃地笑着,在叶婴的身后,森明美越笑越控制不住,仿佛是见到了世上最可笑的事情,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叶婴,我等了你整整一个晚上!整整一个晚上啊!你看,?#21494;?#20040;配合,我一直没走,就等着你来炫耀,等着你来宣布你的胜利!怎么,只说这么一句话,你就心满意足了?你挖空心?#36857;?#36153;尽?#24149;?#19981;就是为了这一刻在我面前炫耀吗?!”

        瞪大眼睛,森明美?#26031;?#26469;,一把抓住叶婴的肩膀,?#32531;?#36947;:“来呀!来炫耀啊!让我听听,你到底会怎么炫耀!来呀!你来呀!”

        夜色?#26657;?#26862;明美的怒喊如此尖利,引得花园中和露台周围其他宾客们纷纷行注目礼。很快的,一些黑衣的人影如烟云般出现,彬彬有礼地将四周的宾客们请到它处,与酒会大堂相通的门窗也被关闭。这块空间变得只属于叶婴和森明美。

        “你喝醉了。”叶婴厌恶地推开她。“哈哈哈哈,”森明美大笑,笑声里充满恨意,她鄙夷地瞪着叶婴说,“你也觉得丢人是不是?连跟?#24322;?#32768;都要清场!好,好,现在没有人了,来吧,来炫耀吧,来宣告你的胜利,?#26149;煤媒探?#25105;,你究竟答应了潘亭亭什么,使得潘亭亭那个贱人背叛了我!”

        “炫耀?#20426;?p>

        拿走森明美手中那杯香?#24149;?#26469;荡去的酒杯,叶婴淡然一笑,说:“战胜区区一个你,也值得?#24322;?#32768;?#20426;?p>

        “你说什么?!”

        那口气中的?#24653;加氤?#24324;,仿佛一个炸弹,顷刻间将森明美点?#36857;?#22905;双目喷火,怒吼,“如果不是你用了不知什么无耻的手段,今晚潘亭亭穿的将会是我的礼服!她亲口答应过我,会穿我的礼服!叶婴,你处?#24149;?#34385;!你不择手段!你恬不知耻!”

        “假如是完全公平的?#36203;?#28504;亭亭会选择谁的礼服,试穿的当天就已经一目了然。”

        淡淡笑着,叶婴慢条斯理地说:

        ?#26263;?#28982;,用丰厚的条件,换取代言人穿自己的礼服,在商言商,也算不上什么不对。你既然可以许给她条件,我当然也可以许给她条件。指责别人的手段之前,请先想想是谁先这么做的。”

        ?#21834;?p>

        森明美恨得咬牙切齿,说:

        “是越瑄对不对?!是你哄他帮你,他竟然被你骗得团团转……”

        “原本这些条件是说服不了潘亭亭的,”不想听到森明美嘴里任何关于越瑄不堪的字眼,叶婴打断她,嘲弄地说,“我只给出了与你们相同的条件,而你们,有王牌不是吗?森小姐,你也真是舍得,为了今晚的这场红毯,居然舍得让你最爱的大少出卖色相。”

        森明美的脸一阵青一阵白。“你……你怎么知道……?#34180;?#21621;,你以为我不知道吗?#20426;?#31505;了笑,随手将刚才的那只酒杯丢入垃圾桶,叶婴慢步坐到露台的?#24808;沃校?#21448;取了一杯香槟慢慢啜着,“越璨告诉潘亭亭,他对潘亭亭旧情难忘,只要她在颁奖礼穿上你的礼服,替他偿还了欠你的感情债,就不仅可以得到丰厚的代言和酬劳,他还可以重新回到她的身边。”

        森明美面色僵硬。

        “是这样,没错吧?#20426;?#28129;淡一笑,叶婴转动着手中的水晶酒杯,“这是潘亭亭无法抗拒的诱惑。所以大少和你都认为胜券在握了,哪怕有人拿出更高的条件,潘亭亭都不会动摇。所以,你?#28504;?#26080;忌惮地对?#24322;?#32768;,甚至要安排这个庆祝酒会,宣布你的胜利。”

        “那你……”

        咬咬牙,森明美不?#24066;?#22320;问:

        “那你怎么让她改变了主意?#20426;?p>

        “呵,很简单。”啜着香槟,身穿银灰色礼服的叶婴在夜色中美丽优雅如月光,她慢悠悠地说,“你算对了潘亭亭对大少的痴心,却错估了她的智商。”

        “能够在娱乐圈打滚这么久,潘亭亭并不是蠢笨的女人。”瞟一眼面色铁青的森明美,叶婴语含嘲弄:“男人的?#20449;?#23601;像海边的?#24120;?#39118;吹一吹就散了,只有?#24213;?#25165;会?#38381;妗?#28504;亭亭是聪明的女人,她当然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她能?#25597;?#30340;只有她自己。她必须把握住这次的机会,穿最美丽的礼服,以最美丽的形象露面,?#25293;?#35753;?#32654;?#22366;记住她,让国际顶级的制片人和导演记住她。一旦真正成为国?#22987;?#30340;明星,她自然可?#38405;?#21040;其他更多代言的机会,自然会有更多甚至比大少更优秀的男人来追求她。当我将这些话告诉她,你觉得,潘亭亭还会再选择你的礼服吗?#20426;?p>

        “你……”用手指住她,森明美恨得胸口?#26412;?#36215;伏,“果然是你!”

        “所以,选择最后又回到了礼服本身,”优雅地喝完最后一口香槟,叶婴唇角露出怜悯的笑容,“你的礼服其实也还不错,?#19978;В?#21482;是跟我的设计相比还是相差甚远,否则今晚的庆祝酒会可能真的会属于你了。”

        “叶婴—!”

        那语气中的轻蔑令得森明美脸色“刷”地惨白,她气得声音颤抖:

        “你说得再多,也掩盖不了你恶毒的用心!你是故意的!你?#20063;?#25215;?#19979;穡浚?#20174;一开始,潘亭亭这个企划案就是属于我的,是你硬要跟我抢!不,更早,高级女装品牌是?#39029;?#22791;了多年的项目,你非要挤进来插上一脚!你还……你还……”

        “?#19968;?#25250;走了你的越瑄,是吗?#20426;?p>

        替她说出来,叶婴的笑容妩媚艳丽得如同夏夜雨中盛开的绯红野蔷薇,她咯咯笑着说:

        “你嫉妒了,对不对?呵,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选择大少,是因为瑄一丁丁点都不在乎你,他不爱你,连?#19981;?#37117;不?#19981;?#20320;。而他爱上了我这个来路不明的女人,于是你嫉妒得发狂,你的自尊心碎?#38378;?#19968;片片!你很嫉妒今晚的订婚对不对?你是不是很想成为我,很想取代我……”

        “贱女人!我杀了你!”

        被刺激得失去最后一分理智,森明美扑向叶婴,双手挥向那张美丽得令人厌恶之极的面容!疯狂的愤怒?#26657;?#22905;想用指甲在那张脸上划出淋漓的血道!

        “你去死!越瑄爱的是我!越璨爱的是我!全世界所有的人,爱的都是我!你这个贱女人,?#19968;?#35753;你付出代价的!”

        望着森明美朝自己?#25512;斯?#26469;的身影,秋夜的露台上,叶婴唇角的笑意冷去,回忆如一帧帧的画面,在她的脑海中播放。

        父亲去世后的那一年,公?#37202;?#20135;,家产被全部变卖,无处可去的母亲带?#28504;?#21435;到了森家,那个曾经“亲切和蔼”的森叔叔的家。幼时敏感的她很快就察觉到异样和诡谲,那紧绷的气氛,母亲越来越濒于疯狂的举止,紧闭的房?#25293;?#21457;出的各?#33267;?#20154;作呕的声音。

        她日益沉默,却依旧成为另一个芭比娃娃般女孩子的眼中钉。那芭比娃娃般的女孩子曾经整日围绕在她身旁,曾经像其他孩子那样整日赞美她崇拜她,试图成为她的好?#36873;?#22312;那段日子里,她终于知道,一个原本看起来甜美的女孩子可?#36828;?#27602;到什么程度。

        她的作业本被撕毁。她已为数不多的衣服被弄脏剪坏。早餐时,她的头发被泼上冰冷的牛奶。她的被子里被放满蟑螂。?#24444;?#20381;旧收到隔壁班班草的小礼物时,那女孩子大发?#20570;?#32852;合了其他几个女生将她的长发剪绞成仿佛?#25151;?#19968;样……

        她哀求母亲离开,母亲却无动于衷。于是她只得忍受这一?#26657;?#24525;受着来?#38405;?#20010;女孩各?#27835;?#36785;和谩骂,忍受着“森叔叔?#22791;?#25720;她的面颊时令她作呕的手,忍受着“森叔叔”一日比一?#31456;?#39592;的眼神。

        ……

        “我爸爸最爱的是我!你和你妈妈都是贱女人!滚!我要你们滚出我家!”在她的房间里,那个芭比娃娃般的女孩子对她疯狂地尖叫着,将课本和作业本扔到她的身上,脸上充满恶毒和恨意,“否则?#19968;?#35753;你付出代价!?#19968;?#35753;你变得比垃圾还脏!?#19968;?#35753;你生不如死—”

        ……

        那一夜,当脑袋剧痛的小小的她在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20384;?#37266;来,?#24444;?#24778;骇地看到躺在自己身边的那个浑身酒气的男人,?#24444;?#23849;溃地发现自己赤身裸体而身上满是污秽和淤痕……

        “你错了。”冰冷地捉住森明美?#28216;?#36807;来的双手,用力一扭,听到森明美?#24425;?#21457;出的?#28082;簦?#21494;婴眯起眼睛,冷冰冰地望?#28504;?#35828;:“需要付出代价的是你!”

        比垃圾还脏。

        是的,?#38405;?#19968;夜开始,她早已比垃圾还脏,脏得连她自己都觉得恶心。但,她并没有觉得生不如死。她要好好地活着!

        要亲手让那对父女得?#22870;?#24212;!要让那对父女付出加倍的代价!?#38405;?#19968;夜起。她知道了什么是地狱。

        然后,一步一步地走入地狱的深渊。

        她会在地狱的最深处等着那对父女,她会将加倍的?#32431;?#21644;报复加诸在那对父女的身上!她不在意用任何手段,她不在乎任何付出和牺牲!她早已一无所?#26657;?#22905;全部的快意都建筑在将那对父女踩入最黑暗?#32431;?#30340;地狱!哪怕需要她来陪葬!

        “呜……”

        手臂被叶婴?#21355;?#22320;钳制着,森明?#21171;?#24471;眼泪流了出来,原本就已经有些化开的?#27604;?#34987;泪水冲得更加狼狈不堪,眼线晕染成黑乎乎的一片。森明?#21171;纯?#24868;怒地哭叫着:

        “放开我!放开我!”

        “哭什么,只有这点本事,你就想杀了我?#20426;?#26356;加重几分力气,看着森明美那张痛得惨白的面容,叶婴冷冷地讥笑说,“放心,我不会杀了你,我只会慢慢地、慢慢地折磨你!”

        “嘘,别哭。”

        深沉的夜色?#26657;?#21494;婴压低声音,凑近森明美的脸畔,恶意地说:

        “夺走越瑄,夺走高级女装计划,夺走潘亭亭,才不过是游戏刚刚开始!拜托你,坚强一点。?#19968;?#38656;要你陪我继续玩下去,看着我是怎样一件、一件的,把所有原本属于你的东西,全—都—夺过来!”

        这声音可怕如恶魔,森明美又惊又怒,颤抖地喊:

        “为什么?!为什么要故意针对我!我究竟什么地方招惹了你,你这?#26149;?#25105;!”

        “你会知道的。”厌恶地松开森明美,叶婴用桌上的纸巾擦擦手,悠然地坐回?#24808;沃校?#21521;自夜色的草坪上走来的那个人影优雅地举杯致意了一下。她知道,刚?#28504;?#21644;森明美之间发生的一?#26657;?#37027;人全都看到和听到了。

        “璨—”

        如同见到了救星,森明?#21171;纯?#30528;向越璨?#26432;?#32780;去,她一头扑进他的?#25345;校?#21741;得全身颤抖:

        “那个女人,她刚才全都承认了!她是故意针对我,故意插足高级女装,故意抢走潘亭亭,故意玩弄瑄的感情!你听见了是不是,璨,你全都听见了是不是?!”

        “嗯,我听见了。”

        月光下的越璨,眼底有深不可测的冷意,他敷衍地安抚了两下森明美,就将哭泣中的她交给谢沣带走,面沉如水地对叶婴说:

        “叶小姐,我们需要谈一下。”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 影视文学作品
  •   ● 盗墓小说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经典官场小说
  •   ● 职场专题小说
  •   ● 历?#28843;当?#23572;文学奖作者作品
  •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 商战小说合集
  •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 传记纪实作品
  •   ● 侦探推理小说
  •   ● 仙侠修真小说
  •   ● 历史·军事小说
  •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  系列作品小说
  •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 后宫甄嬛传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 小时代全集在线阅读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说
  •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
  •  热门作家作品集
  •   ● 匪我?#21363;?#20316;品集
  •   ● 桐华作品集
  •   ● 天下霸唱(?#25293;烈?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28872;?#22366;作品集
  •   ● 严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晓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
  • 甘肃快3走势
    <menuitem id="5gu68"></menuitem>
  • <dl id="5gu68"><ins id="5gu68"></ins></dl>
    <li id="5gu68"></li>
    <li id="5gu68"><ins id="5gu68"></ins></li>
    <sup id="5gu68"><menu id="5gu68"></menu></sup>
    <menuitem id="5gu68"></menuitem>
  • <dl id="5gu68"><ins id="5gu68"></ins></dl>
    <li id="5gu68"></li>
    <li id="5gu68"><ins id="5gu68"></ins></li>
    <sup id="5gu68"><menu id="5gu68"></menu></sup>
    幸运狮子在线客服 mg篮球巨星老虎机玩法 网球冠军 悉尼fc小球多吗 pk10快乐赛车计划 阿里巴巴吧 川崎前锋悉尼FC 今日nba奇才vs热火 热血羽毛球试玩 3d试机号走势图表